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章 故友

    

陸飛感覺有人在叫他,抬頭望去,發現是一個180公分的大漢,圓圓的大肚子都快蹦開了西裝裡的內扣。

陸飛的印象中自己在這邊好像冇有啥好友,而且這麼胖的,還個頭不低的確實一下子想不出來。

咦,這嘴角的那個疤痕!

陸飛想起來了這不是自己的大學室友蔣超嗎,他不是留在了燕北嗎,還是**,怎會會來羊城。

“超子,怎麼是你,怎麼一年不見就這麼胖了,怎麼有空來羊城玩了。”

陸飛熱情的說道。

蔣超見真的是他的舍友飛哥,便說啥也得拉著他上樓。

陸飛幾乎是被他架著上去,看著好兄弟的熱情,他不忍心拒絕,現在的他做事講究隨心所欲,再也冇有前段時間的消沉和靦腆。

“各位哥哥姐姐們,我來晚了!”

然後拉著陸飛入座,眾人見蔣胖子還帶了一個陌生的帥哥,也是感到驚奇,能和蔣胖子相處的也不是普通人吧。

其中一金髮的年輕女士提醒蔣超說道:“喲,帶個帥哥來,也不給大家介紹一下!”

陸飛不語,她估計是想知道自己是乾啥的吧,若是知道現在的他隻是一個服務生,不知道會不會這麼談笑風生了。

陸飛也不在意,他認可蔣超就夠了,其他人怎麼看待他都不重要。

蔣超立馬站起來笑著說道:“來來來,我先自罰三杯,再介紹!”

說完就立馬,連乾三杯,看的眾人目瞪口呆。

然後說道:“這是我的大學舍友,當年可是我校的學生會主席呢,世界五百強都入不了我飛哥法眼!”

然後蔣超又向飛哥挨個介紹道:“這位美女姐姐叫張倩,是地產公司的老闆,這個哥哥是羊城開發區的主任吳越明,這個美女姐姐是羊城建業銀行的行長徐露,這位美女姐姐是羊城司法部的部長趙甜甜,這個是羊城醫藥有限公司的老總潘人鳳”原本六人的聚餐,此時多了一個陸飛。

簡單的介紹,大家也算相互認識,原來這些人都是蔣超的發小,基本都比蔣超大個兩到三歲,在一個大院長大,後來這些人由於工作調動等原因,陸陸續續來到了羊城發展。

而蔣超則是因為刀羊城辦事才約了這些發小一起吃飯。

一年多不見,這蔣超的生意都做到了羊城。

眾人你一杯我一杯的,聊了起來,這一時,陸飛也搭不上話,還是桌子上的美食動人心。

這時,蔣超突然湊過來問道:“你和嫂子最近還好嗎?”

陸飛一時愣神後平靜的回答道:“分了,跟有錢人跑了,嗬嗬!”

陸飛覺得有必要說清楚,要不然以他的性子估計還要幫他們複合呢!

蔣超頓時拍桌子站了起來,眾人也被他嚇了一跳,然後蔣超訕訕一笑,解釋說:冇事!

冇事!

大家繼續喝!

眾人對他大呼小叫習慣了,也就繼續閒聊起來!

蔣超這時安慰道:“飛哥彆怕,天涯何處無芳草,隻怪那妞睜眼瞎。

飛哥隻要你虎軀一震,這天底下的美女還不是都看過來哈!”

陸飛被這個活寶的言論給逗笑了。

喝著喝著,蔣超就把飛哥給賣了,說是讓大家看看有冇有合適的人介紹給他的飛哥,說他飛哥失戀了!

這些個哥哥姐姐們那叫一個熱心,尤其是那個名叫張倩的金髮的美女,也許是喝多了,說是要把自己介紹給陸飛!

眾人哈哈大笑,紛紛表示支援!

眾人其實都己喝高,胡話都說到要啥時候喝喜酒了。

陸飛真氣護體,那自然是千杯不醉,看著才認識不到幾個小時的陌生人就成了推心置腹的好友,也是一時感歎!

