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夫郎與我一統天下
  3. 第4章 “曬書”
寒江雪 作品

第4章 “曬書”

    

又是大朝會聽聞大皇子主動請纓前往江南道,眾臣反應不一,但最終,大皇子成功領命,其中二皇子派的支援占了很大原因,這讓大人們有些看不明白了。

寧帝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悅,老大和老二分庭抗禮纔是他預想的局麵,若是老二想支援老大……原本有些奇怪的氛圍被主動出列的禮部尚書打斷,他開口道:“選秀三日後開始,陛下,可吩咐各府準備了。”

寧帝可有可無的點點頭,但大臣們被這個確切的資訊吸引,又開始討論選秀之事。

一會之間,什麼某地出現祥瑞之女都出來了。

寧帝有些累了,朝會便首接結束,他一邊往後麵走,一邊問身邊的公公:“禮部尚書的女兒此次也參選了吧?”

一旁伺候的彬公公小心翼翼的回話:“是,陛下可是要提前瞧瞧?”

寧帝坐下,拿起一份奏摺隨意的看著,看了兩眼後搖了搖手,眾人便在彬公公示意下一同退下了。

退出到外間的彬公公手心冒出了冷汗,自師傅離宮,殿前伺候的活就由他來負責了。

想到了師傅,彬公公眼神暗了暗,若非長公主出手,暗地裡讓師傅假死脫身,師傅怕是早己魂歸故裡了。

寧帝看師傅年邁,“好心”讓他告老回鄉,做足了姿態,卻暗地裡備上了一把火,試圖燒死師傅和他自己那些肮臟的秘密。

內心幾番思量,彬公公神色卻不變,看了眼眼前的小太監和小宮娥,讓他們分批去休息,便半閉上眼,倚在門上。

按照陛下脾性,一時三刻是不會喚人了。

護國公府,大公子院“不請自來,閣下可是賊?”

寒江雪正親自趁著冬日暖陽曬他那些寶貝藏書,一個陰影便投在了書前,站住便一言不發,他隻好出聲聞道。

孤舟的眼睛又變成了月牙,雖然蒙著麵具,寒江雪卻覺得,一定是個好看的孩子。

其實兩人年歲相當,都是即將及冠的年紀,但寒江雪自詡多了二十多年的生活經驗,便時常把彆人當小孩。

“婚事如何?”

孤舟靜靜發問。

寒江雪繼續從書筐裡拿書,遞給這位小朋友,孤舟愣住一瞬後,便自然的把書展開,接著鋪在布上。

寒江雪看他配合自己,便滿意的點頭,一邊手上不停,一邊回道:“我還以為你不關心呢,我的弟弟,婚事自然要好好操辦,放心,那小子聽聞要他娶景明,高興的像個傻子,不會虧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你的弟弟,當是好的。”

“哈哈哈哈,那是自然。”

聽聞這話,寒江雪難得有些自滿。

孤舟看著眼前的寒江雪,不由感歎,果然人都有兩麵性,人人讚頌君子端方的江雪公子,其實也是性情中人。

孤舟想到了來此的正事,繼續開口:“江南道是你的手筆?”

寒江雪有些訝異,這人竟如此厲害?

孤舟失笑,否定了他的想法,隻道:“如今百姓都己知道大皇子即將前往江南道巡視。”

好傢夥,不過一個巡視,大皇子愣是折騰出代天子出遊的動靜,不過,其中要說冇有二皇子的手筆,他是不信的。

這是陽謀,也是捧殺,看來這位二皇子倒是看明白了寧帝,便是寧帝知道是他添柴加火的,也難免不對大皇子心生不滿。

加速皇子相爭,便是寒江雪給寧帝的回禮。

而一向自視甚高的寧帝,自然不會相信寒江雪敢算計到他頭上。

孤舟繼續道:“還請大公子再幫一個忙,放心,日後此人也會助公子一臂之力。”

“什麼忙?”

“禮部尚書之女趙嘉兒,入宮後,還請大公子照拂一二。”

聽聞此言,寒江雪難掩好奇,堂堂寧國禮部尚書千金竟能為這燕人所用,這其中,怕是有許多故事。

但他不是多嘴之人,既然眼前人未提及,他自然不會問出冒犯之語。

寒江雪應下了,長公主曾是先帝最寵愛的公主,居住宮中多年,便是公主府,也是三年前寧帝登基時新建,此前長公主是在宮中和護國公府兩處輪流居住。

論後宮人手,便是寧帝的寵妃陳妃,也是不及她的。

更不用說,陳妃得寵是在兩年前。

而三年前那次選秀後,陳妃甫一入宮身邊便己經有好幾個長公主的人了,陪著她共了一年的患難,如今也很是得陳妃信任。

“你的回禮僅是安排自己人入宮?”

寒江雪看著曬滿一地的書籍,高興的隨口問著。

“公子且看便是。”

“好好好,這裡曬,你也辛苦了,快隨我吃一碗酥酪甜甜嘴。”

孤舟有些傻眼,這江雪公子怎麼如此隨意,這就拉著他的手腕往房裡去。

倒不怪寒江雪,觀孤舟體貌,他隻以為這是一位男子,等他隨意的拉起人的手腕後,才發現手中觸感細膩溫潤,不似普通男子的手腕。

這個時候如果驚訝的放手隻會讓事情變得更尷尬吧,他想了想,便故作鎮定的,繼續拉著對方,但腳下卻拐到了書房裡。

若是讓麒麟兒進自己房間,他怕是會被當成登徒子。

寒江雪強作鎮定,在孤舟眼裡,便是江雪公子終於正經了,剛剛的小插曲他也不想深究,畢竟他暫時無意暴露身份。

“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我不清楚你的,豈不是不公平?”

寒江雪給孤舟倒了杯茶,問詢道。

孤舟看了眼他通紅的耳廓,露出幾分俏皮的神色,伸手示意要寒江雪手上的茶壺,給他也倒了杯茶水。

一邊把茶杯放到寒江雪手裡,一邊慢悠悠的說道:“郎君喚我孤舟便可。”

寒江雪看著眼前的茶杯,有些新奇,他的心裡好像裝了小鹿,仿若吃到酥酪般雀躍。

“孤舟,那你便喚我遠寧吧,這是我的字,等正式及冠時,會告知親友。”

“好,遠寧。”

“咦,我的酥酪呢?

我去問問。”

寒江雪一邊輕聲唸叨,一邊往外走,等走出房門,才長舒一口氣。

院門口的知秋,看到寒江雪走了出來,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公子不是揮退他們,要親自曬書嗎?

看來應當是曬完了,要吃甜食。

寒江雪看著知秋轉身便拿出一個食盒,揭開蓋瞧,不是酥酪,但瞧著像是他提過的梅花糕。

也行,寒江雪滿意的拎著食盒進院,臨走時還吩咐知秋守好院子,不要讓人打擾他“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