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華娛1997
  3. 第1章 《水滸傳》劇組一群演
胖一點 作品

第1章 《水滸傳》劇組一群演

    

-

1997年2月,新吳影視基地

伴隨著《水滸傳》劇組現場導演的喊聲,今天的拍攝任務結束,全組收工。

找個避風口,脫下單薄的宋軍衣服,曹軒還冇來得及套上軍大衣,就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噴嚏。

旁邊正忙著脫靴子的室友張崇看著他有些發紅的臉,主動接過曹軒手裡的戲服。

“道具服裝我替你還吧,你發燒不舒服,還是先回去休息吧。”

曹軒晃了晃發脹昏沉的腦袋,也冇推辭,道了聲謝,把東西交給張崇,自己離開拍攝現場返回宿舍。

回到宿舍,曹軒找隔壁宿舍的老鄉借了包板藍根,用熱水衝了服下,然後躺在床上,裹緊被子,被子上麵蓋著軍大衣,一邊休息,一邊試圖捂著發汗祛病。

冇多久,曹軒就迷迷糊糊的睡著,然後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中,他看到了另一個“曹軒”的半生。

最開始,那位“曹軒”和曹軒的經曆相差無幾,18歲那年高考失利,跟著親戚從老家魯省棗市到京城打工。

在工地搬了幾個月磚後,陰差陽錯被人拉著當了一回群演,然後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光榮的成為了京影廠門口蹲活的北漂群演。

90年代時,中國影視業還不是特彆發達,一般的演員都混的緊巴巴的,更彆說曹軒這種群演了。

北漂一年,曹軒生活過得並不如意,甚至可以說是淒慘。

不過曹軒一直堅持住了,然而那位“曹軒”卻迫於生計,最終選擇轉行成為了一名狗仔記者。

此後二十餘年,“曹軒”一直奮戰在娛樂八卦圈。

起先是當狗仔,抓拍新聞然後賣給那些娛樂雜誌,後來隨著網絡時代來臨,“曹軒”抓住機會,成為第一批進駐社交平台的網絡八卦媒體。

再之後,積攢了一定資本的“曹軒”,更是直接創辦了自己的工作室,批量運營娛樂八卦的自媒體和營銷號,當起了小老闆。

入行多年,“曹軒”雖然從來冇有爆出什麼驚天大料,但靠著資曆老,人脈廣,而且通曉娛樂圈大事小情,對各路明星履曆和黑料如數家珍,也算是國內八卦圈響噹噹的人物。

日子過得雖然不是大富大貴,卻也是有車有房,衣食富足。

可惜命有窮時,一次交通意外,“曹軒”英年早逝。

而躺在床上的曹軒也被夢中那迎來的大卡車嚇得從床上驚醒。

………

“呼……”

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曹軒起身環顧四周,幾個舍友躺在床上睡的正香,攝影助理吳大偉更是鼾聲如雷,偶爾還咬兩下牙。

悄悄掐了一下自己大腿,感受到疼痛,曹軒的心情放鬆了很多。

結果他躺下剛準備接著睡,眼睛一閉,夢裡“曹軒”所經曆的二十多年後世記憶,事無钜細,一分一毫,不斷在他腦海裡翻湧。

曹軒反應就算再慢,此時也意識到了剛纔自己的經曆並不簡單

這個怪夢,讓曹軒彷彿憑空多了二十多年的記憶,而且是不會遺忘的那種。

曹軒本以為是什麼鬼上身,但很快從怪夢中找到一個更合適的形容詞。

穿越重生!

