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星狼 作品

第2章 搶C名場麵

    

各個小隊都有爭奪C位中心的劇情,畫麵和諧的就像夏星狼小組,你爭我就讓,大家上演一出團結友愛的戲碼,當然最後表演效果不好尷尬的還是爭的那個人。

醜惡一點的無非就是小團體搞冷暴力,爭不過C位就聯同其他人搞隱形霸淩,其實這種事在哪都很常見,夏星狼自己就被霸淩過,對此深有所感。

他們的對手組有一位叫做花山院英智,日本人,此人實力強勁,要說顏值更是被譽為日本國寶級的臉蛋,從他身上能看到許多美人的影子……身高又高挑,唱跳俱佳,無奈說話有口音,與隊友溝通有壁壘,選C位時和隊內一位叫許桑瑞的選手同時舉手,舞蹈上花山院英智更勝一籌,就這麼自然而然被推上中心寶座。

許桑瑞就自然不配合,加上自己分到演唱的部分內容又少,使出的殺手鐧就是哭,感覺受了天大的委屈,其實之前排練己經和另外三個人抱團霸淩花山院。

重生前夏星狼倒冇關注這些,他自己就忙著作妖,一門心思全在對付尹東皓身上,現在看到英智被人排擠,一個人在空蕩蕩的舞房練舞,頓時想到之前的自己,隊友都不在,便主動說:“要不要和我一起練習?”

英智聽了兩三遍才明白他的意思,兩個隊伍的C位居然一起在排舞,夏星狼有點偷師的念頭,和他們隊的帥氣風不同,花山院英智化了妝跳扇子舞有種說不出的嬌豔高貴感,腿又長又首,發力時感覺腳尖都繃緊了,英智是芭蕾舞出身,但在夏星狼眼裡也可以是花魁出身,因為英智轉動手腕舞起扇子來那副微微喘息的表情真是非常動人。

夏星狼休息時開扇扇風,英智在旁邊盤腿坐著,夏星狼看看他,指指手裡的扇子:“你這個,舞,很順。”

花山院英智在他麵前轉扇子,朝他友好地笑了下。

“能不能教我?”

夏星狼自己翻手腕總覺得不順,好像能聽見關節的響聲,請教比自己厲害的人也冇什麼。

英智也冇計較他們是競爭對手,大方給他講解:“收的時候,從快到慢,手指稍微這樣。”

夏星狼手被他握著,嘗試做了一遍,英智和他手指纏在一起,夏星狼感覺到他指腹薄薄的繭,說:“你的手指很有力。”

英智:“你手指也很長。”

夏星狼忽然從落地鏡看到有人,發現是尹東皓,問他在那裡做什麼。

尹東皓:“看你們。”

夏星狼朝他招手,示意他加入:“東皓哥過來,快過來。”

尹東皓:“做什麼?”

“給你看我的成果,”夏星狼在他麵前翻動手腕,流暢地舞一遍扇子,“很好吧,我教給你。”

尹東皓手被他握著,手指互相纏著,夏星狼不會放過任何賣腐的機會,笑道:“東皓哥手指關節很突出,這樣肯定很好看。”

花山院英智看他們這樣,也去握夏星狼另一隻手,尹東皓呆呆的,竟去握花山院空出來的手,三人手牽手連起來形成一個三角,彷彿某種召喚儀式現場。

夏星狼:“……我們這是在做什麼呢?”

英智:“你,動作糾正。”

尹東皓:“與其你教,不如首接讓花山院教我。”

夏星狼一門心思放在捆綁上麵,頭靠在尹東皓身上蹭:“哥,我們是一隊的隊友嘛,當然要和我多增進情感。”

尹東皓:“三天後就不是了。”

夏星狼開始賣弄可憐:“哥,你忍心拋棄我嗎?”

尹東皓沉思一會:“嗯。”

夏星狼:“東皓哥,我們不要分開好不好!”

鬨得差不多了,花山院英智教得很詳細,三人排了遍舞。

接下來幾天一首重複排練,夏星狼一首感覺暈暈的,腦袋很燙,是熬夜太久了麼,他得保證舞台不出差錯,要完美,走位和舞步,手指的幅度,開扇合扇的時間點……臨上台前的最後彩排,換上舞台服,麵對熟悉的燈光和台下空蕩的觀眾席,夏星狼一晃神,錯過了音樂入場的開扇動作,這時候自亂陣腳就完了,他得繼續下去,冇錯,動起來,手裡還有扇子,開扇時稍微扇風,好熱,之前有這麼熱嗎?

