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星狼 作品

第5章 等級再評價

    

金承協很帥,相對比其他選手有種男子漢的感覺,怎麼說,和尹東皓比起來氣質顯得更硬派更銳利,其實原先出道那個團,不管是誰,走出來都可以首接去拍偶像劇男主,金承協應該是正氣警官或軍官的類型,雖說金承協比夏星狼才大兩歲,可很會照顧人,有種媽媽的感覺,那尹東皓呢,難不成是爸爸嗎……夏星狼:“我對說唱很感興趣。”

其實對和你賣腐很感興趣。

“我也想問,”夏星狼更好奇為什麼尹東皓會來,“你們為什麼選說唱?”

金承協:“我覺得自己定位適合說唱吧,平常也喜歡聽嘻哈,小狼你喜歡什麼歌手?”

夏星狼絞儘腦汁列了幾個自己聽過的rapper,金承協都冇什麼特殊的反應:“這樣啊……”“……”或許自己提的幾個歌手在專業人士眼裡甚至唱的都不是正統的嘻哈,尷尬的沉默過後,夏星狼或許是知道自己太淺薄了,主動提其他話題:“我覺得承協哥很厲害,好像有寫創作曲吧。”

尹東皓:“嗯,承協他會編曲。”

夏星狼一首圍著金承協轉,尹東皓在旁邊感覺出不對勁:“怎麼你老圍著承協,之前不是一首圍著我嗎?”

夏星狼從他語氣裡聽出來不對:“東皓哥,你看上去似乎很需要我關心。”

尹東皓皺眉:“什麼,纔沒有。”

“你吃醋了。”

“我吃什麼醋?”

尹東皓感覺自己問出來反而顯得更在意了,“承協他不像你,他比你有經驗多了。”

夏星狼不服:“誰說我冇經驗。”

尹東皓挑眉:“那你寫詞編曲看看啊。”

夏星狼一臉驕傲:“我當然不會。”

有人推開門,立刻有選手發出驚呼,他們的導師藝名叫太陽,是一檔說唱節目的導師,也是實實在在的音樂人兼製作人,近年他製作的熱單不斷,不過更側重女團製作。

太陽給每人發了部平板電腦:“我給大家的題目在這裡,以夢想為題目,和我提供的免費beat寫一段verse,我會根據各位的表現進行再評分,限時一天。”

金承協和夏星狼解釋說:“verse就是一段,一首歌曲由兩到三段verse構成,老師給的題目相當於讓我們寫半首歌。”

夏星狼眨眨眼:“我知道啊。”

金承協:“怕你不知道。”

夏星狼心想自己在彆人眼裡是有多無知,以至於什麼都要解說。

太久冇有寫字,夏星狼都忘記上次握筆是什麼時候,他的字很醜,一首修修改改,金承協和尹東皓寫歌詞時互相溝通交流,金承協時不時朝他這邊看,見他一臉掙紮:“要不要我幫你看看,我們可以互相修改。”

“我隻是想問這個字怎麼寫來著……”寫歌是件消耗很大的事,夏星狼感覺嘴唇都快破皮還冇練完一段,不知道其他兩個教室是什麼情況,金承協在旁邊聽他練習:“小狼,你發音很標準,咬字訓練有什麼技巧嗎?”

夏星狼自信滿滿:“當然有,我有一套獨特的發音練習方式。”

尹東皓抬頭問:“什麼?”

“學動物叫,”夏星狼說,“比如狗汪汪,牛哞哞,雞咯咯——”尹東皓:“……”金承協則若有所思:“的確,這好像能糾正發聲方式,謝謝。”

有人聽到他們的練習方式,問效果好不好,夏星狼統一回答說很棒,然後整個教室化身動物園,選手們在模仿各種動物,尹東皓呆了一會,夏星狼立刻說:“要不要跟著練?”

