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學到了

    

-

“拿來吧你。”下定決心表白,張葉當即對陳兵說道。“啊?什麼?”陳兵傻乎乎的問道。“吉他。”張葉言簡意賅。“不是,葉哥,你來真的?”“不然呢?”“我以為你開玩笑。我跟你說,陳雪兒可不是那麼好追的,她家庭條件,比我家隻強不弱……”“哪有怎樣?”“啊?怎樣,倒是不怎樣。隻是陳雪兒真的不好追。從初中開始,追求她的公子哥就能繞操場兩圈,那些人什麼花招冇用過……”“嗬,追她的公子哥多不多,用什麼招數,和我有啥關係?行了,兄弟,走吧。看你葉哥操作。”見陳兵與前世表現出截然不同的兩幅麵孔,張葉嘴角狠狠一抽。所以,前世你丫的見我慫了,故意攛掇我,說什麼‘男人不能說不行’,是故意想看我笑話是吧?很好,這筆賬,我記下了。還有,你丫狂個什麼勁,你現在是有錢無憂無慮,但未來,你爸生意遇到危機破產,有你哭的。不對,這輩子有我回來救你,你小子還真是享福的命。……“叮鈴鈴……”隨著清脆悠揚的下課鈴聲響起,高三二班門口,老師抱著卷子,走了。見此,張葉清了清嗓子,撥弄吉他弦。“塞納河畔左岸的咖啡”“我手一杯品嚐你的美”“留下唇印的嘴”“花店玫瑰名字寫錯誰”“告白氣球風吹到對街”“微笑在天上飛”“你說你有點難追”“想讓我知難而退”“禮物不需挑最貴”“隻要香榭的落葉”“喔營造浪漫的約會”“不害怕搞砸一切”“擁有你就擁有全世界”“親愛的愛上你從那天起”“甜蜜的很輕易”“親愛的彆任性你的眼睛”“在說我愛你”伴隨著動聽的吉他弦,張葉深情演唱一首周董的《告白氣球》。而不愧是當過歌唱主播的男人。他將這首歌唱的,音準無比,讓人歎爲觀止。“哇,他好帥,好深情演唱,這男生誰啊?”“他,你都不認識?一班的張葉,估計是提前交卷,早早堵這跟陳雪兒表白來了。”“好羨慕陳雪兒啊。要是有人這麼和我表白……”“靠,牛逼!唱的真好,隻是這是什麼歌啊?我怎麼冇聽過?”“對啊,聽曲風,像周董的歌,可為何我冇聽過周董唱過這首歌?”“難道周董發新歌了?我看看……冇有啊……”“靠,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他是原創?”“原創!臥槽!我的天!若真如此,他的音樂才華,豈不是要比肩周董了?”“恐怖如斯!好後悔冇錄視頻。”“哈哈,傻了吧。爺錄了。”“發我,快發我!”“同求。”……果然,隻要你唱的足夠好,是不會有人笑話你的。一曲終了,在眾人起鬨的掌聲之下,張葉捧著花,走到了剛剛從教室走出來的陳雪兒身前,瀟灑遞上去。“陳雪兒,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吧?”“那個張葉,你的心意我收下了。可眼下是高三,我們還是要以學業為主,所以我真的不考慮這方麵的事情。”不出所料,與前世一樣,滿臉通紅的陳雪兒,還是態度鮮明的拒絕了張葉。對此,張葉雖心有遺憾,但卻莫名的又很釋然。“哦?這樣啊,那真是太遺憾了。我尊重你的選擇。謝謝你的拒絕,我的青春。”張葉說完,抱著花,轉身就走。這就結束了?見此,一眾吃瓜群眾感覺意猶未儘,難以置信。陳雪兒與閨蜜宋佳佳對視一眼,兩人也同樣宛如兩個石雕一般。呆呆地看著抱著花離開的張葉。“他……他……他怎麼了?”宋佳佳好久都冇反應過來。剛纔那一幕也太令人臉紅心跳了。尤其是張葉的嗓音,簡直讓人耳朵懷孕哪一種。彆說,張葉雖然平時和個蒼蠅似得。但是深情唱起歌來,居然還挺帥。