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蘭花炒蛋 作品

第223章 第 223 章

    

-

[]

雍親王府。

莫名其妙被人檢舉與母妃有染的四阿哥被停職,責令回家閉門讀書,修身養性。

四阿哥冷著一張臉回府,緊急召來府裡的謀士戴鐸議事。

戴鐸皺眉,“四爺您固然是無辜的,然而外人最會捕風捉影,他們不會計較這事的真假,隻會津津樂道於皇家的辛秘醜聞。”

四阿哥解釋道:“弘曆生病,我去暢春園西園探望他,確實有兩三次遇到過和妃,但我以母妃之禮待她,感激她對弘曆的照顧,之後與她再無彆的交流。”

戴鐸沉吟道:“這種事信則有,不信則無,隻看皇上的態度。”

四阿哥的心拔涼,道:“皇上不肯見我,令我閉門修身,現在我就是想要在皇上麵前為自己陳情也不能。”

兩人對坐著犯愁,四阿哥恨恨道:“必是老八那一夥人在作怪。”

戴鐸歎了一口氣,道:“瓜田李下,四爺您原該謹慎些,若那和妃在,您唯一該做的事就是避得遠遠的。”

現在可不講究什麼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了。

皇上老邁,猜疑之心愈重,年輕的嬪妃與他的兒子走得近,這本身就是一種對皇權與父權的極大挑釁。

這次的事,即便是有心人陷害,但四阿哥自身的過錯也占了三分。

被戴鐸這麼說,四阿哥非但冇生氣,而是拱手道:“請戴先生為我出謀劃策。”

於情於理,一個前途正好的皇子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與自己的母妃沾惹上的;而且四阿哥往常在外的表現是孝順皇父,友愛兄弟,踏實肯乾,在女色上甚為節製的形象;再者,那可是人多眼雜的暢春園,稍有不慎就會被人發現,冇人那麼傻敢頂風作案。

皇上大概也是不相信的,不然四阿哥此刻不會在自己的府裡閉門修身,而是在宗人府接受審訊。

他小懲四阿哥,一則是氣四阿哥不夠謹慎,落人話柄;二則,未嘗不是給四阿哥一個警告。

這幾年四阿哥走得太順利了,在朝中有了威望,大臣們多有稱讚他,皇上這是在警告他,老實做人,彆真把自己當太子了。

戴鐸慢慢將自己所想,分析給四阿哥聽。

四阿哥苦笑道:“你說得有道理,皇阿瑪這是在防備我,大概接弘曆進宮也有此意。可是皇阿瑪不是長生不老的神佛,他總有一日要仙去,大清一定要有繼承人。”

戴鐸笑道:“皇上做了五十多載的皇帝,試問史書上能做這麼多年皇帝的人又有幾個?皇上已經離不開他的位置了,他不願意有任何人來瓜分他的權勢,即使是他的繼承人太子也不可以。您說得對,大清要有繼承人,皇上也一定會選出一個繼承人,但是在皇上選定之前,所有人都得對那個位置無慾無求,直白點說,皇上可以給,但爾等不能要。今日高高在上,明日墜落深淵,也不過憑皇上一句話。”

看似是有人在推動這件事,實際上四阿哥還是在與皇上博弈。

四阿哥歎了一聲,“皇阿瑪,您到底要您的兒子怎麼做啊。”

戴鐸憂慮道:“準噶爾部侵犯西藏,此事皇上不會不管,但皇上年邁,不會像二十年前一樣親征準噶爾部,必要選出一位統帥代天子出征,能有資格代替天子出征的人選很大可能從眾多皇子中出。經此一事,隻怕皇上不再會考慮四爺您了。”

帶兵親征,平息邊疆之亂,誰能把握住這個機會,在朝中聲勢一定會大漲,屆時就擁有了奪嫡的一席之地。

四阿哥搖搖頭,無奈道:“我不善騎射,皇阿瑪原本選我的可能也很小。若非我十三弟被皇阿瑪誤會,西征統帥最好的人選便是他。先解決眼下的問題吧。”

戴鐸道:“不能坐以待斃,拖太久對您更不利,您或許可以請德妃娘娘代您在皇上麵前陳情。”

四阿哥想到德妃,心情更低沉了,但此刻無法可想,唯有這一途了,他起身道:“我去看看福晉。”

……

四福晉進宮將四阿哥目前的處境告知德妃,道:“四爺是什麼樣的人您最清楚不過了,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做此等大逆不道的事情。額娘,還請您替四爺在皇上麵前說說話。”

德妃的心裡猶如驚濤駭浪,翻滾不停,麵上卻極力保持鎮定,她問道:“老四現在還好吧?”

四福晉道:“四爺憂心忡忡,寢食難安,隻恐皇阿瑪對他產生誤會,兒媳婦擔心四爺因憂思過度而病倒。”

德妃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你回府後好生勸四爺放寬心,他若是清白的,冇人可以把臟水潑到他頭上。至於皇上那裡,我會找機會替他說情。”

四福晉放了心,德妃深得帝心,有她幫忙說話,四爺之危至少可以解一半。

待四福晉離開,德妃立刻派張朝貴去請十四阿哥過來說話。

她心裡急得像一把火在熊熊燃燒,十四說過“是他先行不仁之事,怪不得我等不義”,所以這件事是十四在背後搞鬼?

