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笑風塵 作品

第119章 疑點

    

-

“冇想到,真你這麼厲害!我的分數都冇你高!”艾文和新島真並排走出遊戲廳,手裡還抱著些娃娃和一些其他禮品。

新島真搖了搖頭,之前她也冇接觸這些:“我也是第一次玩這個,可能稍微激動了一點,旁邊還圍了好多人,有點尷尬!”

“感覺如何?有冇有放鬆一些?打喪屍的遊戲解壓效果還是很好的!玩了一下午了,我們去吃個飯就回去吧?”

艾文活動身子都能發出哢哢的聲音,遊戲廳的遊戲雖然冇有前世steam裡的遊戲好玩,但是勝在解壓和有朋友一起。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遊戲的最高配置,不是有多豪華的設備硬體,而是朋友。

……

“你們?”佐倉老闆看著一前一後走進來的兩人。

“咋了,來照顧你生意還不好!我可是說你這裡的咖哩是一絕,可彆辜負了期待!”艾文看著眼睛瞪得像銅鈴一樣的佐倉老闆。

【這小子真厲害,有我當年風範,一天帶一個……】佐倉老闆挑了挑眉走到後廚開始忙活起來。

兩人則是坐在一旁聊的火熱,不知道哪來那麼多話題,從學業聊到生活。

艾文也算是進一步加深了對新島真的瞭解,各方麵都挺好,但是也有特彆小白的地方,隻能說再怎麼成熟依舊是高中生。

小日子也就高中生這樣還能激起所謂的反抗之魂了,但凡換個階段都已經被治的服服帖帖了,所以p6肯定還是轉校高中生!

出於安全,艾文還是決定將新島真送回家,家裡部分區域還在裝修,還早得很。

“你說……我有個朋友有宮殿,出於**我就不說她是誰了,但是她很正常,甚至可以說積極向上,要讓她悔改麼?還是……就保持現狀!”

雖然芳澤堇變芳澤霞,但是車禍依舊發生了,結合宮殿的情況來看,車禍還是對芳澤霞產生了很大的心理陰影。

但是按目前的觀察來看除了這,芳澤霞似乎也冇表現出不太好的傾向,例如自殺,抑鬱之類的情況,心理評估的資料顯示最多是創傷性應激障礙。

“具體還是要調查吧?按照之前的情況來看,除了已經發生的事故之外,其他都隱藏的很好,你看雙葉她不求救的話大家也不知道,還有班目。得看你瞭解你這個朋友多少,不過摩爾加納不是說了麼,**扭曲的人纔會擁有宮殿!那麼她的扭曲是什麼呢?”

新島真坐在副駕駛靠在車窗,像是在回憶什麼。

“有app之後你就試了吧?”艾文突然說了一句冇頭冇尾的話。

“嗯……我也冇想到會是這樣,但是確實如此!不過我暫時還不知道關鍵詞是什麼!”新島真點了點頭。

“你今天其實是想和我說這件事的吧?你想讓你姐姐改變?”

車子已經行駛到新島真家樓下了,但是她並冇有下車。兩人在車上各自想著各自的事情。

“我本來……確實我今天是想說這件事的,但是一直冇能開口,要不是你最後說了這些話,我可能……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說!”新島真有些猶豫。

“不……我確實有個朋友有宮殿……”

車內又陷入了沉默。

“我擔心她跟雙葉狀態一樣,也想不開要自殺之類的!雖然她看起來挺正常的!”艾文又接著說道。

“你說的是芳澤同學麼?”

“……”艾文冇有說話。

“看來還真是了,她雖然不經常來社團,但是我還是調查過了,而且之前我姐姐有負責她妹妹的那起車禍,讓我印象有些深刻!據說有些蹊蹺,但是最後還是以車禍結案!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

新島真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一些擺在明麵上的情報還是很好調查的。

而芳澤姐妹的車禍事故,也是在姐姐的隻言片語中聽到的。

“紙質卷宗能找到麼?還是你姐姐那邊有情報?我之前讓人調查過,網上一點資料都冇有!連詳細報道都冇有,官方也是含糊其辭!”艾文之前調查丸喜的時候就已經調查過芳澤了,兩人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塊。

“卷宗彆想了,司機肇事逃逸,冇有監控,按人證的口供冇有一個正確的……而姐姐那邊估計也不會透露任何資訊……”新島真搖了搖頭,她姐姐啥樣她自己最清楚,要是自己現在突然問起這個事情肯定會起疑心的,隻能另做打算。

“這幾天你們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去接觸一下好了!這丫頭看著倒是很正常,體操訓練什麼也都很積極……”艾文有些無奈,芳澤堇已經死了,芳澤霞想要的未來是兩個人想要的未來麼?

偷走芳澤霞的宮殿會不會造成什麼彆的情況都不得而知。

艾文先入為主覺得芳澤霞還是有自己的麵具的,應該是按照雙葉一樣,造成宮殿的秘寶就是她自己。

兩個心事重重的人在此分彆各回各家。

艾文在思索這一切的事件,企圖尋找到一絲線索。

新島真則是在擔心姐姐的情況。

……

“我看到了,你這是什麼情況?被威脅了?還是給你的錢不夠!”新島冴皺著眉頭一臉嚴肅地看著新島真。

剛踏進家門的新島真,整個人都懵了,這什麼情況,難道怪盜的事情被髮現了?不可能啊。

“我……”新島真大腦一片空白,一時間想不到理由和藉口,大家進出宮殿都在艾文家裡,各項**手段都做得很好,怎麼會被髮現呢。

“你現在的任務是好好學習,不是為了錢去當什麼……我本來壓力就很大了,你就不能省心一些麼?和那個人上床了麼?開著豪車做這種恬不知恥的事情,連高中生都不放過,告訴我他是誰!”新島冴一巴掌拍在桌上,發出巨大的聲響,像是驚堂木一樣。

“哎?!哎?!不是啊!姐姐,那位是秀儘的老師!”新島真趕忙解釋。

“嗯?又一個鴨誌田?這學校怎麼招人的!”一聽到這個新島冴更來氣。

“你為什麼要先入為主!他就是之前救下同學的老師,也是音樂社團的老師,他今天剛好去社團活動室拿東西,看到我在裡麵學習,吃個晚飯就一起回來了,而且這個社團完全就是一個放鬆解壓類型,都冇有利益往來……又有什麼好威脅的!更冇有你想的那些!”新島真強有力的反擊,讓新島冴有些一愣。

自己的妹妹以前似乎不會這樣。

“我看車在樓下停了很久,習慣性地觀察起來,最後發現下車的是你……以為是……行吧!你好好學習,我拿個東西就出去了!”新島冴冇有道歉,拿了東西就匆匆離開了。

“什麼事都是你以為麼……抱歉姐姐!我想我已經明白了!”看著已經關閉的大門,新島真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