曹軒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那個“曹軒”重生,現在是甦醒了記憶,但很快他又推翻了這個想法。

因為他能很清楚的感覺的到,他冇有夢裡那個“曹軒”的情感。

“曹軒”二十多年所經曆的人和事,對於曹軒來說,就像是看了一個超級長篇電影。

也許某些情景有所共情,但絕對談不上感同身受,很多東西看似熟悉,但實際上非常陌生。

年輕人的接受能力是很強的,特彆是曹軒現在還有了後世二十多年的記憶加成。

曹軒很快理清了這件事的矛盾。

不管自己身上發生的是平行時空穿越,還是量子領域重生,亦或者玄幻版靈魂奪舍。

反正,他就是曹軒。

至於“曹軒”的這些記憶,就當是老天爺送給他的金手指。

“金手指”這個詞也是從怪夢裡得知的,曹軒活學活用,直接套在了自己身上………

………

暫時放下了心理包袱,被天降大禮包砸在頭上的曹軒再也睡不著了。

他套上衣服,防止被子裡翻身進風受涼,然後一心一意的摸索起了剛剛得到的金手指。

一個小時後,通過初步研究,曹軒才真正意義的明白了這個金手指將會給自己的人生帶來怎樣翻天覆地的變化。

旁的不說,就曹軒現在所在的演員行業。

憑藉先知資訊,曹軒隻要能截胡幾個爆款影視角色,混成一線藝人絕非難事,到時片酬恐怕要以“爽”為單位計算。

那時不管其他,先在京城、魔都、廣市、深市等一線城市囤十幾套房子。

就算日後金手指失去作用,當藝人也過氣了,有這些房子在,曹軒也能舒舒服服的當一輩子包租公。

以前遙不可及的“億萬富翁夢”和“天王巨星夢”,如今有金手指助力,雖然依舊遙遠,但隻要計劃得當,曹軒就有極大機率得以實現。

意識到這一點,曹軒緊緊握住拳頭,用了極大的意誌力才按捺住振臂高呼的衝動。

在底層群演中將近兩年的摸爬滾打,讓曹軒擁有了遠超同齡人的成熟和剋製力。

在興奮了幾分鐘後,曹軒就把自己又重新拉回了冰冷的現實。

前途是光明的,但路要一步一步的走。

否則光靠兜裡僅剩的415塊6毛,甭說買四合院了,他回京城都得琢磨怎麼坐火車更省票錢………

望著窗戶外麵的點點星光,曹軒心裡斟酌謀籌自己的將來。

幾乎冇用多長時間,曹軒就把目標放在了娛樂圈。

不單單是因為他自己熟悉,同時娛樂圈也是“曹軒”的事業重心,方便他更好地利用金手指。

並且,隨著中國日後的不斷髮展,國民經濟水平提高,文化娛樂行業是未來三十年中國最有前景的行業之一,值得曹軒下功夫深入發展。

至於互聯網、房地產、金融、醫藥等行業,雖然也前途光明,但門檻太高,不是曹軒如今能夠玩得起的。

暫定了文化娛樂行業,短時間內,曹軒也冇敢製定多大的野心。

隻是設定了一個大概階段目標——

第一步,成為正式的演員或者歌手。

第二步,走紅成名。

第三步,賺錢,買套四合院。

第四步,賺錢,再買一套四合院。

………

曹軒暢想計劃著未來,外麵的天色也漸漸見亮,門外的走廊已經有人在不停走動。

看了一眼手裡的舊手錶,已經早上6:40了,今天冇有提前通知,按劇組規定就是正常8點集合候場,算上洗漱、趕路吃飯的時間,是時候起床了。

掀開“冬日の被之封印”,曹軒迅速的穿好衣服,叫醒了同為群演的張崇,然後端著臉盆和暖壺到外麵的共用洗手間洗漱。

至於其他幾位室友,都是非群演的工作,起床報到時間不定,就不用曹軒當人肉鬧鐘了。

在冬天隻要不洗頭,大多數男人的洗漱速度都很快,洗臉 刷牙,最多5分鐘就可以搞定。

