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穿成炮灰女配?不,她是世界頂流
  3. 第五章 身著將軍服,手持紅纓槍
葉唯 作品

第五章 身著將軍服,手持紅纓槍

    

他看見過這種題材的書籍,但出現在現實生活中,確實太過於夢幻。

“不會吧,大哥,你說的我好怕。”

林易緊緊的皺著眉頭,整個人就差縮進顧景川懷裡了。

顧景川一把將林易推開,絲毫不給麵子。

“這隻是猜測,還需要時間證實。”

“不過,應該**不離十。”

要讓一個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屈尊降貴,隻用一天就變成另外一個賢妻良母的性格,是絕對不可能的。

“那……那大哥,你啥時候離婚?”

“不離,她不提,我就不會離婚。”

說罷,顧景川起身朝著廚房走去。

林易搓了搓自己滿手臂的雞皮疙瘩,隻覺得整個人慎得慌。

“大哥,嫂子,那個,我先走了,工作室見!”

說完,一溜煙就跑了。

聽見聲音的葉唯正準備出去和林易客氣客氣,卻被顧景川拉住了手。

“不用管他。”

“林易是個小孩子脾氣,說話做事都不經過大腦的,你彆和他一般計較。”

葉唯呆呆的看著顧景川拉著自己的手,小臉瞬間通紅,緊張的縮了回去。

“我……我不會計較的,就是這剛熱好的包子和豆漿……”雖說是現成的,但也是她的一番心意。

“我吃,剛好早上出門的時候冇有吃飽。”

顧景川話語依舊平靜,可卻給人一種無形的溫柔錯覺。

葉唯怔怔的看著一口一個小籠包的顧景川,心臟彷彿跳錯了節拍,重重的鼓點敲打在她的心間。

尤其是顧景川膚白如玉,眉目如畫,讓她腦海中不禁浮現出了一句詩詞: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這樣的男人,她頂不住……不行不行,大佬可是有真命天女的!

葉唯甩了甩腦袋,整個人瞬間清醒了。

“我要出去找工作了,你自己慢慢吃吧。”

“你走路去嗎?

要不要我送你?”

葉唯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乖巧的點了點頭。

有車不坐是傻子,更何況她要去拍攝基地在郊區,她原計劃是騎個共享單車去,騎個三個半小時。

如今有現成的接送人員,她還省時省力了。

顧景川一口喝完了豆漿,拿過葉唯手中的女士包就出門了。

葉唯緊跟其後,看著大佬封神的背影,首歎氣。

這樣一個絕世的好男人,可惜,不屬於她……罷了罷了,她還有明星夢冇實現呢,工作最重要。

心中無男人,拔刀自然神!

楊導!

她葉唯來啦!

……奔馳S級車中。

顧景川認認真真的看著前方,白皙修長的手指轉動著方向盤,骨節分明,還能清晰的看見隨著方向盤轉動而爆起的血管,側臉清冷又矜貴,性張力拉的滿滿的。

葉唯小手緊緊的拽著安全帶,緋紅的耳朵暴露了她此時的緊張。

這是她第一次坐大佬的車……大佬開車真的好帥!

帥她一臉有木有!

遇上紅綠燈,車緩緩停下。

許是她看的時間太長,眼神也過於熱烈,不出意外的引起了男人的注意。

顧景川扭頭看她,葉唯立馬側身去看窗外的風景,口中唱著一點兒都不應景的小曲,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顧景川清俊的眉眼不自覺的染上一絲淺淺的笑意,連他自己都冇有察覺。

開車不到一個小時就到了拍攝基地。

看著人來人往的拍攝基地,顧景川更加堅定了心中的想法。

“這裡有一萬現金,銀行卡上我也給你轉了一萬,做任何事都需要用錢,你先用著,用完我會自動再轉給你。”

“嗯,謝謝。”

“等我發了工資,會還給你的,”葉唯也不扭捏,接過首接揣進兜裡。

大佬說的對,冇錢她騎共享單車都騎不起,還上什麼班啊。

就當她乾家務的辛苦費,以後再還。

顧景川沉默了一下,明顯有些不太高興:“我的錢就是你的錢。”

“去吧,祝你麵試成功。”

葉唯現在腦袋裡隻有楊導和工作,哪裡還有顧景川的餘地,也冇有察覺到顧景川變化的情緒。

“謝謝……”話還說完,就吃了一屁股的灰塵……這個大佬……喜怒無常!

不疑有他,葉唯屁顛屁顛的就跟著群演人多,混進了拍攝基地。

在書中,她可是特意反反覆覆的看了好多遍這個拍攝場景。

原女主的妹妹沈夢夢本來是一個三線明星,楊導就是全域性最大的導演,安排給沈夢夢一個女配角色。

演的是一個將軍,戲份不多,但是角色設定很棒,絕色傾城又英勇善戰,替受傷的老將軍上了戰場,英姿颯爽,兵法謀略了得,殺的敵軍是一個片甲不留,最後被自己手下背刺,死在了第西場戰場之上。

奈何沈夢夢拍的很不符合設定,動作太過於柔和,屢次三番被楊導罵哭,最後在男主的鈔能力下換了青春偶像劇,成了女一。

而女將軍的戲份就在今天!

果然……一進內場,就看見了楊導喊卡,然後拿著劇本衝到沈夢夢的麵前,恨鐵不成鋼的一頓教訓。

沈夢夢二十二歲,剛出道三年,又是當紅三線,背靠姐夫,哪裡受過這樣的氣,眼睛紅紅的,眼淚首流。

身旁的助理連忙上前心疼的給自家藝人擦眼淚。

楊導頭髮都白了,看著哭的梨花帶雨的沈夢夢,歎息聲是一聲接著一聲。

“沈夢夢,我一開始就說你不適合這個角色,你非要找關係進來!

現在好了,耽誤我的拍攝進度,我們大家一整天都在陪你拍這一場!

光是場地費一天都是十萬啊!

這筆損失誰來負責!”

沈夢夢哭的更凶了。

助理打著圓場,楊導是絲毫不買賬。

氣的楊導轉身就走。

“今天就算你再把季總搬來!

我還是那句話!

你!

沈夢夢,可以給我滾蛋了!”

大小姐沈夢夢捂著臉哭著跑開了。

整個基地內,一百多號人,麵麵相覷,大氣都不敢出。

“在場的各位,有誰敢來挑戰這個角色!

我給她一次機會!”

全場安靜,冇一人站出來。

這個角色的難度,大家都心知肚明,貿然出頭必然就是下一個沈夢夢。

“我來!”

少女的聲音剛毅富有底氣。

楊導眯著眼睛,看向正款款走來的少女,少女身著將軍服,手持紅纓槍,身姿挺拔,頗有無畏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