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華娛1997
  3. 番外(完)東西二宮又掐起來了
胖一點 作品

番外(完)東西二宮又掐起來了

    

-

清晨,臥室

曹軒睜開眼睛,摟了摟半個身子趴在他身上的胡婧,又給另一側的西宮娘娘掖了掖薄被。

不料卻驚醒了曾離,看著眼前這一幕,西宮娘娘臉色有點紅,忍不住掐了一下曹軒,嗔怪道。

「一把年紀了還胡鬨,被孩子們看見,我倆還做不做人了。」

在一起二十多年,該發生的都發生了,不過像類似的情景還是很罕見的。

主要是東西二宮抹不開麵子,所以一般都是特殊時刻,曹軒才能藉故說服兩人,享受一下真正的齊人之福。

昨天也是仗著曹軒和胡婧過生日,拉著曾離一起慶祝,喝了點酒,趁機被曹軒拉到臥室,半推半就的胡天胡地。

兩人說著話,也把胡婧給吵醒了,她絲毫冇有西宮娘孃的不好意思,還主動往曹軒懷裡拱了拱,調整了一個更為舒服的姿勢,然後對著曾離打趣。

「老夫老妻了,還害啥臊啊,忘了昨晚誰主動先說疊起......」

話冇說完,她的嘴就被急眼了的曾離捂住,嗚嗚了兩下,總算是把剩下的那些虎狼之詞給堵了回去。

曹軒往後躲了躲,愜意的看著這兩位一被子姐妹的打鬨。

折騰了一陣,差點又來了個晨番戰,幾人才陸續起床,西宮娘娘坐在梳妝檯前,懊惱的看著脖子上的痕跡。

「我下午還有課呢,這讓學生看見不得笑話死。」

「那就請假唄。」

曹軒站到西宮娘娘後麵,熟練的給媳婦梳頭,突然想到當年大石作衚衕第一次見到曾離的時候,如今二十多年過去,她身上還是那個不變的薄荷味。

倒是東宮娘娘年紀大了,不太愛甜潤的果香,更喜歡用檸檬,清爽芳香。

「我也老了。」

聽到曹軒聊起當年,曾離眼角帶笑,又有點小唏噓。

「轉眼黎黎都快上高中了,我這都奔五十了,魚尾紋都快掩不住了。」

女人感慨年華時,曹軒從來都是閉嘴,這是無數血的教訓獲得的經驗,在這個時刻,保持安靜是最穩妥的辦法。

相比之下,東宮娘孃的心態要更陽光一些:「彆聊不開心的了,今天陽陽比賽,梨子上課,你去不去。」

「當然去。」

曹軒換上衣服,開著車帶著東宮娘娘和兒子來到比賽地點。

受曹軒影響,曹陽從很小開始就對足球產生了莫大的興趣,五六歲就開始進行一定訓練和學習。

剛開始,家裡隻當是個興趣愛好,男孩子踢踢球,鍛鍊一下身體,也能交朋友。

曹軒這個當老爸的時不時就喜歡出去踢球,子隨其父,冇啥不好的。

冇想到曹陽越踢越上癮,還展現出了一定的天賦。

當曹陽的啟蒙教練第一次認真的和曹軒表示,希望曹陽進行真正係統的青訓訓練時,曹軒才意識到這個小兒子竟然有望成為一名職業球員。

為此,當時曹家是發生了一定程度的家庭矛盾的。

堅決反對的就是親媽胡婧,她認為中國足球的環境太惡劣,而且踢球容易受傷,不願意兒子吃苦。

作為一個球迷,曹軒也曾夢想著在綠茵場上馳騁。

這輩子他是冇這個希望了,如果兒子能實現,也是他莫大的驕傲。

但話又說回來,現實環境的困難,也讓曹軒猶豫兒子走這條路。

就算曹陽有他護著,不會被人欺負,但就算曹陽踢出來,孤木不成林,一個人踢的再好,也不可能擔負起整箇中國足球,那種怎麼努力都可能無用功的絕望是非常可怕的。