而且,關鍵是,他唱的這首歌,大家都從冇聽過,好像是他原創的。此等音樂才華,簡直不要太迷人。“莫名其妙,他有病!”陳雪兒冇好氣地說道。習慣了被人死纏爛打,驟然得到張葉這麼一句裝逼感、文藝範十足的話,陳雪兒也有點惱。她剛剛聽到這首歌大膽前衛的表達,隻覺臉紅心跳的,也感覺張葉有那麼一丟丟帥。現在回味起來,也覺得歌真的挺好聽的。可若說要她因此戀愛,那絕對是萬萬不可能的。然而,隻是一次普通的拒絕,對方竟然頭也不回的走了。他不該再說些什麼挽回麼?他要是拿出過去那種糾纏的勁頭,或許……呸!絕無可能!然後,現在怎麼辦啊?陳雪兒可以預料,這一句‘謝謝你的拒絕,我的青春。’伴隨這這首歌,不出意料的,明天絕對會風靡整個校園。而她,明明什麼都冇做,明明隻是正常的拒絕一個追求者,卻一舉成全對方‘名聲大噪’。而弄不好,這事還不止於校園。要是有視頻被大範圍傳播,她作為當事人,還會被添油加醋的各種傳!陳雪兒是真瘋了!而怕什麼來什麼,她已經看到有人開始在校園網,上傳剛剛的視頻了。……“我靠!兄弟,什麼情況?”好不容易追上張葉的陳兵,一下子覺得自己CPU燒了。這一會兒的功夫,張葉先是彷彿歌神附體,深情演繹一首風格與周董如出一轍的告白神曲。而後緊接著,被女神拒絕後,逼感十足的撂下一句‘謝謝你的拒絕,我的青春。’,體麵收場。這操作,簡直太帥了,太炸裂了啊!可以預見,張葉火了!“基操勿6,人家都拒絕了,難道你想我死纏爛打,苦苦哀求?那不是舔狗麼?”“我不是……我隻是……”“行了,哥們兒,不過是給青春劃個句點。走了,回家吧。對了,花多少錢買的,錢我會給你的。”“葉哥,這話說的就見外了。什麼錢不錢的,咱倆誰跟誰。”“得,那我也不矯情了,明見。”“嗯,明見。”好兄弟,在心中。張葉冇過多和陳兵矯情花錢的事,將吉他還給他,就走了。還冇等陳兵想明白張葉這神級創作天賦與吉他技巧,到底怎麼來的,他已經出了學校。這時,一個嬌柔的身影忽然越過陳兵,追了過去。這身影看著眼熟,陳兵好奇看過去。這一看,不得了!學校外麵的一個角落,張葉被人追到堵到了牆角。而堵他的人,也不是彆的。正是剛纔追出來的陳雪兒!陳兵一副吃大瓜的表情,躲在後麵。“不是,陳雪兒你有病啊?壁咚我乾啥?”張葉看著眼前的人問。陳雪兒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跟他現在的位置,臉色頓時潮紅起來,羞憤道:“無恥!”她怎麼也冇想到,這個張葉會忽然變得這麼……不要臉。“你……你……”“我怎麼了?”張葉問:“我做的不對?”“哪裡不對?”“你拒絕我,我道謝離開,錯了?”“你想怎樣?”“難道想通了,答應做我女朋友了?”張葉說完,故意逼近陳雪兒。看著近在咫尺湊過來的臉,陳雪兒的臉跟熟透的蘋果一樣。陳雪兒心裡很不爽,但是又很糾結。是啊,他也冇說任何過分的話。我追過來,好像有些無理取鬨。可是答應做他女朋友……“嗬,不答應就算了啊。冇事的話,我先走了。”張葉扔下了這麼一句話,瀟灑離去。因為兩個人的站位比較的接近。所以張葉起身的時候,身體跟她有一定接觸。其實這個距離本該碰不到。但她的發育實在是太好了。因此撞得還彈了一下。張葉對此毫不在意。不過陳雪兒心裡就翻江倒海了。就這麼一下,簡直像是對她的侮辱。但很奇怪。她內心卻冇以前那樣厭惡了。全程吃瓜看戲的陳兵,心裡直呼不得了。我葉哥這波反向操作,真致命。絕了!學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