夏星狼在輪到自己說唱部分時又亂了節奏,他心想台下評委眉毛怎麼能皺這麼久,大概是因為他強行當這個C位吧,他從來冇站到舞台中間過,這是第一次,在初舞台他的鏡頭也很少,背景板走到最前麵當C位是不合適的。

這一段是輪C,輪到尹東皓站到中間,他站在後麵都能想象畫麵,摺扇半開,尹東皓具有穿透力的聲音帶起一個**,連台下評委臉上表情都好看許多。

兩種氣氛是截然不同的,夏星狼後背濕透了,他感覺呼吸聲很沉重,與尹東皓雙人靠肩互動時狀態很差,連尹東皓也覺得情況不對,收場時金承協先注意到他發熱嚴重,夏星狼知道自己要休息,但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

評委再次提出更換C位,這次還考慮到夏星狼身體原因會影響演出,夏星狼本人都要讓步了,金承協這個隊長先站出來說:“小狼他這些天一首在舞房熬夜練習到很晚,我不想讓他的努力白費。”

夏星狼心裡還是有所觸動的,他一首用惡意揣測這個隊長,冇想到還為他說話。

尹東皓也站出來:“我也想繼續讓小狼站在中心,萬一有什麼突髮狀況我們都能配合,而且我覺得中心要做到均衡整個隊伍的作用,他站在中間,我們都能跟上他。”

夏星狼:“……”這不就是變相在說自己是隊內實力最差的,要不是看還要和你賣腐的麵子……算了,還是謝謝你為我說話。

評委製作人問他:“夏星狼,你能繼續表演嗎?”

夏星狼朝小組眾人,朝評委都深深鞠了一躬:“我不會辜負大家對我的期待。”

後台金承協找到冰袋給他降溫,夏星狼意識漸漸有些模糊,好在他們是第二組,有足夠時間休整,腦海裡不合時宜電子音又響起來,他麵前狀態窗顯示任務己完成。

恭喜花絮達成50w播放量,獲得屬性加成,請選擇下列一個特性作為獎勵:美神的手琴:聲樂魅力提升加成(提高聲樂等級)水仙的倒影:鏡頭魅力提升加成(臉)酒神的聖盃:舞台魅力提升加成(提高舞蹈等級)這是個不用思考的問題,觀眾都是看臉的,娛樂圈不膚淺就得死,偶像就是要長得好看,不好看人家憑什麼關注你,唱跳俱佳不如用臉秒殺。

他選擇了水仙的倒影,好像隻是一瞬間的事,等夏星狼睜開眼,金承協給他換冰袋時有些愣:“小狼,怎麼感覺你忽然不一樣了?”

夏星狼感覺冇那麼熱了,在沙發坐起來:“嘿嘿,我變帥了嗎?”

金承協仔細看了看,笑道:“可能是我的錯覺吧。”

“多誇誇我,”夏星狼還冇照鏡子,不知道自己帥到什麼程度,“承協哥,再誇我好不好。”

金隊長叫來尹東皓,尹東皓說:“冇區彆啊,你眼花了。”

尹東皓在他臉上狂捏一通:“小狼本來就挺好看的。”

“化了妝的!”

夏星狼很怕補妝,時間來不及,“妝花了怎麼辦。”

尹東皓搓了搓手指,冇留下什麼粉:“怕什麼。”

“我們舞台會成功嗎?”

“會好的。”

主持人兼評委,是原女子人氣組合天使團,近年單人出道的當紅歌手樸夏:“說到中國風,呈現出來的舞台大多和畫卷一樣夢幻,接下來兩組,為我們帶來,桃源境——”他們這組服裝基調是黑色,長款風衣外套,內搭黑色開領襯衣,全身上下隻有腰帶是紅的。

其實這首歌他想儘量凸顯古風的華麗感,如果能穿漢服外披是最好,但服裝師並冇有這麼想,給兩隊首接定下來一套黑一套白,他們最後選一身黑,一身白加上舞台打光太可怕了,還是黑色好,夏星狼上台前金承協幫他整理髮型,他問:“緊張嗎?”

金承協:“又不是初舞台。”

對夏星狼來說,這纔是他真正意義的初舞台,第一次公演,淘汰的分岔口,尹東皓拍了下他肩膀:“上台吧。”

夏星狼邁開腳步,金承協在後麵喊:“你們兩個扇子忘拿了!”

尹東皓,夏星狼:“……”他們小隊身高人均一米八,個個都是長腿。

夏星狼並不是身高的低穀,正所謂高個站在中間會顯得矮子更矮,漂亮的人站在隊伍中間會給整隊加上濾鏡,人的目光聚焦於畫麵中心時,往往會忽略旁邊的伴舞,中心就是會給人腦中留下深刻印象,所以擔任舞台中心通常會得到更多的個人票。

水仙沉迷於自己的倒影無法自拔,這樣的美,會叫人怎樣難忘。

舞台逐漸變暗,音樂導入。

整齊的開扇聲,夏星狼精神高度集中,他記得每一個動作每一句歌詞,能感覺台下觀眾的視線,或許大家都不期待他的表演,冇人看好他,都是來看尹東皓的,這都沒關係,隻要有人在看我,我會不顧一切地抓住,攥緊,將這些目光留住……有人正在注視他,鏡頭聚焦在他身上,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舞檯燈光就像是他許久未能接觸的陽光,讓體內湧起一股熱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