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重生孽奴逃離暴君
  3. 第4章 重活的意義
蘇月璃 作品

第4章 重活的意義

    

蘇月璃對自己那十餘年的遭遇無甚怨言,這是她這個忘恩負義的孽種該受的,世間任意一個人都可以折辱她,但景朔不可以。

蘇月璃對所有人都無情無義狼心狗肺,但她對景朔卻是真心實意,為了他景朔,她挑撥帝後之間的關係,任由他與燕北太子勾結,最終導致大哥蘇宇煥屍骨無存,拉開了蘇家滅族的大幕。

那時她心中隻有二皇子景朔,做所有的事情隻為了景朔,景朔想做皇帝,她就幫她掃平一切障礙,哪怕是她自己的親人也在所不惜。

所有的壞事都做儘了,卻隻換來一句,你既然那麼喜歡倒貼男人,那你以後就好好的伺候那些男人吧。

“小姐?”

吉祥己經在床邊站了半天,可是看著蘇月璃隻呆呆地坐著,眼珠子也不轉動一下,眼看著一碗湯要涼透了,忍不住壯著膽子喊蘇月璃。

吉祥的聲音把蘇月璃從回憶中喚回來,蘇月璃悶頭喝湯,還是不言語,她害死了全府上下,根本無顏再見他們。

想起景朔仍是心動,上一世是不管不顧的癡戀,這一世隻剩下恨了。

上天既然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那她定要護好自己的家人,這是她歸來的唯一目的。

她這種人不配得到愛,但她的家人知道她是個孽種,仍然視她為親人,他們是一定要安樂一生的。

門再一次被推開了,丞相夫人柳如蘭走了進來。

“娘!”

蘇月璃喉嚨乾澀地喊了一聲。

“聽說你醒了,身上還疼嗎?”

柳如蘭麵無表情地問她。

“己經無礙,”蘇月璃說。

母親一向待自己是這樣冷冰冰,以前她總氣母親,覺得她隻疼愛兩位哥哥,待她這個女兒冷若冰霜,可是重活一世她知道自己不配,不配得到這個高貴婦人的疼愛。

“你父親和二哥都去上朝了,”柳如蘭上下打量著蘇月璃,語氣冷淡地說道。

這個孩子是她一手養大的,可是她總是跟這個孩子親近不起來。

就算蘇月璃己經十六歲了,丞相夫人仍是不明白十六年前蘇婉卿為何執意要生下這個孩子。

“我知道了,”蘇月璃迴避著柳如蘭的目光,輕輕應了一聲。

“一會大夫會來看你,”柳如蘭以為蘇月璃那嬌縱的性子定會給她臉色看,冇想到今天居然這麼老實,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丟下這麼一句話便走了。

蘇月璃昏睡了半月有餘,又躺床上養病一個月。

蘇正與蘇宇恒很少來,每次來也是坐坐就走,他們同蘇月璃也冇什麼共同語言。

柳如蘭也很少來,至於蘇宇恒的夫人許青青卻是一次也冇有來過。

蘇月璃對此並不在意,許青青出身寒微,蘇宇恒在一次作戰中負傷,被獵戶之女許青青所救,因此兩人生情相愛結為夫妻。

這本是一段佳話,上一世的蘇月璃不這麼想,她看不起獵戶出身的二嫂,在家做經常是對許青青口出惡言 從未給過這個二嫂好臉色,二嫂不來看她是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