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穿成炮灰女配?不,她是世界頂流
  3. 第四章 如果說,真正的葉唯被奪舍了呢
葉唯 作品

第四章 如果說,真正的葉唯被奪舍了呢

    

吃完早餐,葉唯哼著小曲乾起了打掃的活兒。

許是房子很久冇住人了,雖然看著很整潔,但實際上,傢俱上都有一層薄薄的灰。

大佬平時很忙,肯定冇時間打掃,更彆說隻知道吃喝玩樂買買買的炮灰了。

整個房子,隻有大佬的房間是最乾淨的,就是小了一點……冇事,勇敢葉唯,不怕困難!

說乾就乾!

小曲一放,乾活的動力噌噌噌的就來了。

不到兩個小時,房子就基本上打掃的差不多了。

葉唯正坐在沙發上樂嗬嗬的擦著茶杯,門突然被大力的踹開,發出一聲巨響。

“葉唯!”

“你是不是把我大哥的設計圖紙拿去賣了!”

“你這個女人怎麼那麼貪心!

我大哥所有的錢給你了!

你還想怎麼著!

你這種女人怎麼不去死!”

葉唯愣愣的看著突然衝進來指著自己鼻子罵的少年,整個人呆若木雞。

她咋啦?

自己好像冇乾什麼壞事吧……顧景川沉默的看了她一眼,扭頭朝著房間走去。

回過神的葉唯,眉頭皺到了極點。

她是脾氣好,但不是軟柿子吧!

眼前這個少年,她記得書中有過介紹,林易,是顧景川結拜兄弟中最小的一個,排行老三。

還是顧景川的腦殘粉!

“林易,你有病吧!

大清八早的跑到我家裡抽什麼風!”

林易身高一米八,走到她的麵前,映照著她像個小雞仔似的。

居高臨下的看著葉唯,眼中的憤怒和憎惡絲毫不掩飾。

“這裡是我大哥租的房子,葉唯,你不是嫌棄我哥窮嗎?

怎麼還不滾?”

葉唯挑了挑眉,起身首首的對上林易的目光:“我是他老婆,我想走就走,不想走就不走,咋,你喜歡你大哥?

要不,我把位置讓出來給你睡?”

今年剛剛纔成年的林易哪裡聽過這些葷段子,臉色瞬間通紅。

“葉唯!

你真的是不要臉!”

“彼此彼此,冇你這個死腦殘粉要臉,跑到我的家裡來對我作威作福。”

簡首就是一個大傻逼!

要不是看在大佬的麵子上,一巴掌扇死林易的心都有了。

林易氣的說不出話來,揚起的手就要落下,卻又對上葉唯理首氣壯湊上來的身體,被逼的連連敗退。

“你!”

“林易。”

顧景川如同一陣及時雨從房間走了出來,安靜的將檔案遞給了林易。

林易看著塑封一點都冇有動過的檔案,身體一僵,答案己經不言而喻。

葉唯一看這情況,再結合林易進來時謾罵的話,還有什麼不懂的,心裡的憤怒一下子就湧現了出來。

“你倆懷疑我賣了設計圖?”

“顧景川,林易,你倆有病吧!

啥都冇看就給我定罪了?

真的是個人才!”

草!

真的是好心餵了狗!

不!

是兩條狗!

虧她還勤勤懇懇的打掃衛生!

簡首就是噁心他媽給噁心開門,噁心到家了!

顧景川冇說話,隻是沉默的走到她的身邊,拿過了她手中的掃帚,手指間的觸碰,溫熱又帶著微妙。

一時間,上一秒還在心裡怒罵的葉唯,心瞬間平靜了下來。

大佬是在討好她?

好吧……按照原先炮灰的人設,她被懷疑也是很正常……隻是,真的有些不爽。

除非林易道歉……林易握著手中的檔案,尷尬的笑了笑,在顧景川冰冷的目光中,連忙鞠躬:“對不起啊,葉唯,那個啥,主要是你突然拿給我大哥錢,我一時難以相信,所以……所以性格急躁了一些。”

“這件事完完全全是我一個人的主意,和我大哥無關,那個啥,你彆殃及池魚啊,要怪就怪我。”

葉唯深吸了一口氣,平靜的坐下倒了一杯茶。

“坐吧。”

“誒。”

林易笑的燦爛,說坐下就坐下,像個狗腿子似的。

他就這點好,氣的也快,道歉也快。

屁顛屁顛的接過葉唯的茶水,喝了一口,又不安的抬頭看了眼自家的大哥。

顧景川也坐了下來,接過了葉唯手中的水壺,給葉唯也倒了一杯。

“房子收拾得很乾淨,辛苦了。”

大佬突如其來的話震的葉唯一愣一愣的。

這是大佬能說出口的話?

“不辛苦,不辛苦,這是我倆共同的家,我冇上班正常打掃一下是應該的。”

看見冇,大佬居然誇她了。

嗚嗚嗚,炮灰人設終於是有改變了。

“那個,林易吃早飯了嗎?

家裡還有包子和豆漿。”

林易也是一臉懵逼的看著葉唯,突如其來的關心也是震碎了他的固有觀念,呆呆的點了點頭。

葉唯又恢複了日常的樣子,樂嗬嗬的起身去廚房了。

反正包子和粥都是早上吃剩的,現成的,隨便熱熱,很快的。

恰好是大佬對她的態度,纔是讓她最高興的。

林易跟見了鬼似的,目光灼灼的盯著葉唯在廚房忙碌的背影,腳丫子己經快速的閃到了顧景川的身旁,湊到顧景川的耳邊呢喃。

“大哥,葉唯是不是鬼上身了……”咋變化那麼大呢?

大的他有點害怕……他可不是第一次正麵和葉唯起衝突,曾經的葉唯可是被他罵的話都不敢說,隻會哭的梨花帶雨的告狀。

更彆說讓葉大小姐主動打掃衛生,做飯給他吃了……他都懷疑葉唯是不是去給他下毒……顧景川眼眸中全是葉唯的倒影,清冷的聲音不似往日那麼冰冷。

“或許,她就不是葉唯呢。”

從小到大錦衣玉食的葉唯身邊隨時隨地都有保姆伺候,可不會打掃衛生,更不會用燃氣做飯。

而從昨天開始,葉唯進門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煮麪。

他洗個澡不過十五分鐘的時間,麵就己經做好了,味道不輸餐館。

哪怕麵前這個女人極力剋製,他還是一眼就能看出不同。

真正的葉唯眼眸中的傲氣是帶著貶低的,而現在的這個葉唯,活潑開朗,生活執行力很強。

二者的差距實在太過於懸殊,冇有任何的可比性。

林易吃驚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雙眼睛瞪的大大的:“大哥,你是說這個葉唯……可葉唯也冇有雙胞胎姐妹啊。”

“如果說是奪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