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桃蹊 作品

第362章 霍仙姑

    

-

該說不說,新月飯店能幾百年屹立北京不倒,而且在現代這個年代還能培訓出那麼多聽力絕佳且又忠心耿耿的侍女,還是真的有自己的底蘊和規矩的。

一路上無論無憂三人怎麼‘調戲’,那帶路的新月飯店侍女都當完全聽不懂也聽不到,不僅冇有回過半句多餘的話,更是當完全聽不懂他們的話。

將他們帶到了一個包廂門外就直接禮貌地走了,就跟......被狗攆了似的!

包廂外守了兩個黑衣人,但是這黑衣人也就跟個雕像似的,什麼話都不說,看到他們來了就直接打開門示意幾人直接進去。

然後,一行人就見到了那神神秘秘曾經有過樣式雷圖紙,還想買他們手中樣式雷圖紙的人。

霍老太太!

霍繡繡的奶奶,已經變成活屍的霍玲的母親,霍仙姑。

“霍奶奶?”看到知道樣式雷秘密的人竟然是霍仙姑,吳邪很是禮貌地上前見禮,“吳邪見過霍奶奶......”

吳邪還在想該如何措辭弄清樣式圖背後的秘密,畢竟他可是知道霍仙姑和他們吳家可是有不小的矛盾,這麼些年可是一直冇有任何往來。

“果然是吳老狗的種,和他真是一個德行,我還以為吳老狗已經絕後了呢?”

霍仙姑滿是不屑和惡意的聲音直接將還在行晚輩禮的吳邪給釘在了地上,也成功地讓無憂和胖子以及向來冇有什麼情緒的小哥全都怒了。

胖子:“嘿,我說你這老太太,是你將我們約過來,又不是我們求著過來的,你怎麼還罵人呢?!”

“罵人?”霍仙姑的態度還是那麼傲慢,“我怎麼不知道我罵人了?難不成他不是吳老狗的種嗎?”

“......”好像,吳邪的爺爺的確是叫吳老狗,寫在戶口本的那種!

“行了,霍老太太,我們今天來這裡可不是過來看你倚老賣老的,你對吳邪到底有冇有惡意,你知我知。”無憂可不準備和霍仙姑伏低做小,也不想和她繞彎子,“你隻說你是不是知道吳邪手中樣式雷的秘密,又如何才能告訴我們。”

“放肆!”冇到想無憂這個也不知道打哪來的野丫頭竟然會這麼說,霍仙姑直接氣了個倒仰,“你家長輩就是這麼教你的?這裡有你說話的份?!”

好好的說不行,非得擺上高高在上的態度?

“霍老太太是不是這裡......”無憂點了點自己的頭,“不太好?大清都亡了多少年了?你還在這裡擺慈禧老妖婆的譜?咱們是過來找你合作的,可不是過來求你的,你就不想問問我們手上有什麼籌碼?”確定霍仙姑並不準備好好聊,無憂也就不客氣了,原本她還覺得霍玲挺慘的,而霍仙姑作為霍玲的親媽,也是挺可憐的。

再加上還有霍秀秀夾在中間,而霍仙姑也的確算得上是他們的長輩,所以一開始她是真的準備好好聊的,如果能告訴他們關於張家古樓有用的資訊,無論是有什麼要求,他們都能儘量滿足,那個阮爺背後的人就是想要樣式雷的圖紙,也不是不能商量。

但是看到霍仙姑那態度之後,無憂也不準備客氣,“不知您老人家知不知道上次塔木陀之行我們見過誰?”

霍仙姑心狠狠地一跳,原本囂張傲慢的神情不由得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蒼白、激動、害怕等異常複雜的情緒,“你......你們見過誰?”

其實裘德考和吳家帶隊前往塔木陀的事她一開始的確不知道,但是後來孫女秀秀突然跑回來試探她,她再一查就發現解家那小子竟然不在解家,而是帶著秀秀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跑去了格爾木,最後又和裘德考以及麵前這些人往塔木陀那冇有人煙的地方去了。

而霍老太太那麼多年,雖然查到的冇有吳三省他們多,但是也不是什麼都不知道,至少她還是知道那邊有傳說中的西王母,研究長生之術的西王母!

而且不知道為了什麼,看到無憂那‘囂張’態度和吳邪第一眼看到她時不經意流露出來的同情神情,霍仙姑感覺非常心慌,非常想知道那叫魏無憂的那丫頭口中見到的人到底是誰?

會是她想的那個人嗎?

“無憂......”霍秀秀有些擔憂地想勸勸,可是她既不敢忤逆她奶奶,和無憂的關係也到那個程度,畢竟從一開始的確就是她奶奶先對吳邪不客氣的。

看到霍秀秀的為難,再一想到霍玲的慘樣以及已經滿頭白髮的霍老太太,吳邪不由得伸手拉了拉無憂,雖然霍老太太態度不好,但是他們萬一真的將她氣出個好歹......那也不太好。

“......”

無憂看了看吳邪,又看了看滿是祈求地看著他們的霍秀秀和臉色變得和頭髮差不多一樣蒼白的霍老太太。

怎麼就感覺自己纔是那個欺負老人的最惡毒反派?!

“行吧!你們九門的人自己解決,我先出去逛逛!”無憂決定自己先離開,反正她是不可能受這個氣,也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吳邪受這個氣,但是如果吳邪自己願意受氣,她.......眼不見為淨吧!

無憂離開了,並冇有人阻止,就連非常迫切想知道她口中剛剛說的見到的人是誰的霍老太太也冇有阻止,畢竟吳邪還在這裡,他肯定也知道。

小哥對著吳邪點了一頭,也跟著無憂出去了,隻留下胖子陪著吳邪。

吳邪也冇說什麼,任由無憂和小哥離開,現在最關鍵的是,霍老太太她非常想知道,但是卻又不敢知道。

“吳家小子,你說。”遲疑了一會,霍老太太還是決定讓吳邪直接說,“我老婆子能支撐起霍家,可不是什麼會害怕的人!”

“啊?”看到霍仙姑態度軟和下來,吳邪卻是真的遲疑了,他當然知道無憂說的那個‘人’其實是已經變成禁婆的霍玲,但是看到好像一下子老了好幾歲的霍老太太,他又實在是說不出口霍玲已經成了禁婆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