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洪荒:我一人扛起三千大道
  3. 第四章 一天一小境界 五日築基
南宮辰 作品

第四章 一天一小境界 五日築基

    

一天的雜役生活結束了,南宮辰按約定再次站在了清風上人住所門前,清了清嗓子道“老師,弟子己完成今天雜役任務,現特來求道!”

一道人影掠過至南宮辰身前,雙手背至身後,背對著南宮辰。

“為師觀你修煉速度乃超越古今未有之速度,但你需謹記,我等修士,修道修心,最重要的其實是修心”說罷清風上人緩緩轉身,頓了頓嗓子開口:“修道,隻需找到符合自己自身的道,一步一步朝著這個方向前去邁進,但前期你隻需積累法力,打牢基礎提高境界,道,可能會在你某一個瞬間突然明悟本心,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道,從而做到一朝悟道,境界也會隨著你的悟道水漲船高。

而修心,修的便是自己的心境,心性,修一顆屬於自己堅定的道心,使自己在修煉途中,一往無前!

為師這裡有道德經一篇,今晚為師先帶你修心講解道德經。”

南宮辰聽罷立馬盤膝坐下,清風上人也開始講道“道可道 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無名天地至始……”南宮辰聽的很深,彷彿大道近在眼前,觸手可及,當聽到“天地不仁 以萬物為芻狗”使其更加堅定了自己一心香道的決心。

很快,講道並結束了,南宮辰起身一拜道:“多謝老師為弟子講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弟子一定更加努力修行,超脫天地!”

說罷便就地打坐,吸收此次講道所理解的內容,並運轉周天,吸收天地靈氣,化為真氣存入丹田。

在天漸漸亮起之時,“轟”的一聲,南宮辰成功突破煉氣中期,且還有繼續突破之勢頭。

但南宮辰並未貪心,隻求穩紮穩打,夯實境界,爭取每一次突破都是壓製不住境界。

“老師,馬上天亮了,弟子先回屋準備今日的活了,弟子告退。”

南宮辰起身緩緩一拜道。

清風上人微微頷首,轉身朝自己屋內走去。

接下來的幾天,南宮辰白天做雜役,晚上去找清風上人修行,幾乎每天都能突破一個小境界。

……五天後,南宮辰在做完了自己的雜役活按照慣例又來到了清風上人門前,清風上人也一如既往的開始講道。

可就在講到一半之時,南宮辰猛的睜眼,看向清風上人道“老師,弟子要突破了!”

清風上人聞言夜停止了講道看向南宮辰“小辰修煉一事一定要打牢基礎,不可為了變強圖快,須知……”“可是……師尊,弟子昨日便己可突破,是因為弟子想要夯實境界達到極境,今天弟子實在少壓製不住……”南宮辰一臉痛苦的望著清風上人。

隻因這一天來,南宮辰都在壓製,可如今,真氣在體內己經達到了一個臨界值,如果不立馬將其轉化為真元,則會爆體而亡。

清風上人聞言走至南宮辰身前擺下一道聚靈陣。

“小辰,安心突破,一切有為師在。”

在擺下聚靈陣的那一刻,南宮辰之覺得靈氣更加濃鬱,抬頭一看發現靈氣以他自己為中心成旋渦狀湧入自己。

見此南宮辰趕忙集中注意力,引天地靈氣進入自身經脈,擠壓體內真氣,將其轉化為真元存入丹田。

過程十分痛苦,南宮辰每運轉一次周天,都會感覺自己的身體正在被天地所擠壓,感覺下一刻就要被擠爆。

這讓他一個前世大學生,從小嬌生慣養,受過最大的痛也是打針。

心裡湧現出不斷的想要放棄的念頭,周天運轉越來越緩慢。

站在一旁為南宮辰護法的清風上人也察覺到了南宮辰的不對勁,立馬開口朗誦黃庭,想要其內心平靜。

南宮辰此時的心裡也是湧現出了兩個不同的想法。

一種想法在不斷的告訴自己,既然修仙這麼苦,不如任由真氣亂竄,最後爆體而亡,說不定還能魂穿回藍星,重新過上逍遙擺爛日子。

另一種想法則是告訴自己,既然都來到天元大陸,能不能回去都是個未知數,從魂穿過來不過幾個月,難道就要放棄了自己當初的長生超脫夢了?

南宮辰此時也在不斷的回想,自己前世雖說是大學生,但當時的大學生根本不值錢,畢業就是失業,能乾的工作也就那麼幾個,要麼職場做社畜,要麼送外賣當服務員,然後年齡到了回村通過媒婆介紹,娶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生下孩子,然後平平無奇的過完一生。

這是他南宮辰想回去的生活嗎?

不!

它不是!

在前世,他普通,他無能,他平庸,身無一技之長,手無縛雞之力,又冇有出眾的長相,隻有遊戲與他相伴。

但來到了天天大陸,自己一有極好的修煉天賦資質,五日便可達到彆人幾年甚至幾十年才能邁入的築基。

二有整箇中洲排名第一得宗門掌門親自教導,隻要不夭折,日後禦風飛行,舉手投足改天換地,呼風喚雨,豈不威風。

三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隻要日後實力強大,什麼樣的道侶得不到?

心想著南宮辰立馬摒棄了想要讓自己放棄的想法,我堂堂藍星大夏七尺男兒怎可輕言放棄,我一定能登上這世間的頂端,坐看風雲變化,世間新生更替,唯有我與世長存不沾因果,劫難不近吾身,量劫無法讓吾隕落。

在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後,南宮辰立馬重新加快了運轉周天的速度,真元也在一點一點朝丹田彙聚。

一旁的清風上人將南宮辰的變化儘收眼底,鬆了一口氣歎道“修仙一途本就是逆天而行,怎會一帆風順,那麼輕易成功?

老夫做的隻能是確保無人出手乾預你的成長,但日後能走多遠,是否能再次登臨那個境界,還得看你自己啊”……一縷朝陽灑下,照在了南宮辰的身上,於此同時,南宮辰也完成了最後一縷真氣向真元的轉化。

他緩緩睜開雙眼,感受著變強的生命力和那更加強大的力量,緩緩開口“築基,成了……”然後起身道謝並告彆了守在一旁護法的清風上人,回到自己的住所,並洗去了一身,由於境界突破身體所排出的的雜物,開始了白天的雜役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