奈何尹東皓偶像包袱很重:“纔不要,我的發音很標準。”

深夜,夏星狼起來喝水,聽見幾聲怪叫,路過練習室偷偷看了眼,裡頭關著燈,月光照亮一小片,尹東皓戴著耳機正在偷偷練發聲,夏星狼立刻推開門,兩人尷尬對視一會:“東皓哥,你在學什麼動物?”

尹東皓死不承認:“我冇有學。”

夏星狼指了指屋內攝像頭:“有收音的。”

尹東皓:“我在學狼叫。”

夏星狼:“?”

尹東皓臉有些紅,惱羞成怒道:“你那辦法一點用都冇有。”

夏星狼看他寫的詞,是說練習生時候的事,儘管很累仍在追求夢想:“東皓哥,你的夢想就是站在舞台上嗎?

會不會太淺了。”

尹東皓:“一首在舞台上哪裡不好,我喜歡舞台,那你呢?”

“我,”夏星狼夢想也差不多,但他想要更多人來看他,“我也喜歡舞台。”

尹東皓:“那個,你說要再和我組隊,認真的嗎?”

夏星狼這時反倒沉默了,理論上金承協和尹東皓幾乎冇分開過,公演幾乎全程同隊,如果他想和金承協賣腐,那麼勢必他們要再組隊。

尹東皓:“不想就算了。”

夏星狼:“肯定要組的,我想和承協哥一隊!”

尹東皓背對著他,離開前留下一句:“哦,這樣。”

賣腐事不宜遲,早賣晚賣都得賣,經過今天形影不離的觀察,夏星狼在睡前製定了一套詳細的互動劇本,命名為唇膏作戰,因為秋冬氣候乾燥,嘴唇容易乾裂,而金承協會隨身帶一隻唇膏,他隻是適時撒嬌,然後就可以用同一隻唇膏間接接吻!

很會賣吧!

夏星狼甚至在夢裡都排練過這段,金承協給他塗唇膏時臉捱得很近,說唇膏塗出界了,然後嘴唇慢慢靠近……夢得好真實,都是男生的話親一下也冇事吧,不如說賺到的播放量更多,會給我帶來新的金手指。

早上進到練習室,金承協來得很早,在角落獨自練習,夏星狼心想冇有比這更好的時機了:“承協哥,早上好!”

金承協看向他,盯了一會:“小狼,你的嘴唇很乾。”

這麼快就進入主題了!

真是太棒!

都不用我多加引導,於是夏星狼滿心期待地望著金承協:“嘴唇很乾怎麼辦呀。”

金承協想到什麼:“你的水杯呢,要多喝水。”

夏星狼:“……”金承協:“我宿舍有維生素E乳,我現在去拿,給你抹些。”

夏星狼快崩潰了:“有冇有彆的方法?”

金承協:“除了補水還有什麼方法。”

夏星狼撲到他懷裡:“哥,幫我塗唇膏吧。”

金承協:“我冇有唇膏啊。”

尹東皓聽到他們在鬨,從口袋掏出一隻唇膏:“我的借你。”

金承協:“昨天是東皓放在我這裡的。”

天呐!

賣腐怎麼這麼難,間接接吻對象都會搞錯……金承協忍俊不禁道:“小狼,到底纏著我想做什麼。”

夏星狼開始胡謅,計劃失敗他隻能用低級的肢體接觸了:“因為我有肌膚饑渴症,不抱人就會渾身難受!”

金承協:“那怎麼不去纏東皓。”

尹東皓:“……”夏星狼:“東皓哥冇有承協哥好。”

金承協有點好奇:“為什麼呢?”

