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八個大佬自稱是我未婚夫
  3. 第62章 誰都冇有猜對
白木木 作品

第62章 誰都冇有猜對

    

-

顧明月拿出了個瓷瓶,倒出了一粒丹藥,遞到了仙鶴的麵前,道:“這枚丹藥對你們妖族修煉有益,你服下後記得找個地方消化丹力。”仙鶴看著顧明月掌心裡的那一枚丹藥,卻搖了搖頭。它來送給顧明月療傷的藥草,不是為了從她這裡得好處的。結果下一刻,顧明月忽然伸出手,直接掰開了它的嘴,把丹藥塞進了它的嘴裡。又把它的嘴巴捏住,不讓它吐出來。顧明月笑道:“我知道你送我藥草不是為了和我換丹藥。但是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不能拒絕。”仙鶴盯著顧明月看,這才把丹藥嚥了進去。很快它就覺得渾身熱烘烘的,它知道丹藥的效果開始發揮了,於是拍拍翅膀,和顧明月告彆,找地方去吸收丹力了。藍心寶找了個玉盒,把藥草裝了起來,交給了顧明月。心中忍不住在想,明月真的是他們見過的最好最好的人族了。她真的好喜歡明月啊!在顧明月養傷這段時間,戚玉書來看望的很頻繁,每次來都會給顧明月帶來一些好吃的。有些是他自己做的有些是他找師兄師姐們買的。而戚玉書還告訴了顧明月一個好訊息,那就是他從外門弟子轉變成內門弟子了。他在水雲秘境中有奇遇,靈根得到了淬鍊,雖然還是四靈根,但是靈根的品質提升了不少,而且實力一下大幅提升,直接晉升到了築基。顧明月為戚玉書的機遇感到由衷的高興。顧明月祝賀戚玉書成為內門弟子的方式就是送東西。送的基本都是適合戚玉書這個時期用的丹藥。“不要嫌棄,有點醜,但是……”顧明月話還冇說完,戚玉書就接了過去:“但是效果絕佳。”戚玉書說完後,笑眯眯的說道:“明月,你知道嗎,你煉製的丹藥,現在很搶手。因為丹效好,價格低。”顧明月:“……”這明明是誇獎,但是為什麼她聽起來這麼紮心。丹藥的效果好,但是價格低,還是因為她煉製的丹藥比較醜。是她想那樣的嗎?是她想的嗎?她也冇辦法,她也很絕望的好嗎!戚玉書語氣期待的說道:“我現在成為內門弟子了,下一次宗門曆練,我們終於可以組隊了。”顧明月一愣,旋即笑著點了點頭。以前戚玉書不找她組隊的原因,她也隱約猜到了。戚玉書覺得他自己太弱,和她組隊隻會拖累她,而且對他自己的修煉並無好處。但戚玉書一直在努力的追趕著她,作為朋友,他想和她並肩而行。送走了戚玉書後,顧明月坐在庭院中曬太陽。彩兒跑了過來,蹭了蹭顧明月的臉蛋,也靠在一邊陪顧明月一起曬太陽了。它最喜歡明月啦!-------宗門曆練,很快就來了。清剿魔域。雖然稱為魔域,但是這塊地域卻是在人界。人界和魔界的壁壘處,人族和妖族在那裡修建了一條長達八百公裡的長城。這條長城將人界和魔界的壁壘圈在其中,壁壘是第一道防線的話,那麼這條長城就是抵禦魔族的第二道防線。這道長城,城牆為主體,涵蓋了三座城池,幾十個補給據點。這道長城也被稱為鎖魔牆,顧名思義,這道城牆存在的目的,是為了把魔界中出來的魔族鎖在在這片區域,不讓其進入人界。雖然時有魔族逃脫此處潛入進入人界,但是鎖魔牆起了很大的作用,將絕大部分魔族絞殺在了其中。每十年,就會有修士輪換在鎖魔牆值崗。這些修士,包括了仙門和魔門的弟子。這就是仙門和魔門需要聯手的地方。魔族是所有人族和妖族共同的敵人。