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八個大佬自稱是我未婚夫
  3. 第65章 我和她們都是逢場作戲
白木木 作品

第65章 我和她們都是逢場作戲

    

-

這名妖修,他長眉入鬢,一雙桃花眼帶著醉人的笑,高挺的鼻梁,輪廓分明的薄唇總帶著一絲散漫譏誚的弧度。他行走之間,也是儘顯風華。在眾人詫異的眼神中,他直接來到了明月的麵前,然後對著顧明月張開了雙臂:“這位姑娘,我對你一見傾心。姑娘,投入我的懷抱吧,我許姑娘金山銀山,錦衣玉食……”他這番話讓蕭天池瞳孔地震。而不遠處的白荀之腰間的劍已經拔出了兩分。但,下一刻,顧明月已經一拳狠狠填在了這名男子的眼窩中。男子發出一聲痛呼,收回了手,開始捂住自己的眼睛嗷嗷嗚嗚的控訴顧明月:“明月,你怎能對我這張俊臉下的去如此狠手?要是把我打破相了,這世間得有多少女子傷心欲絕啊?”聽聞這男子親昵的直呼了顧明月的名字,眾人才明白過來他和顧明月是相識的,而且看起來關係匪淺。隻不過……這妖修看起來好不正經的樣子,不像好妖。他們是不是要私下悄悄提醒顧師妹要小心些纔是。季長老也看到這一幕,但是他心中卻是無比驚愕。這,這名妖修,是一名實力非常高強的大妖,在妖界好像也非常有名。他為何會參與此次的清剿魔域曆練。值崗也不會輪到這種大妖,而這種修為的大妖更冇必要參加這樣的曆練。那,這名大妖出現在這裡,是為了明月?他難道也是程依菡的朋友?季長老在心中猜測著。顧明月翻了個白眼,冇好氣的對這名妖修說道:“江閒雲,拜托你正經一點,你那麼多紅顏知己要是看到你對我說這些話,誤會就大了。麻煩你守點男德。”江閒雲俊美的臉上浮起了一抹受傷的表情,語氣哀慼:“你知道的,我和她們都是逢場作戲,我對你纔是……”江閒雲話還冇說完,顧明月拳頭已經捏緊,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來:“再亂開玩笑,我就剁了你第三條腿。”蕭天池的瞳孔再次地震。啊?師姐剛纔說什麼?什麼?是他想的那個意思嗎?他還是個孩子,這麼生猛的話題,適合他聽嗎?戚玉書也是一抖,不知道說什麼纔好了。白荀之也是身子一僵,抬頭望瞭望天,然後轉過身去了。明月可愛的時候是真的可愛,彪悍的時候,嗯,也是那麼可愛。江閒雲下意識往後退了兩步,正色道:“好了好了,不說笑了。我們說正經的。”顧明月哼了一聲,然後纔給江閒雲和蕭天池他們互相做了介紹。“師弟,玉書,這是我朋友江閒雲,也是此次和我們組隊的人,他是一名醫術高超的醫修。”“閒雲,這是我師弟蕭天池,這是我朋友戚玉書,都是青雲宗弟子。”蕭天池和戚玉書朝謝閒雲拱了拱手,打了招呼。江閒雲的斜著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看了眼兩人,冷淡的哦了聲算是打了招呼,很是傲氣。但蕭天池和戚玉書卻並無半分不滿。因為他們倆根本看不透謝閒雲的修為,修閒雲的實力恐怕遠遠在他們之上。願意和他們組隊,也必然是看在顧明月的麵子上。而且,這可是一個醫修,醫修是萬萬不能得罪的。江閒雲看和蕭天池和戚玉書道:“先說好了,和你們一隊我是不會出手的,我隻負責醫治你們。”蕭天池和戚玉書對視一眼,然後都點頭:“好的,前輩,那接下來就請前輩多多關照了。”原本兩人是尊敬才喊的前輩,結果江閒雲冷哼一聲:“瞎喊什麼,把我喊老了。我這樣風華絕代的美男子,被你們這麼一喊,就像個糟老頭子了,重新喊。”“江大哥。”“江大哥。”蕭天池和戚玉書非常上道,立刻改了口。江閒雲滿意的點了點頭,道:“有我在,保你們不死。哪怕你們手腳都被砍了,或者攔腰砍斷,有我在,我都能讓你們治好你們。”蕭天池:“……謝謝江大哥。”但是真的不希望出現這樣的狀況。戚玉書擠出了個笑容:“那多謝江大哥了。”江閒雲敷衍的擺了擺手後,湊到顧明月身邊問道:“那我們時候出發?現在?前幾日壁壘出現過波動,應該從魔界溜出來了一些魔族和魔物,我們早點動身,免得好東西都被彆人搶了。”顧明月也是這麼想的,這一路一直在飛舟上養精蓄銳,根本不需要再在鎮魔城修養了。所以顧明月點頭答應下來後,就去找負責登記的管事弟子報備此事了。所有隊伍出去需要登記人數,出行的時間等。白荀之和季長老將弟子們送到這裡後,就要返程。白荀之臨走前叮囑了顧明月很多話。“明月,你們現在的修為不宜深入魔域,在外圍絞殺即可。一切量力而行,以自身安危為重。如果發生什麼不能應對的事,立刻施放救援煙花,最近的修士們會最快的趕來救援。”顧明月點頭:“白師兄,放心,我現在修為已是築基後期,離金丹隻差一步之遙。這次的曆練有助於我晉升。我也會量力而行的。”白荀之看顧明月認真答應下來這才稍微放下心來,然後他眼角餘光看了眼不遠處的江閒雲,又低聲道:“有些妖族狡詐,擅長迷惑人心,你自己要小心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