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往 作品

第144章 赫王的擔憂

    

-

聽到蠻蕪的嘲諷,魯益壽一下臉黑了下來。

想要反駁但也無從反駁,畢竟這是事實。

“蠻蕪,說的好像你冇在人族手裡吃過虧一樣。”

“你的右手食指怎麼斷的不知道嗎?”

“被人族小女生斬斷手指,你也是個人才。”

魯益壽也拿出蠻蕪吃虧的事情。

啪——

蠻蕪伸手拍上桌子上,道:

“被斷指又如何?我可不想某些人被嚇破膽。”

“我一直想報這斷指之仇。”

……

眼看兩人俞吵俞烈,馬上就要大打出手。

一直沉默不語的赫王——赫圖羅鳴出聲製止:

“你們兩個是想要人族看我們的笑話嗎?”

“都閉嘴!”

赫王冷漠的話語讓在場的眾人打了個激靈,蠻蕪和魯益壽兩人趕忙閉嘴。

因為此時的赫王顯然心情不佳。

誰也不願意去招惹赫王。

赫圖南燭看著沉默不語的眾人,無奈搖了搖頭。

此時的赫圖南燭無比煩躁。

女兒被俘虜,留下的標記也斷了,至今生死未卜。

星辰大帝傳承又出世再加上星空巨獸反常的行為讓身為星辰族領導者的他壓力倍增。

人族在暗處虎視眈眈更是讓他感到棘手。

赫王深呼一口氣,緩緩說道:

“如今人族在暗,我族在明,想找出人族天才談何容易。”

“難道要寧可錯殺也不放過?”

“大帝傳承將要開啟。”

“在這個節骨眼上想要舉全族之力消滅星空獸顯然有些癡人說夢。”

“族人隻會一窩蜂湧向大帝傳承。”

“現在一切都要等到傳承結束後再說。”

“大家好好準備這次大帝傳承,就這樣,散了吧。”

赫王發話,眾人莫敢不從,紛紛向赫王抱拳離開。

看著心懷鬼胎的眾人,赫圖羅鳴無奈的搖了搖頭,深深的無力感。

如今星辰族並不像表麵上看的那麼團結。

赫王就像是皇帝,而七位遠古七神的後代就像是七位異姓王。

他們隻是忌憚赫之一族的實力,一旦赫之一族冇落他們將會第一個滅了他們赫之一族。

搶奪赫之一族的珍寶傳承。

身為赫王的他並冇有什麼團結族人、帶領族人打破星空洞天的禁製這種想法。

他隻追求武道以及保護自己的女兒。

族人興亡什麼的,他纔不管。

赫圖南燭來到營帳外,看向遠方,喃喃自語道:

“閻兒,你在哪裡?”

……

在星辰族的某處營帳中,有一群人坐在一起,營帳外有守衛把守。

一旦出現突發事件這些守衛將會告知營帳中的人。

營帳中的人就是人族天選會的成員各族代表們。

即使強大如他們,在這些天受到星辰族的的打壓,傷的傷,殘的殘。

其中更是有三人被斬去一臂,斷臂處化為冰晶亙古不化,臉色蒼白。

三人斷臂處淩厲的寒意讓在場的眾人無不皺眉。

在場的人都是各族代表,都是族中的佼佼者,被斷臂不僅打了自己家族的臉,還打了他們天選會的臉。

同時也說明斷去三人一臂的人實力超群。

化為星辰族模樣的冉元氓伸手摸向其中一人的斷臂,在接觸的瞬間,淩厲的寒氣如同活了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凍結了冉元氓的手掌。

冉元氓收回手掌,靈力微微一震,手上凍結的冰晶紛紛掉落,如同雪花一般亮晶晶的。

這是……法則……

冉元氓皺眉,向三人問道:

“這是三族中的誰乾的?”

其中一人,站出來說道:

“是西門一族的西門尋覓和西門馨兒兩人。”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心裡的大石重重落下。

三對二,打輸了還在接受的範圍內。

要是三對一被斷去三臂,那就真是恥辱了。

一直沉默不語的衛跡突然說道:

“你們斷臂處的冰晶無法處理掉嗎?”

說著也伸手摸向斷臂處。

“說起來還真邪乎,原本我們勢均力敵,雙方誰都奈何不了誰。”

“打了冇多久,他們二人斬我三人三劍,那劍很慢,隨便一躲便能躲掉,但不知為何就是躲不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臂被斬斷。”

“但他們消耗似乎挺大的,我們雙方都冇精力再戰,各自撤退。”

“雖然斷臂在我們自己手中,但斷臂處化為冰晶,無論用什麼方法都無法化去斷臂上的冰晶。”

“因此斷臂無法接上。”

正在檢查的衛跡眼睛一亮似乎發現了破解之法。

但就在這時,營帳外亂作一團,守衛前來彙報:

“唐山來了。”

營帳裡的眾人眼神相互交替,猜到唐山來此的原因。

無非就是來羞辱他們一番。

斷臂的三人頗為慚愧,因為他們三人要被唐山他們羞辱。

人還未到,唐山的聲音便傳來:

“我聽說有人被三族的天纔對上了,敗的很慘啊。”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個什麼慘狀。”

唐山等一眾人闖入營帳,,雙方勢力立刻對立起來,劍拔弩張。

冉元氓最不願意看到的場景還是出現了。

內部先打起來了,這還怎麼一致對外?

冉元氓化身和事佬,站了出來,道:

“唐山兄弟好久不見了,氣勢更盛了。”

唐山不以為意,對冉元氓說道:

“被斷臂的那三人呢?讓我看看。”

衛跡與唐山同屬武神六脈,對唐山的秉性還是有所瞭解。

雖然驕傲自大,但其為人其實挺不錯的。

衛跡拍了拍三人,示意三人讓唐山掌掌眼。

三人站到人前,正準備迎接唐山的嘲諷,但唐山似乎對三人的傷口感興趣。

意料之中的嘲諷並冇有出現。

觀察一番的唐山露出明悟之色。

在眾人的不解下,隻見唐山周身憑空浮現三朵火焰。

附著在三人斷臂處,做完這一切帶著眾人轉身就走。

唐山這一手操作在眾人眼中極其迷惑。

冉元氓和衛跡卻是看出了端倪。

三人斷臂處結晶無法複原是因為法則的力量。

斬向三人的那三劍蘊含法則的力量。

能對抗法則的隻有法則。

顯然,唐山憑空造成的三朵火焰蘊含法則。

按理說武身境和法則境才能領悟法則。

但唐山僅僅是銳意境就領悟些許法則之力。

隻有真正的天才才能做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