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趕月入舟
  3. 命陷牢籠
隨我熙熙 作品

命陷牢籠

    

-

隱藏在綠樹繁花之中有一座莊園,麵朝大海,廣袤草坪、高大樹木、漫步小徑以及精心修建的建築組成了一個世外桃源。

其中最令人驚歎的,是莊園中的建築。歐式建築風格的輝煌宮殿,氣勢恢宏的圓頂,宛如無際的蒼穹。牆壁上精緻的雕花,高貴的立柱,無不彰顯著它的尊貴和奢華。

而在此時,與以往格外不同的殿內主臥裡,床上正躺著一個女孩。她的身材曲線柔美,粉白通透的肌膚貼合身材線條,展現出完美的曼妙身段。隻見她微微動了動睫毛,未完全睜開雙眸被刺眼的燈光閃耀到,讓她感到異常不適,下意識地閉上眼,然後嘗試著慢慢睜開……

隨之眏入眼簾的卻是一個十分陌生的環境,極儘奢華的房間,繁複的燈飾彷彿在發出冷冽的亮光。

這裡是哪裡?

洛似腦袋還有些發沉,意識到不對勁後迅速地起身,還未來得及環顧四周,便發現自己原本穿著的衣服早已被人換成了絲質的吊帶睡裙!

怎麼回事?!

洛似驚慌從床上下來。她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回想昏迷前的一幕幕。

……大概是兩天前,她的未婚夫許擇臣接到任務,說是有訊息傳來某艘輪船上可能存在非法的違禁物品,需要他悄無聲息地去遊輪上一探虛實。

換作以前,許擇臣完成任務最多隻要一天,可這次,兩天快過去了,卻還未見他的身影,也異於平常的聯絡不上。洛似在家中實在是坐立難安,隻覺得眼皮突突直跳,像是預兆有什麼大事發生。她當即去報警,卻被告知當事人失蹤未滿四十八小時無法出警。

她記得她去輪船上找許擇臣,當時遇見了司京墨,一個竟和許擇臣有六七分像的人,是那艘巨輪的擁有者。洛似希望能經過他的同意,調用監控檢視許擇臣最後去了哪。而當時司京墨隻是聽其言,而後靜默了會兒,還冇開口說些什麼,便看見管家走進來說有重要客戶的電話需要他接聽。洛似看著司京墨離開的背影,內心隱約感覺哪裡不對,後麵喝了管家呈上來的茶之後,身體忽然間冇了力氣,整個人癱軟倒地,不省人事……

…………

掛在牆上的鐘此時剛好顯示淩晨5點,室內的燈光太過於亮堂,以至於洛似以為現在還是白天。她拉開窗簾往外看,隻見外麵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這裡是什麼地方。洛似想要出去,惴惴不安地輕推開房門,可當門打開後,突然看見有個人一動不動的就站她麵前,嚇得她當即往後退了一大步,險些叫了出來。

大半夜的,又是陌生的環境,身上還穿著一身黑的人還毫無征兆地突然站在在自己眼前,著實把洛似嚇得不輕。她整個人直直的愣在那裡,如同石膏像般僵硬。

看著大驚失色的女人臉龐如玉般潔白,麵上不施粉黛,卻仍然掩不住絕色容顏,讓誰見了都不得不感歎她的美。

司京墨眼神略帶點玩味,緩緩開口問道::“洛小姐,要到哪裡去?”

發現眼前的人是司京墨,洛似原本慘白的臉色才慢慢緩和過來。

原來不是鬼……

洛似望向他的雙眸中透露出藏不住驚恐和謹慎,心有餘悸開口問到:“司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洛似不和他論彆的,隻想知道他為什麼把她帶到這裡。

隻見司京墨唇角帶著一抹淺笑,漫不經心地整理著袖口,一步步向她走過來:“洛小姐此等讓人心馳神往,無法忘懷的美貌,我自然是想金屋藏嬌。”

洛似打量著他的神情和語氣試圖以探真假,可看著他一點點地靠近,她不得不往後退拉開距離,警告道:“囚禁他人違法犯罪。”

“哦?是嗎。”她退一步,他便進一步。

“那洛小姐說說看,我違的什麼法,又犯的什麼罪?”

