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第一瞳術師
  3. 第1895章 番外:現代篇(57)
雲箏容爍 作品

第1895章 番外:現代篇(57)

    

-

“你是雲箏!你就是那個孽障!”

雲家主連忙從地上爬起來,目欲裂,心中驚駭不已,他哆嗦著手指指著雲箏,怒吼道:“你竟奪舍重生!此乃天道不容!你該死!該死!”

“諸位道友,請隨本家主一起滅了這妖邪之物!”

那些在三十年前參與圍剿雲箏的家族,心中也恐慌起來,聽到雲家主這大義凜然的話後,他們紛紛出聲附和。

“雲家主說得對,奪舍重生,天道不容,這雲箏就該死!”

“我等將協助雲家主,一同斬殺妖魔!”

“請雲家主斬殺妖魔!”

“雲箏,你還敢回來,此次,我們定令你魂飛魄散!再無奪舍重生的可能!”

修真界幾乎所有人都聽說過第一瞳術師雲箏之名,所以,無論是當時參與圍剿一事的人,還是現在的年輕人們,都對雲箏的再次歸來,極為震驚。

原本,這裡就聚集了無數修真少年,現在他們的目光都離不開雲箏。

人群中的慕胤臉色瞬間白了,他眼神緊緊地盯著雲箏,他出生於慕家,自然聽說過關於當年之事,而當年之事,他的先輩也參與了。

也就是說,他們慕家跟雲箏是敵人關係。

而他慕胤,也是雲箏的仇人之一嗎?

不知為何,他心如刀割,猶如滴血。

很痛很痛!快要呼吸不過來!

為什麼?!他不想成為雲箏的仇人!

而此時,慕家派人來想將慕胤接走,意為保護,他們怕雲箏如若還有當年的強大實力,定會將慕家的子子孫孫都乾掉。

“慢著!”鬱秋伸手一把拉住已經快癱軟的慕胤,見慕胤眼眶紅紅地看過來,鬱秋頓時明白了什麼,原來…原來……

慕家也有份啊。

慕家人也認出鬱秋幾人,猜想他們肯定跟雲箏是一夥的,生怕他們傷害自家少爺,他們立刻將慕胤強行拉回來,逃也似地,帶著慕胤回到慕家長輩們的身後。

“阿胤他……”南宮清清蹙眉,欲言又止。

鬱秋道:“不必讓他參與此事

這時的莫旌已經慌極了,他非常擔心雲箏,看到雲箏如此‘癲狂’的模樣,忍不住對鬱秋幾人道:“難道阿雲真的被奪舍了?她分明不是這種性格的!她現在這種情況是不是被鬼上身了?你們會不會做法驅鬼?”

鬱秋幾人:“……”

鐘離無淵拍了拍莫旌的肩膀,“好好待著,亂吼亂叫,給我們添麻煩

南宮清清目光冷冽:“現在叫嚷的人和家族越來越多了,很快就能知道箏箏的敵人是誰,且有多少了

他們靜觀其變,就是想弄清楚到底有多少敵人。

但若是他們出手對付箏箏,他們定然不會袖手旁觀。

擂台上的雲箏,赫然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

雲箏輕笑:“冇想到我一出現,就能引起你們的恐慌,你們得有害怕我啊?即使我現在死了,我還是有機會奪舍重生,你們殺我多少次,我就奪舍多少次

“趁著今天是修真界新人大賽,你們來,來將我殺了!順便為我破戒,看看你們到底會不會被所謂的老祖宗老東西驅逐出修真界?”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驚變。

“好歹毒的妖女!你現在暴露身份,就是為了引誘我們壞規矩!”

“歹毒?”雲箏冷笑,“你們比我更歹毒吧?你們的子孫輩可知道你們曾做過的事情?竟以上千人圍剿我一個弱女子,就是為了得到我的瞳術與玄術秘訣,你們是正義人士?不,比土匪強盜還要不如的偽君子!真小人不可怕,偏偏是你們這些偽君子,矇騙世人,藏汙納垢,表麵一套背後一套,令人作嘔!”

她的一番話,讓各大家族的人臉色隱隱鐵青。

“孽障,還敢妖言惑眾,今日,本家主定要讓你死!”

雲家主身形一掠,竟然瞬間落在擂台上,他五指成爪朝著雲箏的方向抓去。

雲箏心中一跳,想開啟瞳術之際,有幾道身影忽然在她的身前,聯手將雲家主逼退。

雲箏定睛一看,竟然是鬱秋、風行瀾、南宮清清、鐘離無淵四人,她的心裂開絲絲縫隙,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你們……”

她收起複雜的情緒,然後目光極冷地看著鬱秋幾人,冷聲嘲笑道:“我既然已經奪舍了原來的雲箏,你們還來助我,真是愚不可及!給我滾開——”

鬱秋幾人聽到這話,他們心中抽痛了一下。

箏箏想獨自攬下這一切!

鬱秋伸手一把扣住雲箏的肩膀,他竟然俯身用頭抵住雲箏的額頭,呼吸交融,就在雲箏驚愕想要掙脫的時候,他用力摁住雲箏兩邊的肩膀。

他堅定地道:“箏箏,你能恢複這裡的記憶,也一定能恢複三千界的記憶!記起來,我們的雲隊

他的額頭有一抹流光,悄無聲息地從雲箏的額頭進入。

雲箏隻覺識海一痛。

“你……”她的身體一下子變得無力,快要暈倒之際,鬱秋焦急地伸手將她摟住,懷中人柔軟,讓人捨不得鬆開。

鬱秋心潮起伏,垂眼是隱忍與剋製,他還是第一時間將雲箏交由南宮清清扶住了。

雲家主驚怒交加:“又是你們!你們果然跟她是一夥的!”

“風、雲、小、隊!”

他咬牙切齒地低吼道。

風行瀾拔劍出鞘,冷聲道:“冇錯,我們就是一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