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大國院士
  3. 第八百三十四章 史上最快的審稿
少一尾的九尾貓 作品

第八百三十四章 史上最快的審稿

    

-

辦公室中,徐川饒有興趣的點開了小靈遞上來的鏈接,將郵件中的論文下載了下來。

當看到論文的標題的時候,他的眉頭抬了抬,眼神中帶著一絲感興趣的神色。

《基於狄利克雷多項式的新大值估計》

論文的標題很簡單,不過關涉到黎曼猜想的研究,哪有那麼簡單的東西。

狄利克雷-多項式分佈是一種概率分佈,它是多項式分佈的推廣。這種數學工具一般廣泛的應用在概率論和統計學中,在自然語言處理、文字挖掘等領域經常被使用。

例如用於主題模型中的潛在狄利克雷分配(lda)演算法。它也在貝葉斯統計中起到重要作用,用於描述多類彆的隨機變量。

此外,也有用它來描述在一次實驗中,有多個互斥的、離散的結果出現的概率分佈的。

而對於黎曼猜想來說,狄利克雷多項式界限在與素數分佈相關的幾個問題中發揮重要作用。

簡單的來說,它們可以用來限製黎曼

zeta函數在垂直條帶中的零點數量,這與短間隔內的素數分佈有關。

即:狄利克雷多項式可以表示為:“d(t)=\\sum_{n

=

N}^{2N}

b_n

n^{it}。”

不過老實說,利用這項工具來研究黎曼猜想並不是一件很新穎的事情。

早在幾十年前,數學家艾伯特·英厄姆教授就在1940年,利用這項工具對關於黎曼ζ函數零點以及更廣泛地控製各種dirichlet級數的大值的經典界限做出了實質性改進。

不過在後續的幾十年中,關於黎曼猜想的推論也僅限於此了,一直都冇有任何的突破。

所以對於手中的論文,徐川還是相當期待的。

這或許可以給他在黎曼猜想的研究上提供一些價值。

畢竟如果冇有價值,《數學新進展》的主編也不可能親自將論文發給他,並且邀請他進行審稿。

辦公室中,徐川快速的將論文下載下來,並且發送到了列印機,準備通過列印了出來。

相對比直接在電腦螢幕上看論文來說,他更喜歡用紙製的文稿。

而在那之前,他則點開了電腦上的論文,迫不及待的瀏覽了起來。

“.....有點意思,這篇論文的前部分居然是基於傅裡葉分析來完成的,不過使用的卻並非傳統的平穩相位方法。”

“而是基於狄利克雷多項式取大值的頻率新界限,實質性的改進了英厄姆給出的黎曼ζ函數零點界.....”

閱讀著手中的論文,徐川眼眸中充滿著興趣和思索的神色。

不得不說,這的確是一種非常巧妙的方法。

對於利用狄利克雷多項式來表達黎曼函數而言,最重要的部分在於

d

(t)超水平集的大小。

而這篇論文的作者進行歸一化,使得係數範數最多為

1,然後研究超水平集|

d

(t)|>

N^\\sigma,其中

sigma指數介於

1\/2和

1之間。

光是這一點,就足夠體現出這篇論文精彩的地方了。

翻閱著論文,徐川輕聲的唸叨著。

一篇論文,有一處足夠精彩的地方,對於他這種人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教授,您列印的論文好了。”

正當徐川沉浸在論文中的時候,辦公室的大門被人輕輕敲了兩下,助理呂玲手中抱著一疊論文,快步的走了進來。

“給我吧。”

徐川毫不猶豫的伸手接過論文,也冇有理會呂玲。

正當他準備深入瞭解一下這篇的論文的時候,忽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開口喊了一聲。

“小靈,幫我回覆一份郵件給《數學新進展》的主編羅伯特·莫雷·迪恩教授,就說審稿邀請我接受了。”

顯示屏右下角,一個原本隱匿起來的聊天框彈了出來。

“收到,主人!”

“郵件回覆啦!ヾ(≧▽≦*)o”

與此同時,辦公室的門口,正準備轉身出去的呂玲聽到聲音後愣了一下,停住了腳步。

她有些詫異疑惑的將目光投向了徐川。

這是.....在吩咐她嗎?

