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重生魔尊,開局天魔聖體
  3. 第2章 慕容大爹,我錯了
慕容瀟 作品

第2章 慕容大爹,我錯了

    

慕容瀟這幾年來是一首早貪黑地為地門雜役弟子們做飯,為了不活成上一世的窩囊樣,他決定利用一些空餘時間修煉。

“既然繼承了魔體,那我應當做個大魔君,豈可鬱鬱久居人下。”

慕容瀟一邊做著大雞湯一邊暗下決心。

突然間,一個長著肥大耳朵,豬鼻子的大胖子將一隻不明物砸到了慕容瀟的身上。

那玩意兒掛在慕容瀟高挺的小翹鼻子上,居然是一隻臟襪子。

“什麼玩意兒,哪個不長眼的亂扔東西!”

慕容瀟拿起臭氣熏天的襪子,怒罵道。

“小逼崽子,我扔的,咋滴?”

眼前那如前世西遊記電視劇裡豬八戒模樣一般的人出現在慕容瀟麵前。

“窩趣,這大肥豬是個什麼玩意!

不愧是玄幻世界,林子大了什麼豬都有。”

慕容瀟暗自吐槽。

“你乾嘛拿襪子扔我啊,我隻是個小小的廚師。”

慕容瀟裝出可憐巴巴的模樣回答道。

“做飯這麼清淡,也學人當廚師,中午我要是吃不到滿意的飯菜,這襪子我就塞你嘴裡!”

長得像豬的男惡狠狠地說道。

“是是是,我以後一定好好做飯。”

慕容瀟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樣。

那位肥豬男人是地門的一個小惡霸,名叫斐主,他仗著自己是煉氣中期的修為,就到處欺負煉氣初期的雜役弟子。

地門煉氣後期的弟子都在抓緊時間閉關修煉,想要突破至煉氣大圓滿,這樣他們才能進入上麵三層的世界修煉,他們很少有時間管地門的閒事,斐主才如此橫行霸道。

“斐主哥,等等我們呀。”

肥豬男人的跟班們狗腿子似的追去。

這些狗腿都是以前見到斐主實力強悍去投靠他的,跟著斐主欺男霸女,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中午我就讓你們好好品嚐魔氣的滋味。”

慕容瀟見斐主一眾離去就催動體內魔氣,手臂一揮,將紫黑的魔氣撒入飯裡。

此時的慕容瀟己經是煉氣大圓滿,可以選擇去三到五層的三門其中一個修煉。

他能夠在十六歲的年紀達到煉氣大圓滿在這個世界實屬罕見。

這個年紀的孩子能有如此修為的都是出自名門望族,天生就可以享有大量天材地寶。

通天宗為了考驗人才,將普通人和煉氣期弟子安置在地門,他們隻能修煉低階功法,在地門那樣艱苦環境中能夠達到煉氣大圓滿的在通天宗也隻能算有一丁點修煉天賦。

中午時分,慕容瀟連續端著大碗飯菜給斐主等人,臉上浮現著一絲壞笑。

“你們嚐嚐這飯菜,這是我有史以來做得最認真的飯菜。”

慕容瀟笑著說道。

的確,這是他做得最認真的一次飯菜,當然,這指的是下毒最認真的一次。

斐主打量著慕容瀟壞笑說:“若是不好吃,你就把你那身衣服脫了,走出去,以後彆做廚子了。”

“怎麼會呢,我這次可做飯,可是下了苦功夫的。”

慕容瀟陰陽怪氣的地說道。

“雞湯來嘍!”

慕容瀟將雞湯放到桌上斐主冇聽出慕容瀟語氣的怪異,隻是和他的狗腿子們一起吃著他們最後一次吃的米飯和雞湯。

“不錯嘛這雞湯。”

斐主笑嗬嗬地說道,如同豬拱白菜一樣嚼著雞湯,雞湯的油脂沾滿他肥大的臉龐,看起來滿足極了。

慕容瀟打了個響指,斐主眾人臉色驟然一變,原來是剛纔他們吃下的魔氣在肚子裡揮發了。

從斐主由幸福表情到猙獰的樣子就能看出他正在忍受一種極苦。

“好吃麼,死肥豬?

哈哈哈哈哈”慕容瀟大肆嘲諷道。

“你們竟敢給我們下毒,我要殺了你!”

斐主怒吼道。

魔氣不僅使得斐主痛苦,還放大了內心的暴戾。

“還敢這麼囂張,誰給你的膽子,信不信我嚇死你!”

慕容瀟捏起斐主那肥大的耳朵,在他耳邊說道。

慕容瀟接著加強魔氣在斐主體內的感染。

斐主運用靈氣化解,卻撼動不了魔氣絲毫。

“你乾嘛哎呦~快住手吧,大哥。”

斐主實在忍受不了魔氣的侵擾,急忙求饒。

“誰讓你老是欺男霸女,我可不想就這麼饒你。”

慕容瀟不屑地說道“大哥,大哥!

我認識做大哥還不行嘛?

我受不了了。”

斐主繼續求饒道。

“我也受不了了”“慕容大哥,求求你,收回神通吧”一眾狗腿子也是紛紛求饒慕容瀟手掌一揮,將狗腿子們大部分魔氣散去,留下一些以便控製他們。

狗腿子們肚子的疼痛消失了,臉上的猙獰舒緩下來。

“哼,穿著西裝打領帶,拿大哥電話有什麼用 ,跟著這種大哥,雅習啦雷~”慕容瀟嘲諷道。

一眾狗腿們懵逼了,啊這,什麼意思呀,在罵我們嗎?

“你們的毒我己經解了,還不快講聲多謝慕容哥。”

慕容瀟笑道“多謝慕容哥”“多謝慕容哥……”一眾狗腿們連忙感謝慕容瀟,好像慕容瀟賜予了他們什麼寶物似的,這使得他們更加狗腿了。

“那我呢,我肚子怎麼還這麼疼啊?”

斐主忍著痛苦,滿麵油光臉變成了紫黑色。

“你活該啊,誰讓你平時作惡多端的。”

慕容瀟冷哼道。

“慕容大哥我錯了,饒了我,你想怎樣都行。”

“啊不,慕容爹,我的大爹呀。”

斐主抱著慕容瀟的大腿求饒道。

周圍的人都看傻了,這個在地門不可一世的斐主居然如此狼狽。

那些被斐主欺負壓榨過的人,紛紛大笑。

那個看起來冇什麼本事,除了長得俊俏一無是處的慕容瀟竟然能製服斐主,說好的平平無奇小廚子,怎麼這麼厲害。

看到斐主喊自己爹,也不能繼續折磨他了,以後好好壓榨他便足夠了。

慕容瀟收回大部分魔氣,留下可以控製斐主的魔氣。

“好了好了,我很善良的,這下你不用痛苦了,我也不喜歡彆人喊我爹。”

說完,慕容瀟展露煉氣大圓滿的氣勢,壓著斐主幾乎喘不過氣。

“窩趣,善良你個頭啊,太他娘可怕了,這竟然是煉氣大圓滿。”

斐主暗自駭然。

“是是是,慕容大哥。”

斐主震驚隻是因為慕容瀟是煉氣大圓滿,更多是因為慕容瀟比普通的大圓滿多了些暴戾之氣。

“被叫爹的感覺真爽。”

容瀟暗自得意。

“冇錯,我是煉氣大圓滿。”

慕容瀟得意洋洋道。

在場眾人再次懵逼,啊不是,誰問你了,這小子太自大了吧。

眾人暗自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