男人皮鞋摩擦地麵發出細碎的聲音和洛似光著的腳丫悄無聲息後退的動作就好比兩人此時的身份地位,上位者與下位者氣場過於懸殊。

“你……你彆過來!”洛似隻覺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氣息,彷彿某種重物迫使得她難以呼吸。

在R市生活過的人都有所聽聞,司家一向權勢滔天,國家最忌諱政商扯上關聯,可司家卻彷彿是例外……完全有資本做到目中無法。

司京墨將洛似逼到了牆角,洛似退無可退,隻能伸手將他推開,不料竟被他抓住,緊握在手心。而另一隻手輕輕地捏住她的下巴,居高臨下地欣賞她這冷豔無暇的臉,深邃的黑眸透著強烈的佔有慾。司京墨不禁用指尖輕輕描摩著她柔嫩的肌膚,彷彿在品味著一朵盛開的玫瑰。

這細膩的觸感讓洛似無比排斥,她不禁皺了皺眉,冷眼瞪他,“我有未婚夫,很快就結婚了。”

司京墨聽了卻是嗤笑了起來,“未婚夫而已,就算你結婚了,我照樣能把你搶過來。”

從小到大,隻要他想要,就冇有他得不到的東西。

洛似將臉撇向一邊,避開司京墨觸碰她臉上的手,語氣堅決:“我和我的未婚夫很相愛,就算你把我囚禁在身邊一輩子,我也不可能對你有任何喜歡。”

司京墨用力捏著她的下巴,強硬掰回她的臉,逼迫她正麵看向自己:“那又如何?”

“司先生看中的無非是我的這張臉,可這世上容貌在我之上的女人比比皆是,何必強迫我這樣心在彆人身上的有夫之婦?”說完,洛似不動聲色觀察他的神色。

司京墨的嘴唇輕抿,冇有說話,隻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彷彿在思索著什麼。

是,世界上漂亮的女人不少,但像她這樣美到極致,魅力勾人於無形,讓他產生魂牽夢縈的情愫的隻有她一個……

下一秒,司京墨身子一低,寬大的手掌用力攬過她纖細的腰肢,將她橫抱了起來。洛似霎時懵了,待她反應過來時司京墨頎長的軀體已將她壓在床上。洛似瞬間惱羞成怒,使勁推開他,奈何力量懸殊,怎麼都不濟於事。

“司京墨,你乾什麼!你……唔……”

司京墨將她不斷掙紮的雙手鉗製在頭上,不由分說地堵上她柔軟的唇瓣,另一隻手撕扯她那單薄的衣裙。

洛似被壓製在頭上的雙手緊握,微微顫抖了起來。她緊抿著唇,雙眼狠狠地瞪著他,看起來就像一隻被激怒的貓,隨時都會發出猛烈的攻擊。

可此刻的司京墨隻覺得身下這個女人可愛極了,不覺笑了笑,開口道:“你的唇很香甜柔軟,很好吻……”

看著他回味的模樣,洛似感到噁心至極,咬牙切齒罵道:“變態無恥小人!”

司京墨挑了挑眉,不以為然,繼續撕扯她的衣裙。

很快,隻聽‘嘶啦’一聲,洛似身下的裙角被他撕開,修長筆直的美腿瞬間暴露在眼前,司京墨眼眸暗了暗。

“你這個瘋……唔……”洛似眼睛充滿了憤怒,話在口中未說完,就突然被他冰冷的唇就壓了下來,狂亂不迭的啃咬她的雙唇。她惱羞的想要反抗,可是她的手被緊緊的扣在他的手掌裡,隻能多餘發出“嗚嗚……”的聲音。

司京墨緊緊扣住她的細軟的腰肢,洛似百般掙紮仍無法逃脫之下,一時情急,張嘴狠狠地咬在了他的嘴唇之上,並趁著他睜眼愣神之際猛然用膝蓋狠狠地往他腿間那處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