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夫郎與我一統天下
  3. 第3章 各施手段
寒江雪 作品

第3章 各施手段

    

禮部尚書府後門,一位小姐身著素衣,悄悄離開了府邸。

她腳步匆匆,在夜色的掩護下,穿過繁華的街巷,來到了弄月湖附近。

一艘畫舫靜靜地停泊在此,船伕默默地等待著。

小姐並不知道,是誰在幫她,但這是她唯一的機會,所以從她收到暗信後便決定試一試。

等她踏上畫舫,船伕迅速撐起篙,船緩緩離開了岸邊。

湖麵上霧氣瀰漫,月光灑在水麵上,泛起一層層銀色的漣漪。

小姐心情漸漸平複,隨著畫舫漸行漸遠,她才相信自己終於成功逃離了選秀的命運,可以去尋自己的如意郎君。

寧國京都流玉樓,後院,池中亭。

一位妖妖嬈嬈的小娘子掀開擋風的薄紗,向坐在亭中賞雪的孤舟彙報情況。

“戶部尚書家小娘子己在離開寧國路上,船伕會帶她去往晉國去尋她心上人。

容娘也己順利安排進尚書府中,未見異常。”

孤舟輕點頭,示意她退下後,悠閒的走出亭子。

容娘是孤舟兩年前救下的一女子,本家庭和睦,卻因寧帝上位後,對曾經跟隨自己兄弟的大臣和門客進行清算,容家因此落得個淒慘下場。

容家一應老小皆被毒殺,隻留容娘容顏儘毀,苟且偷生。

這場清算是暗地裡進行的,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但不管多麼慘絕人寰,也無濟於事。

容娘被夢閣所救,便自請進夢閣,可夢閣不同於流玉樓,是以培養暗衛、死士出名,其中艱辛可想而知。

容娘一一咬牙扛過,本是千金大小姐,如今為了複仇,顧不得任何事了。

如今的容娘早己脫胎換骨,以後她便是禮部尚書的千金了。

容娘坐在閨房裡,對著鏡子瞧著自己臉龐,陌生的容顏時刻提醒著她,容家的血海深仇等著她來報。

而對於即將開始的選秀,她認真的開始準備。

雖對於女兒突然的轉變有些驚訝,戶部尚書卻樂見其成,想來,女兒是想通了。

陛下可是頂頂尊貴的人,能入宮,是滿門榮耀的事,以後兒子的仕途也能更順利。

戶部尚書府的千金名叫趙嘉兒,出生時母親便冇了,不過半月,便有一女子抱著一個男嬰進了府門。

等過了原夫人的熱孝,戶部尚書府便換了一位新夫人,據說很得戶部尚書喜愛,不到一年,便產下了一名小公子。

府裡人心知肚明,什麼新夫人,小公子,不過是老爺在夫人孕期時在外麵養的外室。

估計是同時懷孕,但為了遮人耳目,名正言順,便將公子說小一歲,當成府裡出生。

人人皆知,但問起,又人人不知。

這些資訊,容娘自是爛熟於心,甚至關於寧帝,孤舟也為她找來能蒐集的所有資料。

隻是畢竟是寧國皇宮,孤舟的人手難以進入核心區域,以後在宮裡,便隻能靠她自己了。

還有那五石散,容娘暗暗想著,要如何帶進宮。

那位神秘人要如何給寧帝回禮,寒江雪猜不出,但他的計劃己經完善了。

自幼時起,寒江雪便藉著孩童身份,資助了不少窮困潦倒的有才之士。

倒也不是他算到今天這步,隻是他畢竟不是真的孩子,便總想提前規劃些什麼,如今倒是派上用場了。

大皇子府今日,大皇子得意至極,他是第一個入朝聽政的皇子,便是老二,也得給他讓路。

老二母親是皇後又如何,父皇一日不立儲君,他便能爭上一日。

原本他也未曾想真的爭一爭,但府上有一個聰慧的門客給他諫言。

他想了想,是了,父皇己登基三年,眾臣頻頻進諫,讓父皇早立儲君,都被父皇駁回。

想來,是不想讓最可能成為太子的二皇子坐那個位置,那麼,他便是最有希望的。

因為這諫言,這門客得到了大皇子重視,日日緊閉書房商議什麼要事,大皇子妃聽聞,隻問了一句門客性彆,得知也是男子,便不再多管。

書房內大皇子有些著急的看向一位老人家,這位老人家不愧是活了幾十年,對於朝堂局勢看的分明。

“殿下不必著急,或許可向陛下主動請奏,接過巡視江南道之事。”

大皇子仔細思考後,驚喜的感歎:“先生說的是,這江南道學術之風最盛,也最講究什麼嫡出,若是在江南道找出老二門客的破事,定會讓人詬病老二的馭下之術,父皇也會對他失望。”

同一時間,二皇子府二皇子躺在搖椅上,悠哉悠哉的閉眼休息,耳邊是清透的讀書聲,念著念著,聲音慢慢變小。

二皇子睜眼一看,瞬間哭笑不得,他那開府後新找來的書童,此刻靠著大樹迷迷糊糊快睡著了。

聽到笑聲,風信瞬間睜開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羞紅了臉,眼巴巴的望著二皇子請罪。

“罷了,困了便好好休息吧,莫要再做夜貓子了。”

謝過二皇子後,風信回到自己的房間,才悄悄舒了口氣。

今日接到指令,大皇子那邊會有佈局,讓他盯緊二皇子,是否會得知訊息,若是冇有,便給二皇子提個醒,好讓兩位皇子鬥起來。

看二皇子樣子,怕是還不知道,風信想了想,夜裡還是做了貓子,悄悄往府門口丟了偽裝過的信件。

不能往府裡丟,到時訊息雖然傳遞了,但依二皇子的性子,整個皇子府怕是都會被排查一遍,他就有了暴露的風險。

信件上簡明扼要的隻有五個字,“注意江南道”。

次日早晨,風信從門房手中接過信件,遞給了剛剛吃完早膳的二皇子。

二皇子有些意外,看了信件後,挑了挑眉,冇說什麼,隻讓風信也下去吃些東西。

看著風信的背影,二皇子撚了撚信封,這小書童倒是有些意思,腳步穩健,行動之間,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派人重新去調查風信的背景後,二皇子重新展開信紙,仔細研究了起來,似乎想看出什麼端倪,須臾,他輕笑一聲。

這紙,可不多見,是禦供的香紙,在寧國,隻有皇宮和各皇子府裡有,而他府上,自然也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