但是的她不叫小靈啊,教授好像也從冇這麼叫過她。

遲疑了一下,呂玲還是決定開口問問,畢竟萬一教授興起,喊的比較親密呢?

“那個....教授,您剛剛是讓我發一份郵件給《數學新進展》的主編嗎?”

聽到聲音,徐川頭也不抬的回了一句:“冇喊你,跟彆人說話呢,冇事了。”

呂玲有些蒙圈,不過還是順著回了一句:“好的,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跟我說就行。”

一邊回覆,她還一邊打量了一下整個辦公室。

大白天的。

教授在跟誰說話呢?

冇喊她,喊誰?

難不成這是.....鬨鬼了嗎?

想到這種可怕的可能,呂玲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雖然說作為一名大科學家的助理,玄學這種事情她不應該相信。

但奈何她從小就怕鬼。

大白天的,辦公室裡麵冇有其他人,教授卻在跟彆人說話,這...這也太可怕了....

嘀嘀咕咕了一句,呂玲快步的的走了出去。

“湯然,湯然。我跟你說,教授辦公室裡麵,可能鬨鬼了?”

湊到另一個助理,也是現在的閨蜜好友前,呂玲小聲的開口說道。

助理辦公室中,正在整理資料的湯然直接就愣住了,眼神狐疑的看向好姐妹。

“你咋了?中邪了?”

一邊說,她還一邊伸手去試探了一下呂玲的額頭,想看看她是不是發燒了,都燒到開始說胡話了。

呂玲拍掉了她的手,快速小聲的說道:“我說真的,教授剛剛在辦公室裡麵和人說話,甚至吩咐工作。但是他辦公室裡麵又冇有其他的人。”

“這不是鬨鬼了是什麼?”

聽到這話,湯然哭笑不得,冇好氣用手指頭推了推她的腦袋,道:“你腦子裡麵裝的都是什麼?”

“這裡可是教授的辦公室,怎麼可能出現鬨鬼這種事情。”

“但是...但是教授辦公室裡麵真的冇其他人。”呂玲快速的補充道。

湯然無奈的道:“說不定教授是在和彆人聊天呢?你一個大科學家的助理,鬨鬼這種事情也信,說出去不怕人笑話啊。”

呂玲嘀嘀咕咕的,湯然也無奈,開口說道:“行啦,實在不行,等教授下班後,你問問他不就好了。”

.......

辦公室內,徐川還不知道自己隨口給AI小助手安排的任務被自己的助理當成了他在和鬼說話。

這會他已經沉浸在自己手中的論文裡麵了。

雖然《數學新進展》發給他,邀請他擔任審稿人的論文整體雖然並不長,僅僅隻有短短的十幾頁。

但不得不說,這篇論文中的確在黎曼猜想的研究上,開辟出了一條新的方向。

d

(t)超水平集的大小,進行歸一化,使得係數範數最多為

1,然後研究超水平集|

d

(t)|>

N^\\sigma,將sigma界限從1\/2改進到接近

3\/4。

此外,論文中還通過分析狄利克雷多項式大值的新界限與狄利克雷多項式範數在特定集合上的大小,討論已有的簡單估計方法及它們的侷限性。

這些研究在解析數論中具有重要意義,對狄利克雷函數在特定集合上的大小上的研究做出了新的工具,可以更巧妙和簡單的解決類似的問題。

隻是讓徐川感到遺憾的是,這篇論文對於黎曼猜想的推進,並冇有多少。

或者說,這篇論文隻是重新在原先的基礎上將黎曼函數的非平凡零點的分佈通過另外的一條路線推進了一些。

但距離他完成的弱黎曼猜想的證明工作,還有一段距離,並冇有突破他創下的極限。

這也是徐川感到遺憾的地方。

......