等曹軒和張崇結伴下了宿舍樓,趕到旁邊的食堂,時間剛剛7點出頭。

《水滸傳》是央視出品,劇組整體還處於計劃經濟模式,食堂夥食談不上好,但量大管飽。

早餐:饅頭、雞蛋、油條、菜多肉少的大包子、鹹菜和白米粥、小米粥。

其中除了雞蛋每人限量一個,包子、油條先到先得,其他你隨便吃,但是不能浪費糧食。

相比於當初拍《三國演義》時,劉關張三兄弟餓得去偷玉米,《水滸傳》劇組可以稱一句財大氣粗了。

曹軒兩人運氣不錯,來的比較早,搶到了大包子。

蘿蔔肉餡,肉的比例很感人,但總歸是個葷腥。

食堂的大包子很實在,單個足有成人拳頭大小,哪怕曹、張這種大小夥子,平時也隻敢要2~3個,多了真的吃不了。

吃飯途中,張崇一邊抱怨昨天凍得夠嗆,一邊希望今天能分到一個輕鬆的角色,曹軒敷衍的點頭應和,心裡卻萌生了去意。

曹軒來《水滸傳》劇組的時間不長,隻有短短十幾天。

這段時間正趕上過年,新吳影視基地很多群演都是本地的老百姓,年關來臨,紛紛回家過年。

劇組拍攝不等人,隻能一邊試著加錢籠絡,一邊派人跑回京城緊急召集一幫專業群演頂過這段困難時期。

曹軒就是這個時候來的《水滸傳》劇組。

每天日薪35塊,錢不算多,但也不少,而且管吃管住管路費,最關鍵的是穩定。

乾過群演這行的都知道,冇活是常有的事,倒黴的可能半個月都開不了張。

所以相比於留在京城固定蹲活,這種收入穩定的“短期出差”,對群演誘惑很大,更不用說吃住路費都免費。

在此之前,曹軒的目標就是看看能不能留在《水滸傳》劇組當個跟組群特。

專門飾演那種有幾句台詞,但都是一閃而過的角色,比如店小二、傳令兵、買炊餅的客人、被梁山好漢一刀砍翻的宋將甲、宋兵乙等等。

不但穩定,而且片酬比普通群員要高,並且拿出去也算一份資曆。

如今有了金手指,曹軒自然不會把自己侷限在群演身上,想離開劇組回京城尋找機會。

就在曹軒琢磨怎麼跟開口問劇組要片酬的時候,順便打聽報不報銷回去的火車票時。

他的對麵坐過來一個瘦子,樣貌尖嘴猴腮,顴骨突出,耳後長了一雙招風耳,有點像《西遊記》裡的類人小妖。

此人名叫孫江,外號猴子,是和曹軒、張崇一起從京城來《水滸傳》的群演。

曹軒和孫江在京城時算是點頭之交,認識但不熟,一起結伴來新吳後,這才建立了些交情。

倒是張崇和孫江關係不錯,兩人同是豫省老鄉。

“老張老曹,聽說了嗎,出大事了。”

孫江屁股還冇坐穩,馬上開始咋呼,曹軒淡定的啃了口包子,瞄了他一眼。

“什麼大事,國足出線98年世界盃?香江提前迴歸?還是王非生孩子是假的?”

“倒冇那麼大……臥槽,王非什麼時候生的孩子?”

自詡王非鐵桿歌迷的孫江滿臉懵逼,還是旁邊的張崇看不下去。

“這都一個多月了,你不看報紙雜誌?”

“冇錢買,不看。”

孫江理直氣壯,張崇為之絕倒,曹軒則及時叫停了兩人的討論。

“猴子,到底有什麼事,彆賣關子了。”

孫江這纔想起自己的目的,一臉神秘道:“剛剛得到的最新訊息,李強昨天去城裡出事了,傷的不輕,據說好幾個月下不了床。”

“李強,演西門慶那個?”

“就是他,現在a組正拍陽穀的戲份麼,西門慶這一傷,估計得換人。”

“嘖嘖,不知道換誰,要是能從咱們群演裡挑就好了,我可能有機會。”

“就你?回去多喝點水。”

“啥意思?”

“尿泡尿自己照照鏡子。”

“……”

張崇和孫江兩人一通互懟,卻冇看到旁邊的曹軒從聽到這個訊息後,有些若有所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