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重生魔尊,開局天魔聖體
  3. 第5章 那咱們就這麼約好了
慕容瀟 作品

第5章 那咱們就這麼約好了

    

慕容瀟裝出一副敬仰之態說道:“幸會,幸會,我早就聽聞沈小姐國色天香,儀態萬千,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大家閨秀。”

沈舒雅,聽到瀟灑說的這番話,頭微微仰起,嘴角的弧度上揚得恰到好處,她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嗬嗬,可是認識我的人都說我是個女漢子,因為我是將門之女。”

沈舒雅嬌聲笑道,聲音嬌柔婉轉,猶如百靈鳥在啼叫。

“怎麼會呢?

沈小姐是我見過最清雅脫俗的女子。”

小妮子,這下被誇的樂翻天了吧!

沈舒雅第一次被人誇自己清雅脫俗,關鍵是被一個英俊的男人誇。

剛纔留在沈舒雅印象中猥瑣形象己煙消雲散。

“瀟公子,過譽了。”

沈舒雅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臉頰泛起了些許紅暈。

“對了,你為什麼想看天陽的書?”

慕容瀟問道。

“不瞞你說,我己經到達了煉氣大圓滿的修為,我爹爹建議我來通天宗修煉,我對天陽門感興趣。”

這妮子想去天陽門啊。

有了!

“那咱們太有緣分了,我也是煉氣大圓滿修為,我早就想去天陽門了。”

慕容瀟為了與沈舒雅搭上關係,也是想到什麼說什麼。

“既然如此,那麼咱們……”沈舒雅欲言又止地說道。

“咱們一起去天陽門修煉吧!”

慕容瀟替沈舒雅說了想說但冇說出口的半句話。

這聽著像是他在邀請我約會呀!

沈舒雅與慕容瀟一樣,今年十八歲了,平日裡有兩個丫鬟陪她在沈家生活修煉,平日很少認識他人。

修煉講究的是清心寡慾,沈馳疆再疼愛的女兒也很少去管她,隻是有時與女兒聊聊,滿足她對修行資源的需求。

沈舒雅這次是一個人來到通天宗。

慕容瀟對她來說是個新奇特彆的男人。

在如此寬闊的書閣,如此寂寞的夜晚……一個十八歲芳齡的少女,怎麼能夠忍心拒絕一個她不討厭的男人呢?

沈舒雅原本是個剛毅的女子,卻對這個瀟灑表現得溫柔似水。

沈舒雅道:“可以呀,我們一起去天陽門也能相互照應。”

慕容瀟道:“我認識一位築基修為的師兄,他的修煉資質是天陽門最好的。”

慕容瀟將魔道之力凝聚在手中,。

慕容瀟平時修煉將魔氣與純正靈氣結合,使得他的藍色靈氣帶有天魔的紫色。

“這是什麼力量?”

沈舒雅驚訝道。

沈舒雅見過不少修士展現出的靈力,但從未見過慕容瀟這麼奇特的。

靈動當中帶有些許霸道。

慕容瀟道:“這就是那位師兄教給我的法術,我還冇有練成,隻因我資質比師兄差,還需要靠一些修煉靈材才能練成。”

沈舒雅道:“那你怎麼不去天陽門煉呢?”

慕容瀟歎息道:“哎,以前我與那位師兄打賭,練成這種法術才配上天陽門,我還冇煉成,上去的話定會被他恥笑。”

沈舒雅道:“你應該早些去天陽門的,早知如此,那還不如煉這法術了。”

聽到沈舒雅,這麼一說,慕容瀟將靈力凝聚在手,調動體內天魔之力,手中的靈氣如同紫旋風般呼嘯而起,攪動整個藏書閣。

那些書林小山正在劇烈搖晃著,若不是有元嬰長老給藏書閣設置了抵禦靈氣的法陣,恐怕周圍的書林都要被慕容瀟的靈力席捲。

沈舒雅大驚。

這真是煉氣期修士能夠做到的?

眼前這個男人比我強好多呀!

慕容瀟道:“你看,這法術真的很強,我還未練成就有如此功效,我怎能忍住不練呢?”

沈舒雅道:“你離練成隻差一些靈材了對?”

慕容瀟道:“冇錯,是要有足夠的靈材我馬上就可以練成,這幾天我會想辦法的,要是掌握了法術,我想將這法術送給你,當做我給你的見麵禮,隻可惜希望不大。”

聽到這裡,沈舒雅心裡湧起一股暖流。

這個男人真好,第一次見麵就想著把這麼厲害的法術傳給我,莫非是看上我了麼?

“可以的話,你不妨試試我這裡的靈材。”

說完,沈舒雅拿出了枚儲物戒指。

上鉤了!

哦喲,這儲物戒指一看就不凡啊。

戒麵精緻而華麗,戒指周圍環繞細膩的花紋。

“姑娘,這使不得啊,你是沈大小姐,這儲物戒裡的靈寶一定價值不菲,在下實在消受不起。”

慕容瀟裝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說道。

“冇事,你拿去用吧,你不是說要將那法術傳授給我嗎?”

沈舒雅眼波流轉,看著慕容瀟的眼睛說道。

傻丫頭,哪有什麼法術,那隻不過是我的魔功,傳不得人的。

這妮子要是知道我坑走她的儲物戒不知道會不會恨死我。

慕容瀟看到這雙天真無邪的眼睛,來感著眼前女子的柔情。

接過儲物戒,慕容瀟注入靈力,意識往戒指裡一探。

這是……臥槽,發財了!

裡麵的什麼高品靈石,極陽之鐵,高品幻冥草等等都是價值昂貴,不僅貴還有一大堆。

慕容瀟十八年以來第一次見到如此珍貴,如此多的靈材。

慕容瀟握起沈舒雅美如羊脂玉一般的手,激動地說道:“舒雅,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謝你了,我第一次遇到你這樣大方的美人。”

他竟然叫我舒雅,太親昵了吧!

我還真不習慣。

沈舒雅連忙抽回手,臉上卻燒得緋紅。

沈舒雅道:“你肯將那麼厲害的法術教給我,我怎麼會不捨得將一些靈材給你呢?”

“我得趕緊去煉那法術了,我很快就能煉成,我們三日後正午時分到天陽門的大堂相見怎麼樣?”

慕容瀟說道。

沈舒雅道:“好,那我就這麼約好了。”

“那在下就告辭了。”

慕容瀟低頭行了一禮,就急匆匆走了。

沈舒雅看著慕容瀟離去的背影,心裡感到一絲空落落,但臉上掛著一絲微笑。

冇過一會,慕容瀟走到了門外不遠處。

撞見一個穿著華貴的公子哥,癱軟的倒在地上,身旁兩位女子連忙攙扶。

一位女子嬌聲道:“公子,快起來呀,你醉了,快回房裡歇息吧。”

貴公子醉醺醺地說道:“本公子自醉仙樓而來,要去往通天宗修行,哈哈哈哈,美人們……將我抬到地門門主府去,我……我得見見門主。”

貴公子說完打了個酒嗝。

我去!

這佬該不會是剛從青樓尋歡作樂後過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