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瀟 作品

第4章 待宰的羔羊

    

聽到慕容瀟吼聲如雷,附近正在用餐的弟子們耳朵嗡嗡作響,有些人忍不住將吃進嘴裡的飯都噴到對麵弟子的臉上。

還有一些不是道侶的道侶在房中情意綿綿,繾綣交織,床邊嘎吱作響,正當他們情到忘我的時候,被那如雷鼓轟鳴的吼聲震懵逼了“誰!”

剛纔還在沉溺的男人驚叫道。

“該不會是那死鬼發現我們做的事了吧?”

女人連忙套起被揉得褶皺衣裙。

完了完了,這要是被髮現那不得浸豬籠啊!

以後可冇臉活了。

男人感覺有那不對勁開口說道:“額,不對,好像有彆人在說他築基了。”

什麼人啊這是,築基也不用這麼誇張吧,你築基關彆人什麼事。

好事也做不成了。

今晚慕容瀟心情極好,突破至築基比他前世中了高考還高興。

築基之後壽命增加了幾十歲,加上煉氣期增加的壽命他大概可以活兩百多歲。

有兩百多年時間,加上他的天魔聖體,成仙長生也不是冇有可能。

慕容瀟捏著自己下巴,思索著。

既然築基了那也該去上麵的世界了。

嗯,去藏書閣看看,瞭解一下那三門也好。

慕容瀟前往藏書閣,路上見到許多相互切磋的弟子,也看到一些手牽手的道侶,還有牽著小妖獸散步的人。

地門的氣氛挺好的嘛。

慕容瀟一路走著,看到和諧氛圍的地方就微微點頭,欣然一笑,好似學校巡查的領導一般。

慕容瀟哼著小曲,一路走到了藏書閣。

地門的藏書閣很大,有許多層層疊疊的書架宛如林立的山峰,每一個書架都擺滿了書籍。

這書林中有神秘莫測的修煉秘法,也有許多厚重的書籍記載著通天宗三**門。

慕容瀟選了幾本記載三**門的書,藏書靜寂的氛圍讓慕容瀟的心沉靜下來,他翻開書,眼神專注而投入。

跟隨著文字,慕容瀟腦海浮現出的一幕幕奇妙的畫麵。

天陽門的法術可操縱自然元素,金木水火土風雷的千變萬化,還有令人陷入迷幻,分不清現實與虛幻的幻術,禦劍飛行等等天陰門中晦澀的煉屍咒語,屍體在鮮血中得到滋養,獲得遠超常人的力量和堅韌。

飼養魔物,狂暴黑氣纏繞著的魔物,實力強悍,需要以陽鐵製成的鎖鏈束縛。

天妖門中修士飼養妖獸,與妖獸共同修煉並作戰。

這樣看來的話,我擁有天魔聖體那肯定更適合去天陰門,天陰門以陰養魔,煉屍。

雖然看起來有些邪門,但我本身就是魔啊。

正當慕容瀟思索著的時候,他感受到了身旁的香風陣陣。

慕容瀟不禁轉頭一瞧。

原來是一位女子,隻見她從自己身旁走過,一頭烏黑的秀麗的長髮如絲一般柔順,幾縷香發在慕容秋的眼前輕輕飄動。

女子身穿淺粉色衣裙的,她腳步輕盈。

看著她荷風微擺的身姿,慕容瀟竟己癡了。

大家閨秀啊這是!

瞧這身段,比前世的女明星還要讚,不愧是修仙界啊!

一定要認識認識。

慕容瀟正色,整理了一下衣冠,擺出一張自以為很帥氣的微笑臉說道:“姑娘請留步。”

女子原本輕盈的步伐停下了,轉身翩若驚鴻影。

她的眼波流轉,那雙靈秀的眼睛如秋水般純淨,有著動人心魄的魅力。

哦喲,這妮子長得真俊啊!

“有什麼事嗎?”

粉衣女子雅然道。

這妮子穿著挺華麗的啊,這言行舉止滿滿地透露著貴族之氣。

倘若真是如此,那我可要從她上狠狠宰上一刀了。

小妮子,你己經是待宰的羔羊了。

桀桀桀。

“你在看什麼?”

女子見慕容瀟不迴應繼續問道。

什麼人啊這是,長得人模狗樣的,怎麼首盯著自己看。

女子看著慕容瀟的臉,第一眼看的時候還覺得長得清秀俊雅,這張臉怎麼越看越猥瑣了?

慕容瀟回過神來。

哎呀,還冇想好該說什麼。

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慕容瀟正色說道:“姑娘你這是要去哪裡呀?”

問我去哪裡,他這是要乾嘛呀?

“我正要去藏書閣第三層,看看關於天陽門的書。”

女子回答道。

慕容瀟恬不知恥地說:“我也正要去那,可是我迷路了,你帶我去可以嗎?”

“好吧,你跟我來便是。”

慕容瀟跟在這位女子身後。

“姑娘,我叫瀟灑,英俊瀟灑的瀟,英俊瀟灑的灑,敢問姑娘芳名?”

慕容瀟一本正經地問道。

慕容瀟不敢透露自己真實姓名,以免這女子的日後找他麻煩。

女子噗嗤一笑說道:“嗬嗬,你的名字真有趣,我第一次聽到這樣介紹自己名字的,我叫沈舒雅。”

“噢,沈姑娘啊,你是最近兩年纔來地門的嗎?

我以前冇見過你呀。”

慕容瀟問道。

“不是,我是最近一個星期纔來的。”

“從哪來呢?”

“幻仙都,沈家。”

沈舒雅自信回答道,好像家族就是她的榮耀。

她一向很樂意並且毫不掩飾的展示這份自豪。

“你是說你來自南恒州八大家之一的沈家?”

慕容瀟愕然道。

“是啊。”

沈舒雅雲淡風輕地回答。

“難道你是沈家家主的女兒?”

“被你猜中了。”

我勒個去,這妮子竟然是沈馳疆的女兒!

說起沈馳疆,那個可有來頭了。

用“金戈鐵馬,氣吞萬裡如虎。”

來形容沈馳疆毫不為過。

這沈馳疆是南恒州唯一一個帝國的將軍。

這個帝國國號為“延”大延的疆土就是靠沈馳疆等武將保護下來的。

在荒亂的沙場當中,他不知付出幾多鮮血,不知殺了多少人,若是冇有他,大延不知道會有多少白髮送走黑髮。

慕容瀟想到這,眼神帶了些許敬畏。

這裡是修仙世界,人們為了爭奪資源引發各種戰事,比慕容瀟前世的現代世界要慘烈得多。

敬畏歸敬畏,這羊還是要宰的。

身為沈家大小姐,若是身上少塊肉也不會有大礙,更何況,慕容瀟不是真要吃她的肉,隻是想從她身上坑點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