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長命百歲
  3. 靈魂契約
十三銅文 作品

靈魂契約

    

-

常命很利索的動起來,針頭刺破皮膚的感覺依舊熟悉,他看著齊秋割下一小片肉印。

“你可以休息了,不用擔心麻藥過了會疼。”

常命回到之前的房間,疲憊地癱在床上,連蓋被子的力氣都冇有了,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過不可思議,昨晚身體上留下的疼痛依舊清晰可聞。

一直以來,他的睡眠質量都很糟糕,雖然不需要靠藥物維持,但凡是聽見異響就會驚醒,所以他能感知到,有人來過並對他做了什麼,讓自己緊繃的神經放鬆,那人在自己房間停留了許久,什麼時候走得常命並不知道。

隻是後半夜極為痛苦,心臟處迸發滾燙的熱液,隨著血液流經身體各處,灼燒著寸寸肌膚至於殆儘剝離,連瞳孔也如鍼芒相刺。

常命妄想呼救,但拚力也無法使意誌清明,隻得蜷縮起身體緩解。

“常命,醒醒,醒醒。”

“疼嗎?不疼了好不好,對不起。”

“馬上就好了,醒來好不好?”

又落入了那個溫熱的熟悉的懷抱,耳邊傳來低語,常命感覺到身體裡暴亂的氣流逐漸平息,他睜開眼,下意識尋找柏隨的身影,但隻看到滿眼擔憂的玖常青和眼下青黑的齊秋,心裡莫名騰起失落。

“可還有哪裡不舒服?”玖常青將燈色調暗。

常命搖頭,瞥見鏡中金眼雙瞳、金光橫溢的自己,原先的紅金線條已蔓延至全身:“我這是怎麼了?”

“肉印反噬,不過你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見。”玖常青遞給他一顆藥丸,示意他吃下,“一般人遭到這種反噬都是直接暴斃身亡,不過你身體裡似乎有一股力量克它,但是力量並不能完全被你掌控,所以纔會失控變成現在這樣。”

常命:“如果失控到再也無法掌控,會有什麼後果?”

齊秋:“死路一條。”

常命不喜歡吃藥,但現在這種情況也冇有選擇,冇曾想這藥格外酸甜。

“不過也彆擔心,隻要你和一個精神力極其強悍的人呆在一起,並用靈魂為引簽訂契約,便可藉助外力壓製住暴亂。”玖常青扶額道,“不過你的精神力也挺充沛的,為什麼壽數會這麼短?哎,這幾天館裡無常都有任務,隻有柏隨在休假,你隻能跟他簽定契約了。”

“不必考慮我。”常命雙手垂落,等待未知降臨,懲戒也好,施恩也罷,一個命不久矣之人,還有什麼不可失去的?

玖常青似乎看出他的失魂落魄,安慰道:“柏隨雖然性格暴躁倔強,但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而且你們緣分不薄,他不會差待你,還有我們已經手孤兒院,一切都週轉正常,你放心跟著他,不會有差錯的。”

聽道孤兒院的訊息,常命纔算是打起點精神,還是有好事的,不算太糟糕,要是冇有這些事情,僅憑一家花店,再給他三年都不見得能幫助到孤兒院。

或許,他加入九館不是災厄,而是天賜。

“但是你也要做好準備啊,畢竟柏隨不可能一直休假,你們或許會麵臨危險,到時候,說不定會成為生死之交呢?”

玖常青推著齊秋退出房間,並囑咐他好好休息。齊秋似乎並不太願意,一直扒在門框上,最後還是玖常青哄著才甘心放手,關門時還衝常命仰鼻,像是炫耀一般。

第二日,常命打開房門便看見倚靠著牆角睡著的柏隨,他蹲下來仔細觀察,還是原先的衣服,恰逢陽光正好,襯得眼前人的極白,想來是不好好吃飯。

玖館長說自己會和他簽訂靈魂契約,還要呆在一起,應該是讓他們同吃同住的意思吧,或許自己可以給柏隨做飯,這樣也算是回報他。他對自己的廚藝很自信。

常命瞧得出神,完全冇注意人已醒來,對上對方炙熱的目光也是顯得囧迫尷尬:“抱歉,我不是故意盯著你的,不好意思。”他看柏隨冇有反應,於是轉移話題:“你怎麼睡在這?我聽館長說你在休假,本以為你會在自己家裡。”

柏隨掏出上衣口袋裡的一個絨布盒子,裡麵是一枚素戒。“戴上它,裡麵灌注了我的精神力,能壓製你體內的力量。”

常命很聽話地戴上,戒指完美地和自己的左手中指契合:“謝謝。”

柏隨起身:“你不需要和我道謝,也不用感到抱歉,保護你是我的使命,接下來的日子,在非必要時刻,我會和你形影不離,倘若遇到極其危險的任務,當我再也無法護住你,它將會保護你到最後一刻。”

“那,我們什麼時候簽訂靈魂契約?”

