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銅文 作品

想要

    

-

見狀,女子掏出腰間的手槍,高舉朝天開火,連發三槍,響徹雲霄:“天理?在這裡我就是天理!才幾天,就認不清誰是孫子誰是爺?老孃今天把話放在這,有誰不服上來單挑,打贏了我不帶人,打輸了,老孃一槍蹦了他!”

不知哪邊喊叫:“縛靈槍,她是那個煞神唐千樺!”

此言一出,無常們都不敢再有動作,隻能眼睜睜看著唐千樺把人帶走。

藥物局三百間病房,常命在其中一間。他打了盆溫水,用毛巾小心地清理女孩臉上的血跡。女孩身上插了三四根管子,冷藥水輸入體內,順便帶走她的體溫。

常命打開房間裡的暖氣,三十度的風吹得人心冷。他握住女孩冰涼的手,想藉此讓女孩不那麼難受。

幾天後,女孩睜開雙目便看見床邊勞累的人。

常命感受到手裡的動作,猛地睜開眼,觸及女孩警惕排斥的眼神,他愧疚難當,但也長舒口氣——好在人平安醒來了。

還來不及交談解釋,常命便被玖常青傳喚走了,他跟著玖長青的助理前往一堂風(玖常青的辦公室)。常命自知有錯,他已經做好準備,坦然接受任何處罰。

“不要這麼緊張,坐吧。”玖常青似笑非笑,拿出一塊玉交給他,“把戒指摘了,然後握住它。”

依言,常命聽見玉石開裂的聲響,錯愕地看著縫裡閃爍的火紅金光。

隨即許玖常青露出一個滿意讚許的笑容:“有意思。”

“館長?”

玖常青單手撐臉,緊盯著常明的臉,眼神尖銳,試圖從細微的表情裡抓住什麼:“你想成為無常嗎?”

“不處罰我嗎?”

他加大音量:“你想成為無常嗎?”

“我傷了普通人,不配——作無常。”

“我再問一遍,你,想成為無常嗎?你隻有一次機會,follow

your

heart。”

跟隨你的心,跟隨你的心吧。

一句話讓常命陷入萬般糾結中,他在自責愧疚和嚮往期待中搖擺沉浮,最後他大聲呼喊:“想,我想當無常!我不想平白受人恩惠,我想成為段隨和百歲那樣合格的靈魂契約夥伴,我想和他一起。”

想強大地與他並肩而站,讓那個背影不再孤單。

聽見滿意的答案,玖常青衝著問外說:“柏隨,這可是他自己說得,你應該尊重他的選擇。”

知曉柏隨在門外,常命的心臟停跳一拍,他剛剛說得話,是不是都被聽到了?柏隨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奇怪,明明認識冇幾天,就自作主張地想插進他生活。

門口冇有反應,玖常青又喚了一聲:“柏隨?”他打開門,見走廊上空曠無人,不禁扶額苦笑“這個混蛋,還真是不讓人省心。”

走了嗎?或許是生氣了,他那麼厭惡自己和靈官有過多糾葛,肯定是生氣的。

“館長,那個女孩……”

“這件事疑點眾多,再未查清事由前,先不用糾結處罰的事,如果你還是心懷愧疚,就好好乾活吧。”玖常青抽出一本詭事錄和一枚徽章,錄中是還未解決的各種案子“從現在開始,你就是一名正式的無常了。”

常命擔憂問:“可我冇有接受過任何培訓,真的能行嗎?”

“常命,你的精神力很特彆,特彆到讓我有一種熟悉感,特彆到讓我不受控製地去預判你能力的上限,特彆到讓我想起了他。”玖常青遙望窗外,那雙眼同深秋般堆積了久經歲月的懷念,“你可以走了,順便將這封信交給那個孩子吧。”

特彆嗎?常命離開辦公室後一直在頭腦裡反覆咀嚼玖常青的弦外之音,他在情報處的時候就隱約發覺自己在此鄰域的天賦,但還要多久,才能達到柏隨的水準?

行至長廊拐角,電梯旁站著兩個人。

柏隨和唐千樺!

常命停住腳步,屏住呼吸躲在一邊偷聽兩人講話。

“幾個月不見,你變得不像你了。”唐千樺點燃嘴邊的煙,深深地吞吐著“那時在餐廳,我以為你會出手讓他們閉嘴。”

“人總是會變得,時間問題罷了。”

“到底是時間磨人,還是其他原因,我想你比我更清楚。隻是,難得看見你猶豫失神的樣子,你在顧忌什麼?”

柏隨聲音低沉,卻溫柔繾綣:“一個人。”

唐千樺一怔,晃然一笑扔掉菸頭:“瓜慫。”

他們說得冇頭冇尾,常命也聽得一頭霧水,正當他想走的時候,不料碰到了牆角的花瓶,發出的聲響也驚動了交談的人。

唐千樺:“誰在那?我數三聲,自己滾出來!”

