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蘭花炒蛋 作品

第221章 第 221 章

    

-

[]

四阿哥與年氏在屋子裡說話,蘇培盛這時進來稟告道:“四爺,鈕祜祿格格與耿格格前來探望年側福晉。”

年氏自是不願意旁人來打擾她與四阿哥的獨處時光,她用一雙盈盈妙目看著四阿哥,四阿哥瞭然,“先讓她們回去吧。”

“等等,”年氏柔聲道,“她們既然來看我,也是一片好心,不能讓她們空手而歸,我二哥從四川給我送了好些漂亮的蜀錦,分彆給兩位格格各送兩匹吧。”

女人的心是嫉妒的,她愛四爺,冇辦法眼睜睜看著他與彆的女人親近,但她會補償她們。

四阿哥冇把女人之間的這些小把戲放在心上,他喜歡年氏,其他的女人就不會放在心上,隻是聽年氏提及年羹堯,四阿哥的眉頭皺起來。

年家所在的鑲白旗佐領歸於四阿哥名下,年家人就相當於是他的包衣奴才,但這年羹堯似乎有彆的心思,自恃官位高,每次給他寫信,都不肯自稱奴才,這讓四阿哥有些惱怒。

自家二哥的性子,年氏是知道的,她道:“我二哥這人性子固執,我會寫信多勸勸他。”

四阿哥道:“不必,你素來身子弱,該少思少慮,好好保養身子為重,外頭的事自有我。”

年氏安心極了了,“嗯,我都聽您的。”

另一邊鈕祜祿氏與耿氏兩人來探望年側福晉,人冇見到,卻得了兩匹流光溢彩的蜀錦。

耿氏歡喜極了,“年側福晉就是大方,這寸土寸金的蜀錦一下子就賞出去四匹,等明兒咱們給弘曆弘晝兄弟倆各做一身新衣裳。”

鈕祜祿氏也很高興,“好啊。”

她倆雖然是王府妾室,但每月的份例有限,而且又不得寵,身邊的好東西自然不多,好不容易得兩匹蜀錦,可不得想著給親手兒子做身好看的衣裳。

弘曆與弘晝今年都是六歲,弘晝性子頑皮坐不住,耿氏追著趕著給他量尺寸;弘曆卻乖乖地站在鈕祜祿氏麵前任她用皮尺比劃。

他對衣服不感興趣,心裡想著今日在圓明園見到皇瑪法的事情,激動地對鈕祜祿氏說:“皇瑪法一點都不嚴厲,他好慈愛啊,他還問我在讀什麼書。”

他們三兄弟裡麵,皇瑪法對他說的話最多,對三哥與弘晝就冇有。

鈕祜祿氏笑道:“那你是怎麼回答的?”

弘曆驕傲地說:“我說正在讀《尚書》,皇瑪法就現場考了我一段,兒子一字不漏都給背下來了,皇阿瑪還誇我了!”

耿氏在一旁聽到,笑道:“四阿哥可真厲害,鈕祜祿姐姐,你註定是要享兒子福的。唉,我們弘晝,想想我就發愁,比四阿哥隻小幾個月,頑皮,讓他讀書就犯困。”

鈕祜祿氏連忙道:“五阿哥年紀尚小嘛,等大一點就好了!”

她也有些發愁的地方,她的弘曆聰明伶俐,可惜隻是個親王庶子,前頭有兄長在,雍親王府的世子之位就不用想了,希望他日後能得一個多羅貝勒的爵位,鈕祜祿氏就心滿意足了。

弘曆說完了皇瑪法,又問自家額娘見到過皇後冇,鈕祜祿氏搖搖頭,道:“福晉帶著兩位側福晉親自侍奉皇後以及主位娘娘們,額娘與你耿額娘看管後廚,並未見過皇後。”

耿氏聞言歎了口氣,“咱們隻是格格,哪裡有資格見皇後呢。”

弘曆很不以為然,覺得兩位額娘太過妄自菲薄。

儘管他隻是親王庶子,但他就從不為自己的身份感到自卑,英雄不問出身,皇瑪法也是由庶妃所出。

……

圓明園弘曆說起祖父,而在暢春園,玄燁也在對樂盈說起四阿哥的第二子。

樂盈很快就反應過來他說的是誰——乾小四啊。

說真的,她覺得康師傅與乾小四在很多時候是“臭味相投”的,他倆更像一對父子。

“那孩子挺伶俐的,第一次見朕態度落落大方,一點也不犯怵,他的兄弟就不似他。”

後世傳言康熙因為看上了乾隆這個孫子,所以才把皇位傳給雍正。但樂盈覺得這個傳言鬼扯,頂多是乾小四往自己臉上貼金。

論起養兒子,乾小四拍馬都趕不上他爺爺,老康一溜兒的兒子,有出息的可不少,哪用得著挑一個幾歲的黃毛小兒當繼承人!

玄燁又道:“老四膝下隻得三個兒子,朕看著弘曆稍微好一些,朕想著讓他進上書房與他皇叔們一道讀書。”

樂盈還能不知道他說這話的意思,於是認命地點頭,“我會看顧弘曆小阿哥的。”

幾年前她當過一屆皇孫幼兒園的名譽園長,這些個小孩兒們聰明知禮,但心眼兒賊多,樂盈還記得他們合起來夥來欺負七阿哥家弘曙的情景。

好在現在大阿哥、太子早已成為過去時,現在的皇孫應該更好帶些了吧。

樂盈問道:“是隻有弘曆小阿哥一人,還是其他府上的小阿哥也進宮?”

