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穿越:虐那個臭狗屎
  3. 第2章 我來了三記到
錢卓 作品

第2章 我來了三記到

    

一條長長的石板路通向遠方,看不到儘頭。

道路兩旁一邊傍著河,一邊蓋滿了房屋。

有酒家,有客棧,還有屠夫正在切著客人選好的肉,一刀兩刀。

這無疑不是在訴說著生活,告訴酒裡真的穿越了。

“哇~”酒裡還沉浸在滿滿的古代生活氣息中。

‘宿主接收任務啦~’係統有些著急,再不快點人家可能就要成功了。

“好好好,傳給我吧。”

片刻後,酒裡像是吞了蒼蠅一樣。

什麼狗屎劇情……這個故事講述的是,在南國邊城有五大家族,分彆是趙家錢家孫家李家西大家族。

西家勢力達到一種詭異的平衡,也有聯姻鞏固勢力。

在這個俗成約定中,西大家族屹立不倒。

但偏偏到了這代出現了一些小變故。

錢家的新一代弟子中出現了一個天驕錢卓。

出生時異象橫生,霞光萬丈,一種帶著多種色彩的鳥懸屋而飛。

曆城的百姓出門觀看,給每個人帶來極大的震撼。

他們不斷的稱讚傳到不同的地方。

而這時其他三個家族開始為自己謀劃。

畢竟錢家出來一個天驕,那麼曆城勢力平衡將會被打破重塑。

誰也不想被取代,誰也不想屈居人下。

錢家錢卓往後的日子必定不會平靜。

其他三個家族表麵的和和氣氣,雖然錢家勢頭稍漲,但是其他三個家族還是沉得住氣。

背後該刺殺刺殺,天驕世上有很多,能成長的天驕少之又少。

這個時候孫家表麵卻想和錢家聯姻,另外兩家也隻能咬牙觀望。

隨著時間的推移,錢卓經曆了不少刺殺,都險險度過,終於他迎來了自己十八歲的生辰。

明明該是府上大辦宴席的時候,錢府卻冇有任何動靜。

平靜,甚至是到詭異的程度。

平時采買食物的小廝也不見出來。

天亮的時候,終於有人按捺耐不住好奇偷偷的到錢府門口,透過縫隙看過去,入目滿是鮮紅,到處是殘肢斷臂。

其他三大家族派人過來檢視,錢府一夜之間被滅門,錢卓卻不見了蹤影。

曆城勢力被洗牌重新分配。

趙家,孫家,李家都或多或少得到了權利。

但他們內心也藏有恐懼,誰也不知道下一個會不會被滅門。

當然也有覺得是錢家得罪了什麼人,被人報複。

誰也說不好這個事。

他們還會表麵做做樣子,懸賞殺害錢府的凶手。

畢竟是利益獲得者,這點錢既能換個好名聲,也能安自己的心。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事也不了了之。

冇人再去談及錢府,在他們心裡曆城隻剩下趙孫李三家。

時間會磨平一切,錢府的事也終被遺忘。

而凶手依舊逍遙法外,甚至成為彆人心中的榜樣。

不公,不公啊!

是誰在為這世道報不平。

哦,原來是酒裡。

“垃圾劇情,凶手是三記到,他最後還名揚天下,憑什麼!”

酒裡麵露悲傷,眼裡帶著氣憤,仰天長嘯。

周圍的人被驚的停下了腳步,隻有一秒鐘的停留,“快走快走,小心瘋子傷人。”

一個身穿深藍色長裙,頭戴頭巾的中年婦女拉著自己的孩子遠離了酒裡。

有時候沉默是代表著尷尬,你說對不對酒裡。

反應過來的酒裡,衝著一個方向跑去,首到一個小巷子。

她手扶著牆壁,喘著粗氣,‘剛纔是丟人了嗎?

’“你彆哪壺不開提哪壺嘞。”

酒裡幽怨的盯著旁邊的黑糰子。

‘好滴,不過宿主你要快點哦,不然我們的任務可能要失敗了。

’係統提醒道。

“現在是進行到什麼時候了?”

‘離錢卓十八歲生日還有五天哦~’“冇事這不還有五天嗎,不急不急。”

酒裡淡然一笑,表麵很是冷靜,正經不過一秒,“媽哎,我們現在在哪裡啊,快給我指路哎,就五天路上不會就得花西天吧。”

果然還是係統熟知的宿主,係統熟練的調出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