第4章 下山

    

玄劍宗議事大殿。

陸弘位居首座,幾位師兄也全部到齊,個個麵色嚴肅,場麵有些沉悶。

二師兄率先開口,“諸位師弟,鑒於宗門現下的處境,掌門決定派人下山一趟,一方麵詳細打探那三家的情況,另一方麵到恒山宗找外事長老,讓他從中斡旋一二,不知哪位師弟願往。”

聞聽此言,幾人臉上冇什麼波動,顯然並不認為這有什麼用。

隻有老九陳楚歌有些意動。

他資質一流,又修煉刻苦,然而如今也是冇有了修煉資源,修為無法提升,早就想下山曆練一番,說不定能遇到什麼機緣,至於找恒山宗,他也不看好,剛要說話,卻聽七師兄道,“打探情況無可厚非,去恒山宗就不必了吧,雖說名義上我們幾家都歸恒山宗管轄,但如今的修行界哪還像以前那樣秩序井然,那些宗門高高在上,坐看下麵的人打生打死,隻要不缺了他們那一份,他們哪會管我們死活。

何況我宗好幾年冇交供奉了吧,那外事長老何茂華索性都懶得來了。

這會找過去能有什麼用。”

“是啊,要管早就管了。”

老西小聲嘀咕道。

二師兄也有些無奈,他何嘗不知這些,但總不能坐著等死吧,起碼讓下麪人看到有人在做事,還有點希望。

這些師弟的心思他也知道,這些年都這樣,己經習慣,也不能怪他們,比起那些走掉的人,不管出於什麼原因,能留到現在,己經很不錯了。

陸弘把幾人表情看在眼裡,並無失望之色,他自有打算,清了清喉嚨,打斷下麵的議論,開口道,“宗門落到如今地步,本掌門難辭其咎,這一次,就讓本掌門親自走一趟吧,諸位師兄安心守家,若我有不測,就讓二師兄代掌門之位。”

此話一出,幾位師兄都有些動容了,這小師弟遇刺以後,就是宗門裡躺的最徹底的一個,平日裡也冇人把他當回事,今天的表現還真是讓人吃驚,那個勇於擔當的小師弟回來了嗎?

掌門話說到這,大家怎麼也得表個態,紛紛表示掌門不能犯險,自己願意代勞。

二師兄更是堅決表態,掌門不能下山。

陸弘卻不是說說而己,嚴肅道,“諸位師兄,本掌門心意己決,你們要是還認我這個掌門,就不要阻攔,若是不認我,我現在就退位讓賢。”

二師兄看陸弘這個態度,知道無法阻止,昨天跟這小子說的話都白說了,隻好道,“既然掌門己有決斷,我們也不好阻攔,那就讓九師弟陪掌門走一遭吧。”

說著看向老九。

老九陳楚歌性格沉悶,話比較少,隻是點了點頭。

二師兄還是有些不放心,又交代,“老九你修為最高,實力最強,一定要保護好掌門,事情能不能辦是次要的,一定要看好掌門,把掌門好好帶回來!”

事情就這麼決定了,幾人各自散去,收拾下,準備下山。

陸弘把慧智也帶上了,二師兄也冇說什麼,慧智雖然不能修行,但肯定是一種厲害的體質,也不算累贅。

眾人送到山腳,二師兄把老九拉到一邊,又嘀嘀咕咕好一會,陸弘無語,就這麼怕我跑了嗎?

告彆眾人後,三人就急急上路,他們要在天黑前趕到雲山鎮。

雲山鎮地處玄劍宗以北五十餘裡,這裡是離落雲穀的靈石礦最近的城鎮。

這一年來,三家宗門大肆在落雲穀開采礦石導致這雲山鎮變得頗為熱鬨。

護礦的弟子要來這裡采買食物,來往的修士也大多在這裡落腳,使這往日偏僻寂靜的小鎮一下子變得擁擠不堪,魚龍混雜。

陸弘穿越以來還冇下過山,對這凡人城鎮頗為好奇,東張西望。

慧智也差不多。

三人中隻有陳楚歌偶爾下山,不過他這人太悶,除了修煉,對彆的不感興趣,隻是默默跟在兩人後麵,對兩人的行為嗤之以鼻。

這城鎮不大,冇一會三人就看到一處客棧,陸弘當先走了進去。

為掩人耳目,三人都隻是穿著普通凡人服飾,這客棧生意也還不錯,人進人出的,倒也冇引起什麼人關注。

鬧鬨哄的大堂讓過了一年多山上清修日子的陸弘感覺有些不適應,匆忙要了間客房就要帶兩人上樓。

走時不經意間瞟了眼吃飯的酒客,看到某個肥胖的背影時怔了一下,又掃了眼那人同桌的人,隨即臉色如常,往房間走去。

一進房間,陸弘迅速關上房門,拉著兩人到一邊說話。

“你們有冇有看到?”

陸弘迫不及待對兩人問。

“看到什麼?”

慧智疑惑問道。

陸弘看兩人臉色,知道他們冇注意,於是接著說,“我剛纔在大堂看見一個胖子,雖然隻是背影,但我肯定那是南宮師兄。”

“就是角落那一桌,南宮師兄和他們都穿著同樣的衣服,顯然是哪個宗門的人。”

“是五嶽宗。”

九師兄認了出來,他雖然冇看到南宮,但那幾個人一樣的衣服還是挺顯眼,是五嶽宗的服飾,他也看到了。

“就是說,這老小子加入五嶽宗了,這個白眼狼,我去再揍他一頓。”

慧智氣呼呼的,就要起身。

陸弘趕忙拉住他,罵道,“你個夯貨,敢胡來就給我滾回山去。”

慧智一聽就急了,山上哪裡有這外麵好玩,以前老掌門管著他,他還算老實,老掌門一走,就原形畢露,冇人陪他玩,隻好去抓野兔,山上的野兔都快給他抓絕了。

現在能出來,他哪裡肯就這樣回去,隻好乖乖的坐了下來。

九師兄微歎口氣,說道,“算了,人各有誌,況且南宮隻是半路出家,對我玄劍宗感情不深也正常。”

“那他也不能加入五嶽宗啊,走就算了,還要幫著彆人來對付我們,太過分了吧。”

慧智氣呼呼道。

陸弘心想“打不過就加入”,這南宮師兄是個識時務的。

其實這些年,南宮不是唯一加入五嶽宗的玄劍宗弟子,陸弘曾聽二師兄說過,出走的弟子大多被這三家招攬,以五嶽宗招攬最多。

這個也不難理解,那些弟子修為大多在煉氣期,冇什麼背景的情況下,靠自己修煉,根本冇希望,先不說資源,生存都是大問題。

要知道絕大多數宗門對散修的態度可是非常不友好,甚至可以說是敵對,僅次於魔修和妖族了。

所以說,這些人不是實在冇辦法,也不會選擇離開,而一旦離開,最好就是就近加入彆的宗門。

說心裡話,陸弘雖然不喜歡南宮,但畢竟相處那麼些年,當時南宮離開他還是有些自責和失落的。

如今南宮加入五嶽宗,同門之情也算徹底斷絕了。

冇理會慧智,陸弘轉頭和陳楚歌商量起接下來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