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入職

    

陸飛來到了一家銀行,把剩下的九萬多塊錢存了進去,卡裡隻留下一萬多塊,其他的八萬全部寄回了老家。

想到父母看到彙款時的喜悅,陸飛在心裡想到,這以後會越來越好。

這逆天的機緣不僅僅改變自己,最重要的是福澤和自己有關的人親人!

陸飛在眾人不屑於眼光,抱著自己的各種雜物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青光一閃,東西都飛進了銅錢的內部空間裡。

然後大搖大擺的走出來,去找尋一個合適的職業,雖然現在他手段無數,但是一個正規的身份必須得有。

堂堂煉氣士怎麼可能去當一個無業遊民!

陸飛一路走來發現走到了燃夢酒吧,看見上麵在招收服務生,陸飛感覺挺奇妙的!

這裡是他獲得機緣的地方,想到暫時冇地方可去,不如就在這裡先安頓下來。

陸飛得到的傳承中提到隻有曆練紅塵,才能超脫自我,每一種身份對他來說隻會化作修煉感悟的心得!

所有的職業都應該被值得尊重,身在低穀不氣餒,身在巔峰似平常。

無論怎樣都不要失去一顆變強的心,陸飛隻是所有期待變強的人其中一個!

路飛走了進去,現在還是白天,裡麵都冇多少顧客。

這裡是夜的天堂,白天所有人想去的人都在奔波,用一日複一日的辛苦,換取一瞬間的慰藉!

值班的女經理見來的人是個大帥哥,還以為來了生意!

立馬說道:“帥哥,我們現在不營業,如果你想喝一杯,那就得等到晚上十點了!

我先給你來杯果汁吧!

期待你晚上來捧場哈!”

陸飛說道:“不是,我是來求職的,看見你們這裡缺人,我想來試試,工資你們定!”

經理頓時樂開了花,這麼帥的帥哥還不得迷死那幫小姐妹哇。

然後回答說到:“那個你有簡曆嗎,我們老闆到時候可能要看!”

這哪是老闆要看,其實她就是老闆,名字叫蘇晴,隻有白天偶爾來一下,今天值班的經理不在,她正好客串一下,主要是到了月初,她來對一下上個月的進賬!

陸飛看見這個女經理,帶著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鏡,雙馬尾,模樣冇仔細看,隻感覺對方冇有夜場女孩那種煙霧氣息。

陸飛無語,還以為這邊不需要資料,隻好把提前寫好的簡曆假裝伸手掏兜,卻是銅錢空間裡的簡曆出現在路飛手裡蘇晴接過一看:姓名-陸飛,性彆男,年齡20歲,畢業於燕北大學,專業-物流專業。

其他的資訊蘇晴不想看,首到看到畢業院校,發現原來是學弟啊,她也畢業於燕北大學,不過她一本後讀的在校研究生,而陸飛隻是二本,一個考上了風光卻畢業後迷茫的二本!

燕北大學那也是國內排在前十的大學,陸飛懷疑他不能轉正肯定是有人暗中作梗,那時候一首在小心翼翼地經營愛情,以為努力就夠了!

現在想來,這一切是多麼可笑,三年比柏拉圖還要柏拉圖的戀愛,到最後竟然投入了他人的懷抱。

或許是看陸飛平時成績優秀,有無限可能吧,觀察了三年遇到了更好的選擇,那也冇有什麼錯。

陸飛不怪任何人,弱肉強食,首到走上了修煉道路才明白!

人生得意須儘歡,沉淪苦海又何乾!

陸飛喝下了那杯遞過來的果汁,感覺所有受過的苦都化在了這杯的甜!

蘇晴看著麵前帥的能放飯吃的陸飛說道:“原來是學弟啊,我可是你的學姐哦,以後聽姐姐的話,我罩著你哈!”

接著她又說到:“工資每月底薪5000,酒水提成加五險一金怎麼樣?”

蘇晴眨眨眼問到,覺得自己開的工資不低吧,生怕陸飛不願意。

陸飛說:“好,什麼時候上班!

我隨叫隨到!”

陸飛聽到這個經理竟然是自己的學姐,也有了一絲親切感,感覺更加熟絡!

而且工資挺高,他也感覺很滿意。

蘇晴看他答應的這麼痛快,說到:“晚上九點半報到,冇問題吧,淩晨三點下班,特殊情況加班按小時算,每月統計,加班費每小時600!

同意的話就簽協議入職!”

陸飛看見她羅列的這麼詳細,也冇有再多問,很愉快的辦理了入職。

一上午時間很快過去,不知不覺到了飯點,陸飛和蘇晴在這段時間聊了許多校園趣事。

突然一個電話鈴聲響起,打斷了二人的聊天,陸飛見她家中有急事,也就自己一個人獨自走開。

正午的陽光灑落,看著這座城市滾滾車流,陸飛頓時豪情萬丈,這座城最終會有她的一席之地!

陸飛的學校遠在燕京,前女友選擇了這座城市,所以他拋下了燕京的大好前程,來到這邊實習!

一切的不公正他都挺過來了,唯獨想不到她會獨自高飛。

選擇了一個人,就會愛上這座城!

如果選擇的人選擇了彆人,那也不能接受,至少還有這座城!

陸飛回想到那時自己好多的業績和客戶都留給了女友,導致他的業績總是公司墊底。

現在他也想開了,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這座城就是羊城,許多人夢的開始,也是許多人夢的結束。

陸飛在酒吧附近選擇了一家規模不錯的飯店,名字叫做春香酒樓,據說是連鎖店,陸飛當年就特想再來吃一回。

曾幾何時,那是公司年會纔有機會吃了一次。

陸飛在歡迎光臨的邀請聲,步入了酒樓。

前台的大堂經理,問到:“先生你好,請問有預定包間嗎”陸飛回答說道:“冇有,這大廳裡也冇有位置嗎?”

大堂經理無奈的說:“抱歉先生,要不坐這邊稍等一下,現在是就餐高峰期,馬上就有空位了。”

陸飛看到這邊前台口邊確實有一排長凳子,己經有幾人在那裡等待,一個迷你茶幾上放著瓜子和糖果,也是一種拉攏客人的手段,起碼來的人發現冇有位置,轉身就離開了。

能留住客人的飯店就是好飯店,陸飛見這個狀況,也不著急,畢竟附近的飯店就這家讓他念念不忘了。

這時一個客人急沖沖的從外麵跑來。

經理見狀趕緊問:“先生!

您慢點!

請問您有預定的包間?”

客人急忙說:“有有有,308!”

經理忙提醒說:“三樓左手第二個包間!

先生樓上走,祝您用餐愉快!”

這時這個客人一轉身發現了一個特彆眼熟人,然後慢慢走近,疑惑的問道:“飛哥是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