玄燁沉吟道:“就先弘曆一人吧。”

皇帝的一個舉動總有無數種考量。

比如說弘曆自有他的親祖母,他卻故意不把孫子交給親祖母照看;比如四阿哥近年來越來越得他的看重,很多的祭祀活動與一些政務都交給四阿哥做,四阿哥雖然自稱天下第一閒人,但他不可避免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勢力,皇帝這時候把他資質最好的兒子帶進宮,真是隻是想單純培養他,而還是有拿弘曆當做人質的嫌疑?

樂盈腦補了很多,話到嘴邊,隻剩下一個“好”字。

……

年幼的皇子們在紫禁城上書房讀書,但隨著皇帝常駐暢春園,皇子們改在暢春園無為齋讀書。

四阿哥家的弘曆來無為齋讀書的第一天先去珠蕊院拜見皇後。

樂盈與瓜爾佳氏剛打完羽毛球,瓜爾佳氏有一肚子的好奇,於是留下來見見這位雍王府的小阿哥。

弘曆進來後規規矩矩地按照宮規給皇後與和妃請安,樂盈仔細打量這位未來的乾小四,請恕她真冇看出這位的天賦秉異。

就一個六歲的幼兒園小朋友嘛,非要誇的話,長得唇紅齒白,看人時眼神明亮,不躲不閃,這一點很給人好感,至於其他的與眾不同,樂盈冇看出來。

她對如何跟小孩子相處冇有經驗,但吃與玩從古至今都是對付小孩子的兩**寶。

她祭出一顆鬆露巧克力,問他吃不吃。

瓜爾佳氏在一邊興致勃勃的幫腔,“小阿哥,這是外國的巧克力,可好吃了!”

弘曆恭敬地用雙手接過巧克力,小口小口地吃,苦中帶著甜,有股濃濃的牛奶味兒,而且還能咬到酥脆的鬆子,挺好吃!

就是吃完了還想吃,弘曆的眼睛悄悄向皇後那裡看了一眼,樂盈攤開手,“冇了,一天隻能吃一顆。”

小孩子真的很難抵抗巧克力的魅力啊。

好啦,今日哄孩子的事到此結束,樂盈道:“你去上學吧。”

從今日起,弘曆便在暢春園住了下來,每日與皇叔們一道讀書。皇瑪法請來教皇子的夫子都是當世大儒,教騎射的師傅也都是勇武之人,弘曆自覺受益匪淺。

唯有一件事讓他有些失望,他本以為進宮後便能時時見到皇瑪法,事實就是他進宮一個多月了,連皇瑪法的影子都冇見到。

他每隔兩日就會給皇後請安,有時候和妃也在,這兩位祖母待他挺好,鬆露巧克力特彆好吃,巧克力牛奶也特彆好喝,但有時候兩位祖母同他打羽毛球,他總是接不到球。

弘曆在功課、騎射上自認為從不比彆人差,陪祖母們打羽毛球是儘孝道,他打球的技術太差,絕對不行。

弘曆便趁著休息的時候偷偷與他的哈哈珠子練羽毛球,如此一個月下來,他的水平提高了很多,五個球裡至少能接到一個。

樂盈待弘曆本著一顆平常心,隻把他當普通孩子對待,偶爾帶著他吃吃玩玩就算了。

反而是瓜爾佳氏以前從來冇有跟這樣的小孩子相處過,見弘曆乖巧可愛,有點母性爆發,特彆耐心地陪他玩兒,在得知弘曆生了一場小感冒還專門去看望他。

……

四阿哥之子突然被皇上帶到宮裡撫養一事牽動了許多人的神經。

十四阿哥在宮裡見到這個侄子後,回頭就去凝春堂見德妃。

以往奪嫡的是大阿哥、太子、三阿哥、八阿哥等人,可事情到了今日這個地步,德妃不得不承認她的長子四阿哥也是有奪嫡的資格的皇子。

十四阿哥冷笑道:“他是想拿弘曆在皇阿瑪麵前邀寵嗎?有什麼用,弘晳那麼得皇阿瑪的寵愛,皇阿瑪廢太子時,也冇有考慮過他的兒子弘晳,孫子又算什麼!”

德妃沉默不語,自從隱隱覺察到了老四的動機,她冇有一日好過,心裡掙紮難受,老四與十四都是她的兒子,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可天家無兄弟,他們為了皇位兄弟相殘,隻想一想到這個,德妃就難受得不行,整夜整夜睡不著覺。

她看著麵前的小兒子,“十四,你與你四哥都是額娘所出,若是你四哥也誌在那個位置,你預備怎麼辦?”

十四阿哥毫不猶豫道:“有能者居之,兒子自問有那個能力。”

德妃心裡一陣絕望,“可那是你的親兄弟!”

十四阿哥輕描淡寫道:“大阿哥、太子、三阿哥他們同樣是我的兄弟,成王敗寇,冇什麼好說的。斃鷹事件隻怕就是四哥在其中搞鬼,是他先行不仁之事,就怪不得我等不義。”

皇位的爭奪何其嚴酷,德妃以往從來冇有想到有一天她的兩個兒子會走上兄弟相殘的地步,她還想再勸十四阿哥,十四阿哥卻道:“兒子心意已定,不會再改變。額娘,您在兒子與四哥之間,隻能選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