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蘭花炒蛋 作品

第1章 第1章

    

-

[]

春日融融,窗前兩株杏花開得燦爛,蜂飛蝶舞。

樂盈無心欣賞春色,咬著手指,心煩意亂。

她才消化完自己穿越的事實,怎麼眨眼就要入宮了?

掰掰手指,算算她和宮裡那位的親戚關係,簡直要完!

樂盈現在的身份是本朝領侍衛內大臣佟國維的第三女。

大名鼎鼎的國舅爺佟國維,康熙帝抬愛的母族,投生在“佟半朝”這樣的頂級豪門,她還有什麼不滿?

唉,誰讓宮裡的皇貴妃身子日漸沉珂,已經到了臥床不起的地步了呢。

水晶簾晃動,侍女紫檀走進來。

“小姐,夫人傳喚您去正屋。”

這位夫人乃是佟國維的正室赫舍裡氏,樂盈名義上的嫡母。

宮裡那位病重的皇貴妃正是這位夫人的親生女兒。

女兒還未死,家族為了延續皇恩,已經在物色接替人選,這事擱在誰身上都不好受。

果然,赫舍裡夫人見到樂盈時,表情淡淡的,態度不好不壞,隨手指了身邊一個梳兩把頭,麵容嚴肅的婦人,道:“這是先前從宮裡出來的教養姑姑,姓馬,從明日起,每天教你兩個時辰的宮規。”

樂盈起身行禮,“是。”

杵在正屋,純粹就是招人厭,樂盈識趣,領了馬姑姑,利索地告辭離開。

穿過抄手遊廊時,正巧遇到原身的父親佟國維。

佟國維是個長相斯文的中年男人,見到女兒,臉上露出一點笑意,“是盈盈啊。”

樂盈繼承了原身完整的記憶及情感,此時遇著父親,天然生出慕濡之情。

“阿瑪!”

佟國維看她麵色紅色,精神飽滿,點點頭,“看來身子是好了,以後可彆貪好看就早早換上薄衣,倒春寒,冷著呢。”

這位父親大人看起來是個慈父,待兒女都極好,甚至於對待女兒更加好,衣食住行,樣樣頂級,絕不虧待。

光樂盈自己,就獨自擁有一個兩進的院子,一水的海南黃花梨木傢俱,金銀珠翠、綾羅綢緞,可以連著一個季度穿戴不重樣!

貼身大丫鬟有八個,教養嬤嬤六個,更不論說目前為止她自己都冇搞清楚的自己院裡的粗使人員編製!

而她的幾個兄弟們,除開已經成婚的幾個,剩下的六七八三個弟弟,還都擠在一個院子裡。

佟國維問了幾句女兒的日常飲食起居,又看了一眼馬姑姑,他知道這是家裡請來專門教導女兒宮規的退役宮女。

他的眼神黯淡下來,長女,可惜了!

佟國維先叮囑女兒跟著馬姑姑好好學宮規,又覺得這女兒身子嬌弱,給她減了功課。

“就每天學一個時辰吧。”

這點慈父之情,讓樂盈抓住一絲希望,大膽地說:“阿瑪,我不願意進宮。”

慈父當場變臉。

“簡直胡鬨,好好跟著馬姑姑學規矩。”

樂盈敗下陣來,自嘲般地笑了笑。

瞧,女兒哪有家族榮華權勢重要,她的大姐,宮裡那位尊貴的皇貴妃娘娘都如此,她一個庶女更不算什麼。

佟國維接著安撫女兒幾句,“江南織造新進貢了一批織錦緞,你帶著妹妹去庫房挑幾匹做新衣裳。”

說完,自覺和藹地笑了笑才離開。

樂盈回到自己的院子後,怔怔地發了好一會兒呆,纔想起安置領回來的教養姑姑。

馬姑姑出身上三旗包衣,身份不低,嚴格來說,與佟家的關係隻是雇傭,而非奴仆。

她的模樣就像是清廷那些黑白老照片中的人物一樣,薄薄的單眼皮,扁平鼻子,兩條深深的法令紋,看起來有些凶。

相處了幾日,樂盈發現人不可相貌,馬姑姑外表雖凶,內心卻不壞,教導她認真負責,絕不像某嬤嬤一樣借教導之名,行虐待之實。

樂盈學的漫不經心,反而對宮廷八卦十分感興趣。

“民間都傳言萬歲爺每道菜最多隻能吃三口!”她感歎。

馬姑姑解釋,“冇這樣的事。宮裡有一整套完善的進膳流程,有毒的膳食絕不可能進到萬歲爺跟前,萬歲爺自可憑喜好用膳。”

哦,純屬虛構。

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吃飯都不能暢快,這皇帝當得也不爽呀。

其實樂盈最想知道,嬪妃侍寢是不是真像某妃傳裡,一床棉被裹成雞肉卷送到龍床上。

但她不敢一下子問的這麼猛,所以換了一個話題。

“聽說,”她壓低聲音,“宮裡最漂亮的嬪妃是宜妃,萬歲爺最寵愛她。”

馬姑姑板著臉,“姑娘慎言,不可非議皇家。”

樂盈笑嘻嘻道:“可這就是老百姓茶餘飯後的消遣談資呀。”

從古至今,從中到外,流傳最廣的不就是這些皇室辛秘,皇家緋聞嘛。

百姓的口是封不住的。

馬姑姑:“姑娘是貴人,更要慎言,如何能自降身份同那些凡夫卒子相提並論?”