偷聽彆人講話被抓包是一件極其尷尬的事情,常命在心裡責怪反思自己為什麼不小心一點,或許也可以撒丫子直接跑。

還冇想好對策,常命就被唐千樺提溜出來了。他站在柏隨對麵,悄悄觀察他的反應。

唐千樺也識趣,夾走常命手中的信揮手告彆:“回見。”

兩人心照不宣地開口,這時電梯門打開,大批人蜂擁而至,小波人流將兩人衝遠,常命被推擠著進入電梯最裡麵。

現在是下班的高峰期,兩人隔著人群伸出手,再要相觸及時被電梯門隔斷。常命被電梯帶至地下車庫,門打開,柏隨就站在他麵前。

柏隨:“你”

常命:“你”

……

常命:“你先說吧。”

柏隨低下頭,神色晦暗不明:“常命,把無常的徽章還回去吧,然後離開這裡。”

常命瞪大雙眼,不可置信:“你說什麼?你什麼意思!”

“字麵意思,常命,你以為無常是什麼過家家的遊戲嗎,藥物局藥師四百,醫物千萬都救不回一個人!”柏隨眸光閃動,他低頭躲避麵前人的眼睛“你走吧,彆再回來。”

深吸一口氣,常命毅然冷靜:“館長說走了會死。”

“戒指在你手上一天就不會!”

柏隨用力握住常命的肩膀,將頭沉在他的肩上,而地上,珠淚相擁。

“你們叫我留下我就留下,你們要取肉研究我就讓你們研究,柏隨,在你眼裡,我是不是特彆賤,特彆冇骨氣,你是不是特看不起我,覺得我不配當你的夥伴。”常命推開柏隨,摘下戒指扔到向他的臉,沙啞地喊“什麼待遇、戒指、活著還是死了我都不稀罕,你以為你是誰,讓我來就來,想我走就走,柏隨我告訴你,冇有你,我一樣能行!”

“常命!”

“你彆拽我,我告訴你,我體格不比你差!”

拉扯中,常命一腳猛踩上柏隨的腳,左手勾拳重擊他的後頸,由於慣性,常命重心不穩直栽下地。

“你——額嗯。”

心跳在胸腔和耳膜裡共鳴,印象裡的疼痛也未來臨,鼻尖縈繞著的烏木香使人安心。

“常命,離開這裡,好嗎?”

這樣溫熱的胸膛,怎麼可以撥出如此冰冷的言語呢?他這麼想讓他走,他就偏要留下。常命迅速起身,看柏隨還想追上來,急得照著他的襠部臨門一腳。

他奔至房間,反手把門鎖住,也無法填補內心空缺的情感,這些天的寄人籬下和惶恐不安都變成具象從眼眶裡傾瀉而出。

好像又要被丟掉了,他其實也可以做得很好的,他可以一個人經營好花店,可以日夜不休賺錢貼補孤兒院,院長、柏隨……為什麼就是不相信他呢,為什麼都要趕他走呢?他也是人啊,他也會疼啊!

月色熬人,那些苦楚終會被黑夜湮滅。

哪怕心情再怎麼低沉,班還是要上,人還是得見。

命運如繅絲纏繞,躲不開,逃不掉。

第二日,常命頂著倆熊貓眼出現在一樓大廳,柏隨也冇好到哪去,癱坐在沙發上,臉色比之前更加蒼白無力,和死人冇什麼區彆。

陳南見常命狀態掉線,關切詢問道:“你冇事吧?”

昨天的對峙無疑是揭開了陳年的傷疤,不管怎樣自我寬慰,常命依舊冇有從失落裡走出來,此時的他已然冇有力氣和人解釋,也不願解釋。

陳南也懂他的意思,他將詢問轉為切實的關懷:“給,這是唐館長捎來的茉莉茶,可以舒緩精神,放鬆情緒。”

“謝謝。”常命象征性地抿了口,茶水清香,給人慰藉,唐館長茶品應當算得上一流。

等等,唐館長,那個聲稱自己就是天理的“煞神”唐千樺!怪不得她喚老玖喚得如此熟稔,還真是意想不到。

前兩次不曾細細看她,現在才發現她那隻帶疤的眼總是緊閉。

唐千樺:“彆這麼看著我啊,怪瘮人的。”

常命微笑著移開的視線又落在躲於唐千樺身後的女孩身上,褪去戾氣和怨恨的她紮著丸子頭,背光時能清晰地看見頭頂的小絨毛,像個毛絨糰子。

那毛絨糰子揪住唐千樺的衣服,唐千樺走到哪,她就跟到哪,毛絨糰子小小的,有時候跟不上唐煞神走路帶風的步伐,就開始嬌滴滴地央求她慢點。見常命看她,她也毫不示弱地瞪回去,像是在說:“我有人護,纔不怕你!”

嗬,小屁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