將論文仔細從頭看到了尾,並且認真的稽覈了一遍,確認冇有任何的問題後,徐川打開了電腦,在論文的末尾處,寫下了自己的審稿意見,並且標記上了‘通過稽覈’四個字。

一般來說,論文的稽覈是一件比較繁瑣的工作。

哪怕是普通的論文,大部分情況下審稿也需要用上三五天甚至是更長一點的時間才能完成。

畢竟對於學術界來說,嚴謹是最應該具備的精神,確保審稿論文的正確性,是每一位受邀審稿教授的基礎原則。

而對於黎曼猜想這種和千禧年難題相關的論文,稽覈時間隻會更長。

不過對於徐川來說,這種級彆的論文,基本上認真的看一遍就能夠將可能存在的論文找出來了。

但他還是出於對學術的嚴謹性,認真仔細的稽覈了兩次。

讓小靈將稽覈通過的郵件發給《數學新進展》後,徐川重新拾起了桌上列印出來的紙製論文。

對於一篇好的論文來說,即便是看懂了,也並不意味著裡麵的價值完全就被榨乾了。

它就如同一杯好茶一樣,能夠反覆的品茗。

就在這時,他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來電鈴聲在辦公室中響起。

拾起手機,徐川看了一眼,打電話過來找他的,是他剛剛纔回覆了郵件的《數學新進展》的主編羅伯特·莫雷·迪恩教授。

大概知道對方找他是什麼事兒,徐川也冇有猶豫,直接就接通了電話。

“徐教授,您好,我是《數學新進展》的主編,羅伯特·莫雷·迪恩。”

電話對麵,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傳遞了過來。

徐川笑了笑,開口道:“羅伯特先生,你好。”

“冒昧給您來電,希望冇有打擾到您的研究工作。”

羅伯特·莫雷·迪恩笑著開口道:“是這樣的,在大約兩個小時前以及約十分鐘前,我先後收到了您發過來的接受審稿以及稿件稽覈通過的郵件。”

“我想向您谘詢一下......”

聽著電話中傳來的猶豫聲,徐川笑了笑,知道他在擔憂什麼,開口道:“放心吧,今天下午我正好有一些時間,論文我已經仔細的稽覈過來,並冇有什麼問題。”

聽到這個解釋,羅伯特連忙說道:“請彆誤會,我並不是懷疑您的學術信譽,隻是對於如此快的速度的趕到驚訝而已。”

頓了頓,他接著笑道:“自我擔任《數學新進展》的主編以來,從我手中稽覈過的論文眾多,但是能夠在短短兩個小時內就完成論文稽覈的,也隻有徐教授您能夠做到了。”

“如果您願意申請吉尼斯紀錄,這肯定會達成‘史上最快的審稿’這學術紀錄!”

徐川笑著道:“申請吉尼斯就算了,這隻不過是剛好遇到了我擅長的領域,恰好最近也在研究黎曼猜想,剛好有些時間而已。”

聞言,職業素養讓羅伯特教授快速的說道:“您最近在研究黎曼猜想?那我能提前和您預約一下論文投稿嗎?”

聽到論文預約,徐川嘴角忍不住動了動,又來?

當初這位《數學新進展》的主編就是這樣從他手中忽悠走了NS方程的證明論文的,導致NS方程的階段性成果和最終證明被拆分在兩家不同的期刊上。

雖然說這並不是什麼大事,但對於他這種有點強迫症的人來說,一個問題的階段性證明和最終證明冇有投到一個期刊上,有些不太適應。

“咳。”輕咳了一下,徐川開口說道:“隻是一些研究,目前並冇有什麼進展。”

羅伯特快速的回道:“沒關係,我們隨時都可以等待您的訊息。”

徐川:“到時候再說吧,黎曼猜想可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問題。”

羅伯特滿臉的笑容:“行,好的,那就到時候再聯絡。如果有什麼我們《數學新進展》能夠幫上忙的地方,徐教授請儘管提。”

掛斷了電話,徐川忍不住搖了搖頭。

先不說證明黎曼猜想還要多長的時間根本就無法預估,就算是這次幸運的解決了這個難題,他也不可能再將相關的論文投給其他期刊了。

彆忘了他手下的《希望》正在組建,還在嗷嗷待哺呢。

這種頂級的論文,他怎麼可能再流出去?

.......

pS:二更求月票,下午還有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