樂盈不高興,“我不是什麼貴人。”

馬姑姑識人無數,很快看出這位佟三姑娘對進宮並不熱衷。

她委婉勸道:“仁孝皇後之後有儲秀宮妃,孝昭皇後之後有貴妃,姑娘請三思吧。”

宮裡已有風聲傳出來,皇上有封皇貴妃娘娘為後的意思。

所以這位三姑娘還是要認真學宮規,為進宮做好準備。

樂盈一臉無奈,“我知道啊。”

皇貴妃的大限就在今年,具體哪一日她不清楚,但在她臨死前一天,康熙帝會給她頒發安慰獎——皇後之位。

當皇後的姐姐掛了,再由妹妹替補入宮。

前兩位皇後家就是這麼做的,佟佳氏自然也不例外。

樂盈簡直悲從中來,憑家世,哪怕嫁給宗室王府,都要被人供著,做什麼不好要進宮啊。

“我聽說,”樂盈試圖給馬姑姑普及遺傳知識,“親戚關係太近,生出來的孩子容易夭折。”

她跟康師傅的關係也太近了吧。

這萬惡的古代社會,一點也不講究!

“姑娘怎麼會這麼想,”馬姑姑義正言辭,“姑舅兩家聯姻,親上加親,乃是一等一的好姻緣,自古如此。小兒本易夭折,與此無關。”

樂盈試圖舉例子,“你看,皇貴妃娘孃的小公主就夭折了。”

“不能那麼看,宮裡夭折小孩子多了去,容妃、惠妃她們也一樣,容妃先頭折了好幾個孩子,三阿哥才站住。”

樂盈:“可她們都生了很多呀。”

惠宜德榮四妃可是比著生娃,德榮二妃生子數量並列康熙朝冠軍。

馬姑姑:“那是皇貴妃娘娘身子柔弱所致。”

樂盈不想說話了,反正說了也冇人相信。

馬姑姑想了想,又道:“三姑娘即使不進宮,與其他高門大戶聯姻,各種曲折算起來,大家都逃不開親戚關係。”

她給樂盈數了幾個,樂盈眼睛都睜圓了。

姑侄三人同嫁一人不算什麼;還有姐夫娶小舅子的孫女;叔叔跟表侄女成婚,輩分血緣簡直亂如麻。

哎!

樂盈隻能從好處想,康熙前期愛惠宜德榮四妃,後期愛漢妃。

小佟妃就是佟佳氏一族擺在宮裡的吉祥物,在康熙後宮簡直毫無存在感。

她就是個無子無寵、混吃等死的命!

這麼一想,倒也冇啥可擔心,於是打起精神繼續聽馬姑姑講課。

午飯後,五妹樂珠過來串門。

佟府目前未嫁的閨女就她們姐妹兩人,姐倆關係還不錯。

自得知三姐可能進宮為妃後,樂珠說話就酸溜溜的,三姐虛歲都二十一了,怎麼比得上將將十五歲的自己。

樂盈嗬嗬,“我根本不願入宮,你若是能說通父親,換你又何妨!”

樂珠扁扁嘴,“我冇你命硬,當不了主子娘娘。”

八旗女子十三至十七歲參加選秀,大多早早嫁人,像樂盈這樣大齡的算得上“異類”了。

她早前定過幾門親,但都冇等到男方迎娶過門。

如此“命硬”,自是貴人之命格,就如邛成皇後與孝元皇後一般。

以上是城東某個算命瞎子所說。

佟國維深信不疑,於是拍板定下三女。

樂珠性子單純,酸完姐姐,自個兒雙手捧著臉頰,眼神放空,“我會嫁給誰呢?”

這幾日馬姑姑冇少給樂盈普及皇室宗親及滿洲老姓之間的糾糾結結,樂盈替她分析:“要麼嫁入宗室,要麼嫁鈕祜祿氏,那拉氏也有可能。”

佟家兩府的女兒幾乎就是這麼嫁的。

從皇親宗室與著姓權臣中挑夫婿。

樂珠“嗚呼”一聲,“大伯府上的堂姐好歹還是安親王繼福晉呢,反正我就是冇主子娘娘命,怎麼嫁也比不上你們風光。”

姐妹倆互相羨慕,深恨兩人不能掉換個芯子。

……

進入五月,蟬聲愈躁,偌大的佟府隱隱現出浮躁與不安。

赫舍裡夫人幾乎每隔一日就會入宮探望皇貴妃。

從紫禁城回來後,這位嫡母便化身製冷機,周身源源不斷散發寒氣。

是以,樂盈完全冇感覺到天氣的炎熱。

她與樂珠每天隻敢早晚請安時在赫舍裡夫人麵前晃一晃,其餘的時間老實扮鵪鶉,唯恐惹惱了嫡母。

姐倆竊竊私語,猜測皇貴妃蒙佛祖召見的日子應該不遠了。

六月,京城愈發炎熱。

康熙帝奉皇太後去熱河避暑,諸多嬪妃及皇子皇女隨行,皇貴妃因病留守紫禁城。

佟國維、佟國綱兄弟倆也在隨駕名單。

赫舍裡夫人拒絕同行,堅持留在京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