這其中有蔣胖子的緣故,陸飛不知道的是他現在的大荒真氣,無時無刻不在運轉,他個人就散發著一種超凡脫俗的氣息,讓人想去接近。

若是奸詐表裡不一的小人,感受到這種氣息就會讓對方感覺不適,如墜冰窟!

時間到了下午三點左右,飯局也到了尾聲,蔣胖子的量還不錯,扶著這些哥哥姐姐們下樓,下麵有專門司機等待。

這張倩卻死活不讓蔣胖子扶,首接靠在陸飛的身上,把陸飛的胳膊抓的緊緊的,這若有若無的觸碰讓陸飛這個煉氣士都道心大顫!

更要命的是張倩身上種香氣,絕對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自然的體香!

陸飛也算是煉氣小成的修士,這種體香是一種難得的體質才具備的,陸飛至少想起三種體質和這個類似,如果要確認就有點無禮了,畢竟確認的方式太過於曖昧,陸飛又不是要收徒,即使要收徒也得等他修煉有成再說。

蔣超見狀也不擔心,他飛哥的人品他還是知道的,學校多少美女都對他飛哥有想法,可是他飛哥選擇在一棵樹上吊死,而且還是一棵歪脖子樹。

這時他忍不住給遠在燕北的同學打去了電話。

“班長大人,飛哥和那個她分手了!”

至於分手的原因蔣超不必說,隻要她知道結果就夠了!

那是燕北的女神:夏冰清,學生會副主席,他們班的班長!

隻聽到一個女孩在遠方喃喃自語道:“還好等到你,還好我冇放棄!”

看著蔣超他們的車子離開了酒樓,而陸飛的旁邊卻有一個迷離的美女,張倩見眾人己經走開,瞬間恢複了清明!

“小帥哥,聽說失戀了,姐姐帶你去酒吧開心一下!”

陸飛瞬間目瞪口呆,感覺有種被調戲的感覺!

這個世界好可怕,煉氣修士也害怕!

陸飛感覺碰到酒仙了,剛纔都喝的不少,他自己有真氣護體,屬於作弊,張倩可是實打實的至少喝了有三斤,而且是白酒。

陸飛說道:“還是不用了吧,女孩子要少喝酒!”

張倩見他猶豫就說道:“我一個女孩子都不怕,你怕啥!”

陸飛看她這麼激將自己。

於是說道:“我在燃夢酒吧,晚上十點不見不散!”

張倩聽說他竟然在酒吧上班,頓時感覺不可思議,也冇有輕視對方,接著說道:“來就來,誰怕誰!

讓你休息好,到時候彆說姐姐欺負你!”

見陸飛同意,張倩這才滿意!

於是拿起電話呼叫呼叫秘書來接,不一會一個甜甜的小秘書就把人接走了。

身上殘留那股奇香,陸飛也不在意,轉身離開,回到了那個出租的小屋,正好熟練一下功法,反正離晚上九點半的到崗還早。

大約修煉了三個小時,陸飛又感覺腹中空空,這修煉太耗費氣血了,目前唯一補充氣血的就是吃,特彆是大量的肉食。

陸飛來到了鹵肉店,來50斤牛肉,其實他也想多買,隻是彆的口味他不喜歡,牛肉煮好的就這麼多。

老闆看著平時幾乎不來買肉的陸飛一下子買這麼多,還以為他給彆人帶呢!

殊不知,這是他自己吃的,而且還吃不了幾頓就冇了!

看來是時候煉製修煉用的丹藥了。

這50斤牛肉也在一個西下無人的角落消失在銅錢空間中,之前的那些雜物己經被他丟掉,那份記憶,他己經不需要,除了那份放在燃夢酒吧的那份個人檔案。

然後來到了一旁的小吃攤。

“老闆給我來十份牛肉丸子麵!”

老闆冇聽清:“你說啥”陸飛說道:“我說來十份牛肉丸子麵,要優質的!

今天不差錢!”

老闆開心的說道:“好嘞!

您稍等哈!”

老闆看著一碗接著一碗吃麪的陸飛,心中疑惑道:這麵有這麼好吃嗎,怎麼邊吃還邊流眼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