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往 作品

第142章 煉化風語聖符

    

-

聽到賴無常的條件,影幽玉心中暗喜。

雖然放棄這個擁有古魔血脈的小子有些肉疼,但賴無常能帶給他的更多。

培養一個古魔血脈的小子太費時,一時半會解決不了燃眉之急。

但眼前的少年卻可以輕鬆做到。

影幽玉趕忙答應:

“兩個月,若是隻激發古魔血脈綽綽有餘。”

“但過快激發這小子體內的古魔血脈可是會讓這小子完全入魔暴走失控。”

“畢竟要學會控製暴走的方法是要循序漸進,兩個月根本不夠。”

暴走失控!?

正合我意,這樣我就能光明正大的斬殺他。

賴無常不屑說道:

“入魔暴走而已,廢物終究是廢物,無非就是一個失控的廢物而已。”

“宰殺還是不費吹灰之力。”

賴無常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瓶解藥扔給影幽玉,道:

“這是解藥,給這小子吃下就能醒來。”

“隻要我倆不主動現身,這小子看不到我倆,以後遇見了就當冇發現我倆。”

“接下來,這小子就交給你了。”

說罷,賴無常便帶著赫圖閻向外走去。

影幽玉看到兩人離開趕忙說道:

“本皇怎麼聯絡你。”

賴無常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說道:

“放心吧,風祥這小子在你手裡,我們還會再見的。”

看著遠去的賴無常兩人,影幽玉也開始自己的任務。

倒出幾顆丹藥丟入風祥口中,王座前的三個寶物自己收走。

賴無常是貨真價實的人族,魔族的寶物在其手中根本無法掌控。

不過好在得到了較為完整的風語聖符這個人族聖物,收穫不可謂不豐盛。

……

冇一會兒,賴無常兩人走出洞穴。

赫圖閻按照賴無常說的喚出金翼王鵬,兩人坐到王鵬背部振翅離去。

金翼王鵬速度極快,轉眼間就是百裡。

尋找一個合適的閉關場所,賴無常要煉化了風語聖符。

最終金翼王鵬在某處險峻的懸崖下的不遠處的洞穴中落下。

這洞穴一看就是有前人人為開鑿出的。

洞穴比較小,無法容納金翼王鵬,賴無常兩人進入洞穴後便收起金翼王鵬。

賴無常交代一番赫圖閻後吃下一顆丹藥,打坐煉化手中的風語聖符。

赫圖閻百無聊賴的看著洞穴外的風景。

懸崖陡峭,似乎通往天際,其底部被茫茫雲霧所遮掩。

站在洞穴邊,能看到下方的雲霧繚繞,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在懸崖壁上,奇形怪狀的岩石層疊而立,有些岩石上長滿了青苔和藤蔓,使得整個懸崖顯得更加險峻。

偶爾可以聽到從懸崖下傳來的風聲,呼嘯而過。

這等場景讓赫圖閻心情得到放鬆,心曠神怡。

這些天跟賴無常廝混,讓她過的格外的精彩。

赫圖閻扭過頭去看著閉眼正在努力煉化風語聖符的賴無常,嘴角不自覺的勾起。

臉頰微微泛紅。

嘶——

突然,赫圖閻右眼出現強烈的灼燒感。

啊——

直沖天靈蓋的疼痛讓赫圖閻小聲的嘶吼起來。

她不想打斷正在煉化的賴無常。

捂住右眼強忍著痛意。

打坐,也開始煉化剛獲得不久的右眼。

其實赫圖閻在得到那顆紫色眼球後,右眼一直隱隱有灼燒感。

因為時間緊迫赫圖閻也冇在意,一直到現在終於爆發。

赫圖閻不知道的是在其身後隱隱有星辰虛影閃爍的異象,離赫圖閻不遠的賴無常背後竟然也有星辰虛影閃爍異象。

兩者相輔相成,有極大的因果。

洞穴外天空上週圍的星辰都向這邊彙聚,宛若流星。

這幅場景引人入勝。

但被濃密的雲霧遮擋,註定冇有人能欣賞這震撼的一幕。

兩天後,赫圖閻右眼處的灼燒感終於減輕了許多,但還存在。

不能在修煉了,星辰大帝傳承要緊。

就在赫圖閻睜眼的瞬間,一陣天旋地轉,昏了過去。

再次睜眼她已經身在殘垣斷壁的戰場中。

鮮血灑滿天地,甚是淒慘。

自己如同一位旁觀者,冇有人能感知到她,存在這處戰場中。

天空中傳來一陣陣恐怖的天威,在九天之上有大能在進行生死戰。

“星辰族、人族、魔族。”

“這是……那一戰!”

“那九天之上……大帝!?”

轟隆隆——

巨大的聲響自九天之上傳來,然後九天之上傳來一股恐怖的餘波。

這餘波讓赫圖閻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根本無法抵抗。

地麵上無數人因無法抵擋這恐怖的餘波瞬間化為血霧。

天空中砸落十幾位大能。

星後、星辰大帝和古星龍帝也在其中。

這些大能墜落如同隕石與行星相撞。

轟——

大地震顫。

古星龍帝巨大的龍軀傷痕累累,萎靡不振,巨大的龍眸緩緩閉上。

龍帝背上的星辰大帝也好不到哪去,身上被插了三把利劍,不斷的侵蝕著星辰大帝的身體,全身飆血。

早已昏迷過去。

唯一還清醒的就是星後了。

但其受傷也不輕,嘴角不斷溢位鮮血。

赫圖閻第一時間跑去三人身邊,見到如此慘烈的一幕,眼圈微紅,緊握拳頭。

這場戰爭結果以星辰大帝和古星龍帝的隕落結束。

稍微清醒的星後似乎感受到赫圖閻的存在,向赫圖閻看去。

眼睛盯著赫圖閻的右眼紫瞳。

眼神裡說不儘的溫柔,星後疲憊的臉上露出溫柔的笑容。

在一片被戰火洗禮的荒原上,天空依舊被餘煙籠罩,空氣中瀰漫著戰後的沉重與疲憊。

星後,星辰族的最後的守護者,她的戰衣上佈滿了戰鬥的痕跡,紫色的戰甲在夕陽的餘暉下依然閃耀著不屈的光芒。

她的紫發在風中飄揚,儘管沾染了塵土,卻依舊如同戰旗一般。

紫色的眸子炯炯有神,星後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個疲憊卻溫暖的笑容。

她的笑容中帶著一絲寬慰,一絲驕傲,還有一絲對未來的期許。

“星後殿下,你能看到我!?”

赫圖閻不可置信的向眼前這美麗的女子問道。

但星後並冇有回答,隻是再對其一笑,掙紮著緩緩起身扶起自己昏迷的巴圖契(丈夫)星辰大帝,又把古星龍帝的屍體送入空間戒指中。

邁著沉重的步伐一瘸一拐的向族地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