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瘋了吧,你管這叫檢察官
  3. 第36章 樸希根 學聲狗叫聽聽 求追讀
功夫貓爺 作品

第36章 樸希根 學聲狗叫聽聽 求追讀

    

-

(謝謝,阿姆斯特樂大大、阿嘞阿嘞阿嘞、弗蘭克萌和書友20200219153206545的打賞。)

安東。

半島文化遺產的寶庫,也是他們的精神文化之都。

樸家村。

一棟古老有著數百年曆史的半島傳統庭院。

一間屋子內,樸正旭跪坐在地,神色緊張的看著對麵的老人。

他正是縱橫鉦、商、法三界的世宗律師事務所創始人,樸希根,今年七十八歲。

昨天,樸正旭拿到金氏重工的黑料後,太過興奮,整整喝了一晚酒,等

不過,他冇忘記李在華交代的事,匆匆趕來安東老宅。

樸希根握著手裡的u盤,輕輕敲打桌麵。

當·當·當.

富有節奏的敲擊聲,好似戰鼓,樸正旭的心臟,不自覺的跟隨節奏砰砰直跳。

“李在華”

樸希根嘴裡唸了幾遍。

樸正旭時常提起,他怎麼可能不知道,甚至專門派人調查過背景。

隻是,查的冇那麼詳細,僅僅是從小到大的資料。

至於石東出和丁青,他們做的比較隱秘,樸希根派出去的人冇查到兩人身上。

當然,主要歸功於接觸的時間太短。

樸希根將u盤收下,開口道:“那個小傢夥,還跟你說了什麼?”

樸正旭不敢隱瞞,一五一十把兩人的對話重新複述一遍。

他不是傻瓜,略過樸世宗的話題,隻說了對金慧嫻和樸正信母子的仇恨。

樸希根歎口氣,手心手背都是肉。

然而,老人家的觀念比較傳統,世宗必須由長子嫡係繼承,樸正信早早出局。

這也是為什麼,樸希根會在樸正旭長大後,接回安東老宅,親自教導的原因。

“正旭,你是怎麼想的?”

樸正旭沉默不語,但眼中流露出掩飾不住的仇恨。

“爺爺,您是知道那個女人是如何對我的我忍了這麼多年,不想再繼續,請您給我一個機會!”

樸希根敲擊桌麵的手下陡然停下,目中閃過一抹冷芒。

金慧嫻的所作所為,確實令他氣憤不已,竟敢虐待樸家長孫。

奈何,樸世宗護著金慧嫻。

作為父親,樸希根唯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把樸正旭接到身邊,親自教導。

“知道了!我需要好好考慮,你先回去。”

樸正旭聞言,暗自失望,卻又不能忤逆爺爺,隻好起身離開。

他得開夜車返回首爾,明天早晨還得上班。

望著長孫的背影,樸希根低下頭,眸中精光四射。

李在華給出的魚餌非常誘人,隻要操作得當,可以狠狠從金氏重工的身上咬下一塊不得了的肥肉。

可是,樸希根有些顧忌兒子樸世宗的反應。

畢竟,他們結婚將近三十年,樸世宗鐵了心反對,最後鬨的父子成仇,是他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看來,要約小傢夥見見麵”

咣噹

這時,障子門被人拉開,一名身穿傳統半島服裝的中男人走進房間。

樸希根見狀,不假思索道:“人走了?”

“走了,不過情緒好像不太好。”

此人是樸希根的生活秘書兼管家,樸太順,同族旁支。

“嗯,給我泡杯參茶來!”

——

另一邊。

江東區,古德洞,豬蹄店中。

文京浩漸入佳境,一瓶又一瓶的燒酒下肚,嘴巴好像漏了風的門,什麼話都往外蹦。

同時,李在華終於知道,文京浩為什麼被警隊開出後,還能成為調查官。

一切的緣由,出在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

文京浩的父親,年輕時救過對方一命。

這麼多年來,文京浩的父親重來不請求

文京浩出事後,他的父親找到

就這樣,文京浩離開警隊後,通過關係,進入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成為一名調查官。

即便如此,他的日子同樣不好過,哪筆高利貸至今都未還完,利息彷彿永遠填不滿的深淵。

再繼續下去,文京浩的老婆就要跟其離婚。

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她快要發瘋,唯有離婚才能徹底擺脫地獄,前提是文京浩不能死。

半島的高利貸屬於合法行業,丈夫死了,不講理的高利貸會把債務讓妻子和孩子繼承,哪怕離婚後也一樣。

聽完文京浩的訴苦,李在華幽幽的道:“如果,我能幫你解決高利貸,你會怎麼做?”

話音落下。

文京浩瞬間清醒,雙眼通紅的看著李在華,然後不顧眾人的眼光,猛地跪在地上。

李在華見狀,急忙將人扶起,然後向周圍的客人賠禮道歉。

“不好意思,我朋友喝多了老闆,結賬。”

說完,他又小聲說道:“文調查官,我們出去說。”

文京浩回過神來,感覺自己剛纔的行為十分丟臉,立馬站起身來,朝著客人們鞠躬道歉。

結完賬,兩人走出豬蹄店。

等他們來到一處人流較少的地方,文京浩迫不及待的跪下,一把抱住李在華的大腿。

“李檢察官,您真的能幫我嗎?我快被他們逼的跳樓,再這樣下去,真的要家破人亡。”

“還有,他們威脅我,這個星期再不還錢,就要拿我兒子的器官去賣,您一定要救救我!”

此刻,李在華是文京浩唯一的希望。

他欠的實在太多了,短短幾年下來,利滾利,由原先的三千萬半島元,漲到如今的五億半島元。

甚至,文京浩的工資卡都被銀行凍結,每個月一開工資,就會被轉入債務公司的賬戶中。

他們一家目前靠著老婆打工和父親的退職金維持生計。

李在華不是慈善家,他突然用力將地上的文京浩拽起來。

隨後,他右手一把捏住文京浩的肩膀,哢嚓一聲脆響。

“啊”

文京浩發出慘嚎,緊接著他強忍劇痛,牙齒咬得咯嘣咯嘣作響,一個字一個字的承諾。

“李李檢察官,隻要您能幫我,從今往後,文京浩就是您身邊的一條狗,讓我咬誰,我就咬誰!”

李在華嘴角上揚,冷冷一笑:“那好,學聲狗叫聽聽!”

汪汪汪.

文京浩毫不猶豫的趴在地上,如同一隻野狗,衝著路人狂吠。

突如其來的狗叫聲,嚇得路人一哆嗦,但看到是人在扮狗,下意識掏出手機準備拍攝。

李在華擋住路人,滿意的笑著道:“很好,我幫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