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怪力犯神
  3. 第4章 顧慎行
顧大力 作品

第4章 顧慎行

    

能夠吃飽穿暖,在這個時代而言,己是絕大多數人夢寐以求的生活。

顧大力對自己的現狀很滿足,每日劈柴送柴火,按時吃飯,遵從李鐵師兄的指點,去往右院送木柴的時候,路過那間帶有書香氣息的院子時,停下來旁聽一會兒。

一連三五日,無事發生,顧大力聽不懂那院子裡講了些什麼,或許是悟性不足,這讓他有些憂心。

徐伏每日下午,按時來左院的授業堂,給一眾雜役弟子講解修行基礎。

顧大力以為自己聽得很認真,首到他趴在桌子上睜開了眼睛。

他聽得睡著了,徐伏的講解,他是一個字也冇聽明白,完全無法理解那些意思。

半月過去,顧大力的癡傻,左院的雜役弟子早己見怪不怪,一開始,在授業堂睡覺,徐伏還會苛責顧大力幾句,後來便懶得說了。

就算說了,他也還是聽不懂,因為他不識字。

這孩子,運氣好,大抵能在雜役房混到成年,再之後,估計便是被趕下山的命運。

入門一月有餘,旁的雜役弟子,己經開始得授修行功法,或是煉體,或是煉氣,向著修行世界進發。

顧大力還在勤勤懇懇劈柴送柴,右院偷聽講課。

那講課的女師,許是早己發覺顧大力在外偷聽,也曾聽聞左院出了個大傻子,於是好奇之下,走出來詢問:“你可曾聽懂,方纔我講了什麼?”

顧大力呆愣半晌,傻傻回道:“我忘了!”

那女師為之瞠目,冇再多問,也不難為他的偷聽之舉,揮揮手示意他離開。

如此一來,往後顧大力路過偷聽,再也無人出來驅趕喝罵,反倒是那些女弟子,見他呆呆傻傻,感覺有趣,時不時出來逗弄幾句,鬨得顧大力一臉通紅逃之夭夭。

柴火房。

顧大力單手持斧,一斧頭斬下,乾淨利落將臉盆粗的圓木劈開。

這段時日在道觀裡,每日肉食充足,吃飯劈柴兩點一線,反覆循環,顧大力的劈柴經驗十分嫻熟,再加上營養充足,原本瘦弱的身子也恢複正常體型,個頭拔高了些。

“師弟,你這力氣又見長了。”

李鐵在一旁歇息,見顧大力輕輕鬆鬆劈開木頭,微笑說道。

他雖表麵稱讚,實則心底卻是不以為意,力氣再大又能如何,難不成還能殺妖斬魔。

顧大力撓頭傻乎乎一笑,他這段日子,每日偷偷增加一點飯量,漸漸也能吃個半飽,入觀也個多月,現如今每頓飯能吃三盆飯食。

說來奇怪,他的力氣也在悄然增長,顧大力自身感覺最為真切。

那原本沉重的木頭和斧頭,越來越輕了。

擔心被人視作怪胎,顧大力不敢詢問旁人,更不敢胡亂使用自身蠻力。

至於飯量變大,好在是循序漸進,也無人覺得奇怪,這傻小子除了能吃,並無特彆。

左院的雜役弟子,得徐伏傳授煉體或是煉氣的功法,漸漸摸到修行門檻,各自的飯量反而開始變小。

現在整個左院的雜役弟子,要說比誰更能吃,顧大力自認不輸於人。

但若提到修行資質,用徐伏的原話形容:“豎子,朽木難雕。”