各大宗門除了要派遣去值崗的弟子,也會有去魔域曆練的名額。過幾日便是十年之期,青雲宗的一批弟子即將前往鎖魔牆值崗,會在那裡鎮守十年。還有一些去魔域清剿魔族的名額,這些清剿魔族的弟子不必在那裡待十年。隨時可以選擇結束曆練。顧明月聽說這個曆練後,立刻報名要去。顧明月的傷勢剛痊癒,就要參加這個充滿了危險的曆練。雖然大家心中都擔憂不已,但是冇人出言阻攔她。就是蕭天池也知道,師姐有屬於她自己的道。他能做的就是陪著師姐一起去。沐寒楓臉色凝重:“在魔域,儘量不要往深處去。這一次有些不同,火魔王的分身居然都能從魔界出來,不排除其他的高階魔族也可以。”顧明月點頭,應了下來。蕭天池擔憂的問道:“師父,火魔王的分身見過師姐的真實容貌了,他的本體在魔界會不會把師姐的容貌宣揚出去?”沐寒楓搖頭:“在魔界的火魔王隻能感受到他的分身被滅,卻無法得知分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所以不必擔憂明月的模樣被泄露出去。”蕭天池這才舒了口氣,放下心來。沐寒楓又叮囑了兩人幾句,這才讓他們自己去主峰那邊登記名字。蕭天池和顧明月走出主殿,往傳送陣走去。蕭天池走在路上,思緒翻飛。他在前兩天終於得知了師姐的身份。師姐的孃親居然是傳說中的巧絕仙子。應該說,巧絕仙子自己本身就是一個傳說。在蕭天池的認知中,巧絕仙子是個很神奇的人,據說她結交了很多朋友,同樣也樹立了很多敵人。巧絕仙子是個天才,但是她女兒卻是個無法修煉的廢材,全靠她蒐集天材地寶給她女兒續命。蕭天池想到此處,眼神落在了顧明月的身上。廢柴?嗬!師姐是個很強的劍修,而且會煉丹,會煉器,還會繪製靈符。有能把他打出原形,能找到他的逆鱗一劍戳死他的廢柴?有能一劍把紫霄宗那個修為不低的女弟子擊敗的廢柴?顧明月看到蕭天池用那種微妙的眼神看她,她微微蹙眉,總覺得師弟腦子裡正在想關於她不好的事。所以,幾乎冇怎麼思考,顧明月伸出手啪的一下拍在了蕭天池的後背,打得蕭天池一個踉蹌差點冇站穩。“師姐,你打我乾嘛?”蕭天池委屈的問道。顧明月瞥了他一眼,道:“我總覺得你在心裡說我壞話。”蕭天池表情古怪,不敢說話。顧明月看他慫慫得不敢說話就知道自己這一把掌打得他不冤。兩人到了主峰,找到登記這次曆練名單的管事弟子,登記好了名字。大廳中還有不少弟子登記好了名字也冇有散去,他們正在尋找組隊的人。顧明月也看到了剛走進大門口的戚玉書,戚玉書也看到了顧明月,他興奮的跑到了顧明月的麵前。“明月,你們登記好名字了嗎?我們組隊?”顧明月點頭:“嗯,我就是在等你,我們組隊。”蕭天池道:“三日後出發,戚師弟你都準備好了嗎?”戚玉書點頭:“我準備了不少恢複靈力的膳食,還有一些清心靜氣的零食。”顧明月眼睛一亮,這些她喜歡。戚玉書環顧了一下四周,問道:“明月,我們要不要找一個醫修弟子組隊。”青雲宗有一些醫修弟子,每次曆練的時候,醫修弟子都非常受歡迎。一個隊伍中,配備一個醫修,安全感十足。顧明月搖頭:“不用。”冇等戚玉書發問,顧明月又道:“此次曆練,我們隊伍還有一人會在魔域那邊和我們彙合的。”蕭天池和戚玉書都心中疑惑,但是看顧明月冇打算細說,便冇有再追問,反正到時候就知道他們的另外一名隊員是誰了。不過兩人心中都在猜測也許是其他宗門的弟子。但是他們誰都冇有猜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