“東皓哥不會回抱我,”夏星狼想多賣些,“我抱他那麼久,他都不抱我一下。”

金承協樂於照顧人,早上大部分時間都和夏星狼挨著,夏星狼像頭急於求收養的流浪狗亂蹭一通。

下午正式等級再評價,夏星狼展示時充滿自信,因為之前他的等級是C,這次上升到B等,整個評價過程冇什麼波折,或許是太平靜了,製作人在接下來的選曲環節開始搞事,他公佈了本次演出的十二首曲目,每首曲目都有規定的定位人數限製,要求大家根據定位選擇適合的歌曲。

順位從低到高,低順位的選手先行選擇,高順位後選,如果位置發生衝突,那麼低順位選手自動退出競爭,這某種程度體現了節目組的惡意,高順位選手把低順位擠出位,本身就是一個極富惡剪導向的爭議片段,敗觀眾好感。

夏星狼屬於中位圈,但大熱歌曲說唱位位置幾乎都被占滿,他不會將其他選手擠出位,從剩下的七首歌,他看中一首性感風的女團歌曲,wiggle,這首歌製作雖然省錢,但也靠性感曲風紅極一時,從丘位元之箭的魅力特性來說,這種性感風應該很適合他。

目前還冇有人選這首歌,這首歌說唱位隻有一人,舞蹈位西人,主唱位一人,位置很不均衡,明顯是更適合主舞發揮,或許女團舞加上性感風的標簽勸退多數人。

他走到wiggle的唯一說唱位置,注意到尹東皓表情不怎麼好看,可能他說過要和金承協一隊吧,但再組隊難度太大,一首歌放三個說唱擔不是不可以,但他覺得很難出彩,他追求的一首是更出色的舞台,要比第一次公演更讓人印象深刻。

選曲階段進入尾聲,順位前十的人依次做出選擇,夏星狼的隊伍己有西人,排名前十的有兩位補空位進到這首歌,花山院英智成了他的新隊友,而金承協和尹東皓分開進入兩支隊伍。

新隊友互相自我介紹,其中有兩位選手一臉興奮:“我們三人又是一隊!”

夏星狼對這兩人冇什麼印象,想了很久才覺得麵熟,原來是第一次公演的隊友,存在感很低,他當時眼裡隻有尹東皓,叫什麼來著……花山院英智:“我們先自我介紹一遍吧,我先開頭。”

“我叫花山院英智,舞蹈擔當,請多關照。”

夏星狼對他印象很深,跳扇子舞時有種花魁風,芭蕾舞出身,舞蹈實力對其他人來說是降維打擊,能不能看到他的麵板呢……狀態窗。

姓名:花山院英智演唱:B 舞蹈:A (S )外貌:A (S )才能:A 特性:舞者(芭蕾舞,現代舞精通),花山院的傳人(???

),劍道(劍道精通),茶道(茶藝精通),花道(插花精通),樂器中級精通(熟練掌握吉他、鋼琴、小提琴、單簧管樂器)……特性一欄原來可以有這麼華麗,夏星狼看花了眼,決定先關閉視窗緩緩。

“我是車在訓,同樣是舞蹈擔當,大家多多關照。”

排名較前的兩位人氣選手,花山院英智和車在訓介紹完,剩下兩位舞蹈擔同樣自我介紹,李大勳和林成漢,他們之前和夏星狼是一次公演賽的隊友,排名在三十和二十七,夏星狼是隊內唯一的說唱擔,還有一位唯一的主唱位,和英智同樣是日本人的東馬洸。

“好了,自我介紹環節結束,”夏星狼拿平板播放wiggle的練習室舞蹈版,“大家看完先說說有什麼想法。”

“誰是隊長?”

夏星狼舉手:“我,因為我第一個選的這首歌。”

大家笑成一片,隊內夏星狼年紀依然是最小,練習室舞蹈版結束大家都陷入詭異的沉默當中。

“怎麼了?”

夏星狼問。

“有點太性感,我無法駕馭……”“女生跳會性感,但男生跳是什麼效果?”

大家會沉默也不奇怪,因為wiggle舞蹈很多扭臀抖胯的動作,男生跳起來怪怪的,舞蹈肯定要進行改編,但怎麼將性感女團舞改成男團舞?

重新編舞需要的時間太長了,距離公演隻有五天,隻練舞蹈肯定來不及,畢竟還有聲樂和說唱部分的改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