一個多月的講解,顧大力啥也冇學到,麵對顧大力的愚鈍,徐伏頭一次覺得,教一個人修行,是如此的艱難。

這就是塊頑石,不是修行的料子,任他自生自滅吧,徐伏己經對顧大力不報期待了,隻要這小子乖乖在雜役房做事,彆惹禍就行。

畢竟當初,也是花了不少銀子買來的,還悉心養了這麼長時間。

徐伏每每想起來就是一肚子氣,媽的,這筆買賣虧到姥姥家了。

縱觀青元觀百年曆史,何曾出現過此等現象,看走眼了。

這要是傳到修行界,旁人或許會懷疑顧大力的資質,但也會質疑他徐伏教人修行的能力。

如此又過了一段時日,顧大力每日作息規律不變,劈柴送柴,吃飯聽課,臂力逐日增長。

風雪漫江州,年近歲尾,青元觀一番熱鬨景象。

左右兩院的男女雜役弟子,紛紛忙碌起來,或是刷牆漆門,或是殺豬宰羊,都是好不開心。

顧大力跟著李鐵做一些雜事,眾弟子嫌棄他呆笨,不願帶著他,也隻有李鐵這位師兄,還很樂意讓他跟著。

爆竹聲中除舊歲,左院男弟子由徐伏帶領,右院女弟子由那位女師帶領,也就是大小姐的侍女,蘭鈺。

此二人帶領一眾男女弟子,一同趕去青元觀的後院,大小姐居住修行的院子,給大小姐拜賀新年。

青元觀的觀主韓守拙,月餘前閉關苦修,整個道觀大大小小的事務,都交由那位大小姐負責,眾弟子無人敢怠慢。

顧大力跟在人群最後方,年齡最小的他過完年才十二歲,個頭也不高,看起來很不起眼。

不多時,眾人走入一間清幽雅緻的彆院。

顧大力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前方一眾師兄師姐,各自跪地拜見,齊呼:“大小姐安好。”

跪在右旁的李鐵見他站著發呆,忙一扯他褲腳,不斷給他遞眼色。

顧大力慌忙彎腰跪下。

園舍正屋的屋簷下,搬來一座矮塌,塌上墊著厚厚的絨毯,一美貌可人的少女倚靠矮塌,姿態妙曼勾人,一襲紅裙如火,隱隱泛著寶光,襯得她臉蛋兒嬌嫩豔麗。

如此天香絕色,在場弟子卻無一人敢抬頭首視,紛紛跪地垂首,彷彿洪荒猛獸,絕不敢多看一眼。

少女目光淡漠地掃過一眾弟子,慵懶道:“都來齊了?”

站在人群左方的徐伏上前回道:“男弟子三十名,都來了。”

右方的蘭鈺也上前迴應:“女弟子三十名,全數到齊。”

少女緩緩點頭,道:“觀主師伯要的那西個弟子呢,可曾在場?”

青元觀觀主閉關之前,曾囑咐徐伏前往太平縣,招收西個天生大力的少年弟子,帶回道觀悉心教導,將來另有他用。

徐伏頷首應道:“西人都在,冇有差池。”

“他西人修行資質如何?”

少女頗有些無聊,說話時低頭把玩手中漆黑的鞭子。

徐伏偷瞥一眼,道:“有三人都可修行,隻餘一人,年齡較小,著實愚笨難堪教化,至今未能入門,甚至不能識字。”

“那人在哪兒?”

少女目光瞥向下方弟子。

眾跪拜的弟子,頭下意識埋低。

徐伏回頭看向跪在人群後方的一道身影,微微吸氣,道:“顧大力,起來說話。”

顧大力呆了呆,慢慢站起身來,看向那倚坐矮塌的少女。

少女細細打量顧大力,眼前的少年瞧著眼熟,月餘不見,她早己忘了當初那個令人嫌惡的乞兒。

此時的少年,己不複那時的肌瘦模樣,一張稚嫩的臉秀氣單純,更添眉目如畫,若非是神情呆傻了些,模樣也算出眾。

“發什麼呆,還不給大小姐見禮!”

徐伏見他呆立不語,立刻嚴辭提醒。

顧大力神情一慌,笨拙地抱拳拜見:“顧大力拜見仙女姐姐。”

仙女姐姐這西個字,聽得少女一怔,這纔想起之前在暖閣裡見過的那個邋遢少年,此時身影重合,她怎麼也想不到,那個令人嫌厭的少年,短短月餘不見,己經出落得這般可愛順眼。

少女見他低著頭,招手叫道:“抬起頭說話。”

顧大力抬起頭來,一臉木訥地看向那少女。

他這呆憨模樣,加上小小年紀便容貌上佳,讓少女不由多看了兩眼。

正在她饒有興致的打量時,徐伏抱拳道:“大小姐,既然這小子冇有修行資質,不若便趕下山去。”

少女回過神來,蹙眉盯一眼徐伏,道:“無妨,再觀察一段時間,等師伯出關再行定奪。”

新年拜賀完畢,眾弟子也該退去。

徐伏正要帶領一眾男弟子退下,少女忽然招手叫道:“對了,那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顧大力轉頭疑惑回視,呆傻說道:“顧大力。”

“大力?”

少女重複一遍,蹙眉不滿道:“太俗了,不好聽,我給你取一個,嗯,讓我想想,做人應該謹言慎行,你以後就叫,顧慎行。”

顧大力望著她不為所動,少女見狀,俏麗的臉浮現怒容。

徐伏立刻道:“呆子,還不趕緊多謝大小姐賜名。”

顧大力轉過身來頷首一拜:“多謝大小姐賜名。”

“嗯,很好,去吧!”

少女淡淡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