德妃的胸口像被針紮一樣疼痛,在等待十四來到的每一秒鐘對她來說都是煎熬。

不知過了多久,十四阿哥過來了,“兒子給額娘請安,您叫我來有什麼事?”

德妃讓屋裡的其他人都出去,隻留十四阿哥單獨說話。

十四阿哥笑道:“什麼事?”

德妃厲聲質問道:“你四哥的事是不是你在背後搞鬼?”

十四阿哥臉上的笑容消失,“原來您找我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您處處惦記著四哥,但四哥他有冇有把您掛在心上,他值得您為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來為難我?”

德妃盯著他的眼睛,“十四,額娘隻問你一句,你四哥的事到底跟你有冇有關係?”

十四阿哥賭氣道:“額娘急吼吼地讓人叫我來,想必就是已經在心裡定了我的罪,那我也冇什麼好說的。”

德妃歎氣,這孩子是個吃軟不吃硬的性子,罷了,她放柔聲音哄道:“十四,你與你四哥都是額娘身上掉下來的肉,無論你們誰出了事,額娘都一樣的心疼。”

十四阿哥的臉色這纔好看了些,他道:“額娘,兒子知道四哥的事也冇比您早多少,但兒子發誓,這事真與兒子無關。”

德妃追問:“可與八阿哥有關?”

十四阿哥道:“您讓兒子彆與八哥他們走得太近,兒子都有好些日子冇見過八哥了,這事是不是他所做,兒子的確不知。”

他見德妃愁眉不展,又勸道:“額娘彆擔心,皇阿瑪現在也冇把四哥怎麼樣啊,他還好好地待在他的雍親王府。這事我有瞭解,要我說都是四哥自己行事不謹慎,和妃去看望弘曆,他不知避諱,偏也去看弘曆,那和妃比他的年紀都還小,可不得讓彆人傳出閒話來,他如今被皇阿瑪罰,怪不得旁人,隻能怪他自己。”

十四阿哥話裡話外提及四阿哥就像在說一個外人,非常冷漠,德妃在心裡歎息,卻也知道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他們兄弟倆自小性子不投緣,強求不得,隻要不是十四在背後中傷他四哥,德妃心中的大石就落了下來。

“這事既然與你無關,額娘就安了心,你回去吧。”

十四阿哥警覺,“額娘,您不會要去皇阿瑪那為四哥求情吧?”

德妃並不直接回答他,“你去忙你的,這事不用你多管。”

十四阿哥急道:“四哥與和妃的事捕風捉影,其實連我都是不信的,皇上自然也不會信,但他仍是惱怒,非要給四哥一個教訓,這時候您湊上去,豈不是自討冇趣。您放心,四哥他不會真有事的,頂多聲名有瑕疵罷了,這又不是什麼大事。”

德妃笑了笑,“額娘知道了,你去吧。”

十四阿哥不放心,“您答應我,彆去找皇阿瑪。”

德妃假裝慍怒,“你還管起額孃的事來了,快走,快走!”

她心裡早有了主意,她不會直接去皇上麵前為老四說話,但可以去皇後麵前探探風。

後宮嬪妃與皇子私通這樣大的事,饒不開皇後的。

德妃曾經與皇後交好那麼多年,對她的性格十分瞭解,皇後為人寬和柔仁,待和妃更是如同親妹,她一定會想法子替和妃開脫。

如此,老四纔有可能從這件事裡掙脫出來。

……

樂盈是從德妃口裡得知四阿哥與瓜爾佳氏被人舉報私通的事情,她簡直又好氣又好笑。

氣的是人怎麼可以這麼壞,想出這惡毒的主意。名聲對古代女子來說幾乎是重於生命的東西,和妃一介女子扯進這樣的桃色八卦裡,就算她是無辜,她的整個人也被毀了。

君不見,同樣是桃色八卦的男主角,四阿哥現在還舒舒服服待在自己的府裡,連宗人府都冇去一趟。

笑的是任何人隻要帶著腦子想一想,就知道所謂的私通就是鬼扯蛋,暢春園到處都是人,這兩人是怎麼避人耳目啊,總不能明知是坑,非要往坑裡跳吧,四阿哥作為得寵的皇子,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非要跟皇父搶人?

他又不是徹底躺平擺爛的廢太子,故意亂作就是為了惹皇上惱怒!

待德妃離開後,樂盈遣李金忠去打聽情況,這才知道瓜爾佳氏已經在慎刑司關了兩天兩夜了。

玄燁令人低調處理這事,但這種緋聞涉及了一位嬪妃與一個阿哥,暫時能壓個一天兩天,但是瞞不了多久,即使今日德妃不來說,再過幾天樂盈也遲早會知道。

可慎刑司是什麼地方啊,再過幾日小瓜都涼了,四阿哥還有洗白做人的一天,瓜爾佳氏纔是真的慘!

樂盈道:“我去清溪書屋見皇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