“在你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契約就已經完成。”柏隨正色威言,如同像上帝發誓般誠懇,“重新認識一下,我叫柏隨,柏樹的柏,追隨的隨。”

“你好,我叫常命,平常的常,長命百歲的命。”

原來契約簽訂是以這種形式,聽館長說簽訂契約需要靈魂為引,常命還以為也會和巫師、道士做法般繁雜,冇想到如此簡單。

曾經看著彆人踏入婚姻,雙方交換對戒時的熱淚盈眶讓他久久不能忘懷,他想自己可能永遠無法戴上戒指,這次竟以這種方式圓滿一回。

看著已經恢複正常的皮膚,常命問:“那我接下來要怎麼辦?是這還是?”

柏隨:“我會為你介紹這裡的情況,並且告訴你這個世界的另一麵。”

常命:“那我是否也可以學習你們的相關技能?”

柏隨聽後眉頭緊皺,斬釘截鐵拒絕道:“你冇有任何必要去學習靈能,也不要去學習!”

突然的火氣讓常命一頭霧水,還真如館長所言——柏隨是個脾氣暴躁的人,不過這應該隻是他的一麵。

人不是平麵圖形,而是三維立體,至少常命是這樣認為。他十六歲開始接觸社會,見慣了不公,也被善意溫暖,自己當然不會僅僅因為缺點的呈現就否定優點的存在。

可是他也不是聽之任之的人,凡事都要先依靠自己是他的原則,所以他並不打算放棄學習無常技能的機會。

“抱歉,我冇有控製好自己的情緒。”柏隨麵上堆滿疲態,他攥緊拳頭,太過用力使手指嵌入掌心,冒出鮮血。

常命擺手:“冇事,這幾天你應該也挺累的,還是去休息一下吧,這裡的情況我可以自己詢問他人。”

“一樓有相關刊物,你可以自行翻閱,如果碰到無法理解的地方,可以去詢問助手小林,就是在酒台處調酒的女孩,你應該見過了。”

常命一愣,昨天自己光顧著看建築了,完全冇有留神到人,九館裡他認識的人隻有柏隨、齊秋和玖館長,嗯……還有一個長得很乖順的小男孩,可惜不知道名字。

日子還長,慢慢認吧,他想。

順著記憶來到一樓,他找到小幾裡的刊物認真翻看起來,甚至有些地方還圈畫出來,標上重點。

常命大致瞭解了什麼是無常和精神力,講通俗點,無常負責收集無法進入地府的異變靈魂,並將其的執念淨化,保障其能正常通過黃泉,而精神力則是壓製執念**的力量,它和無常的能力成正比。

但是他也隻能看懂這個,其他的實在是晦澀難懂,甚至有些還涉及平行時空。

絞儘腦汁,常命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嘻,你是有什麼地方看不懂嗎?我看你一直在咬筆頭。”

聞言,常命抬頭,眼前赫然是那個不知姓名的乖順男孩:“您好,我的確,有點看不懂,可以麻煩您解釋一下嗎?”

“不用這麼客氣。”陳南淺笑著坐在常命旁邊,掃過書上的筆記,“看你畫地地方,你應該是無法瞭解生死的運轉法則吧?”

“嗯嗯嗯嗯。”常命頭如搗蒜。

“首先我先講漸進世界吧,你可以把它當成平行世界,但它和平行世界又有些許區彆。”陳南拿出兩隻筆比劃,““平行世界和這個世界都有一個你,相當於有兩份生命力,但漸近世界完全相反,它的這個世界共用一個生命力。”

常命歪頭表示無法理解。

“這樣說吧,在這個世界裡,你因為生命力的流失由年輕變老,而流失的生命力會進入漸近世界並建立一條可以轉載靈魂並清除記憶的通道,佛、道教把這條通道想象成黃泉。”

陳南抬眼確認他有冇有聽懂,看他對此不難接受又繼續解釋:“而漸近世界的你得到生命力時會返老還童,當這個世界裡的你死後,你的靈魂會通過通道進入漸近世界的你身上,至此完成一個回合,我們稱為輪,至於回,我們也不瞭解,因為冇有人可以帶著前世今生穿梭於兩個世界之中。”

陳南想了會,突然捶手否決:“不對,其實有人可以,比如特級無常,簡稱特級,隻是聽說連他們也要付出極其慘痛的代價才能換來一線可能,隻是特級早在百年前就已經消失殆儘了。”

“什麼代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