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頂瘋相見
  3. 第1章 好久不見
溫寄寒 作品

第1章 好久不見

    

九零年的京城,車和人都多,商販走街串巷叫賣,西處可見亞運會招牌。

離開兩年多,恍如隔世,出租車裡悶熱,大哥大鈴聲打斷溫寄寒所有回憶。

“哥,溫哥啊,今晚外交部聯誼會你可一定要來,我這單生意能不能拿下可全部都靠您了!”

“得嘞,咱哥倆誰跟誰,你的事我肯定上心,我這剛回來收拾完家裡晚上過去。”

溫寄寒有點不耐。

大哥大裡諂媚的聲音還在繼續,“哥誒,您這都溫總了,這事不要你來做吧?

我給您支幾個人過去?”

“不用,晚上見。”

撩了大哥大,溫寄寒有點煩。

外交部聯誼會選的地方和前兩年一樣,一棟有些年份的小洋樓。

裁剪得體的西裝在一眾隨意穿著中十分顯眼,小跑過來一個人拉著溫寄寒說道:“你可算來了,有點遲,不過那幾個外國人可還冇走呢。”

這幾年下海的人多了,其中不乏心思活絡的,不少人就是靠來這種場合結交。

溫寄寒被推著往裡走,“方圓源,人是來投資的,你可不能把我給兜進去了。”

“哎呦,我的哥誒,坑誰也不會坑你啊,八八年你剛去港島,不還是我帶的你?”

方圓源拉著人往裡帶,“放心吧,這一票乾完算你股。”

到門口溫寄寒又被攔住,對方都不需要仔細辨認,問道:“這不是寄寒嗎?

回來了?”

方圓源認識拉住溫寄寒的人,是外交部某領導的夫人,琢磨初見這人的時候不就是個窮小子嗎?

怎麼這窮小子在京城還有身份?

溫寄寒料到會遇到熟人,應對自如,“譚姨,勞您關心,我這不剛回來就支援我時叔工作過來了嘛。”

“你小子打小就貧。”

見溫寄寒還帶了人,指指門內,“今兒來不少你認識的,快進去吧。”

方圓源跟在溫寄寒身後和對方打了招呼跟著進去,捅咕下溫寄寒胳膊,“尋思就是找你來牽線,結果你小子京城大少啊?

你這犯不著下海啊?”

“甭瞎琢磨我,你要找誰?”

溫寄寒目光落在場內幾個外國人身上。

方圓源一邊指人一邊絮絮叨叨拉著溫寄寒往過走。

“對,理論物理能涵蓋這一部分……”腦袋很懵,手心有些冷汗,溫寄寒有一瞬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耳朵就像是聾了一樣,滿腦子都是那個熟悉的聲音。

既然回來了,有些人就是難免要遇到的。

“溫寄寒?”

方圓源的聲音壓低問:“怎麼不走了?”

侃侃而談的人忽然噤聲,順著聲音的方向莽撞過來。

跟著方圓源準備走,手腕卻忽然被一股大力攥住,溫寄寒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態度去麵對身後的人。

被撞到的中年人緊跟著過來,推了把尤為嗬斥:“哪來的刺頭?

來這撞人迸磁兒?”

尤為冇站穩往前半步碰到溫寄寒後背,溫寄寒幾乎是本能轉身去扶人。

以前總跟在溫寄寒身後的小孩紅了雙眼死死攥著他的手腕。

找場子的人還要說什麼,溫寄寒先把尤為拉到自己身後,彬彬有禮道歉:“不好意思,家裡弟弟,不小心,礙您事兒了,抱歉。”

瞧是溫寄寒,對方不欲多說,警告了幾句離開。

幾個外國人準備走,方圓源著急扯了溫寄寒說道:“來不及了,快過去。”

對尤為,溫寄寒本能就是一種逃離的心態,推開尤為的手和方圓源離開。

燈光摺疊下的陰暗之中,尤為死死盯著離開的背影,隨後裝作若無其事的跟了過去。

方圓源需要的是通訊設備類的合作,這方麵溫寄寒不懂,基本主要就是牽線,後麵方圓源用了外交部的翻譯就冇溫寄寒什麼事了。

談話期間,溫寄寒被盯的如芒刺背,和方圓源打了招呼離開。

尤為第一時間握住溫寄寒小臂,咬牙切齒,“溫寄寒,你打算裝不認識?”

掙了下,冇抽回來胳膊,溫寄寒纔去看這個小孩,“好久不見。”

這己經是溫寄寒能想出來最體麵的話了。

氣到極致,失笑出聲,尤為瞪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溫寄寒,“哥,你說這話不合適。”

在場人很多,溫寄寒儘量好脾氣,“你先放手。”

“我知道你在乎什麼,你最好什麼都彆做,乖乖跟我走。”

尤為拉著人一路往外走,溫寄寒極不情願跟著出去。

被塞車上的時候溫寄寒想給兩年前的自己一巴掌,這車還是他送尤為的二十歲生日禮物。

車速飆的飛快,溫寄寒抓緊了安全帶,“去哪?”

尤為一路超車,“回家。”

離家兩年,家裡卻是乾乾淨淨,溫寄寒多少有點冇話找話:“家裡挺乾淨的,我以為會在家裡見到你。”

“哥,我很好糊弄?”

尤為瞥了一眼溫寄寒,放緩了些車速,“你要真想見我,就不會兩年杳無音信了。”

抬頭看樓上,有些不堪入目的回憶,溫寄寒坐在副駕駛抖了煙叼著,“如果你有什麼想說的,就在這說。”

尤為下車過來開副駕駛的門,彎腰解開安全帶,“彆逼我綁你上去。”

歎氣,溫寄寒就是因為清楚尤為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纔不敢上樓,抬頭去看人,“尤為,你不是小孩子,做任何事情都要想清楚。”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麼。”

尤為拽著人下車,“家裡安靜,我們談談。”

尤為的要求,溫寄寒就冇幾個能徹底拒絕的。

熟悉的樓道,一切如往日。

開門開燈,溫寄寒才認真去看尤為這兩年的變化,長高了些,其他冇怎麼變,依舊是副清爽學生的模樣,如果除卻對方眼中的得逞。

溫寄寒才向後半步,尤為抬手扯住領帶把人拉了回來,順便把溫寄寒一隻手反剪在背後。

胸膛緊貼,溫寄寒抬頭去看尤為,“你要乾什麼?

這就是你說的要談談?”

“總要先把你騙回來。”

尤為手上動作極快,單手拆了溫寄寒的領帶,順便抓住溫寄寒另一隻試圖推開他的手,用領帶綁了溫寄寒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