作為父親,他並不願意兒子受到這

樣的磨難。

不過麵對父母的反對,一向乖巧聽話的曹陽,卻難得叛逆了一回,哭著喊著踢足球。

曹黎這個姐姐平時欺負弟弟,這種時刻堅決和弟弟站在一起,還拉來了爺爺奶奶助陣,西宮娘娘也被她說服,至少冇提反對票。

在兩個孩子的堅持下,曹軒和胡婧也做出了讓步。

先訓練著,說不定哪天孩子就改主意了,職業運動員的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受的。

反正家裡有這個條件,也無所謂前程,大不了踢幾年,膩了就回來繼承家業,中國足球再爛,也好過吃喝嫖賭敗家。

但誰也冇想到,曹陽這個小孩的愣是一直堅持了下來,而且越踢越好。

曹老闆的態度也越來越曖昧,前兩年還投資了一家青訓學校,重金從國外請頂級青訓教練。

如果不是這幾年情況特殊,再加上胡婧不捨得,曹陽已經前往歐洲試訓了。

不誇張的說,以曹老闆的身家和在歐洲的人脈,塞進豪門梯隊也就是幾個電話的事。

彆忘了,曹老闆還是曼聯的股東呢,現在外麵盛傳曼聯換老闆,曹軒一直是熱門人選。

看到兒子的堅持,以及曹軒這個老六不斷的吹枕邊風,東宮娘娘那樣的態度也有些軟化。

起碼這一年來,也時不時跑過來看比賽給兒子加油,也鬆口等局勢緩和,讓曹軒帶曹陽去歐洲轉一轉。

曹陽去和教練隊友們打招呼,熱身備賽,曹軒和胡婧帶著墨鏡口罩來到觀賽區。

國內足球氛圍差,一般這種小孩比賽,也就零零散散兩三個家長,多數冇有家長過來。

今天情況有些特殊,零零散散加起來有小幾十口子。

曹軒也不意外,他剛纔就聽兒子說了,今天他們踢的是國安u12,也是京城中小學生聯賽的重頭戲,肯定比平時的比賽更受重視。

「兒子加油。

正觀察著環境,胡婧突然喊了一聲,原來是曹陽等人進場熱身。

雖然這小學生聯賽,但畢竟是京城官方組織的,場地、裁判還是相對比較正規的,現場還有記者和攝影師。

一聲哨響,比賽開始。

兩隻球隊在這種比賽都是較為強勁的存在,所以開場攻的很凶,踢的相當開放。

曹軒和胡婧肯定優先關注曹陽,哪怕不懂球的胡婧也可以很明顯的看出,這小傢夥的水平比其他人高一檔次。

也算資深球迷的曹軒就更不用說了,在他看來,曹陽的跑位、接球、盤帶、傳球、射門等方麵在這幫孩子當中都很突出,在場中左突右進,搶光了風頭。

「好球!」

在曹陽打進第二個球後,曹軒振臂-一呼,也徹底下了決心。

「過完年就送他去歐洲,孩子有這天賦,不要浪費了。」

「是不是太小了,陽陽纔剛十二啊。」

「不小了,教練已經跟我提過兩三次了,現在陽陽的隊友已經完全跟不上他的節奏了,再拖下去,就徹底晚了。」

胡婧有些猶豫,但看著兒子笑嘻嘻的和隊友們慶祝,還是點了點頭。

「放心吧,我會安排好的,保證他生活冇有任何的問題,咱們常去看看他,時不時住一段時間。」

這樣一想,胡婧的心情好多了,還開起了玩笑:「你說咱兒子要真拿一個世界盃冠軍,你這個當爹什麼心情。」

「嗬,他讓拿了世界盃冠軍,族譜我排到他後麵都行。」

莫說拿冠軍了,能打進世界盃,他就算老懷大慰。

比賽結束,曹陽三球一-助,上演了帽子戲法,樂嗬嗬的拿下一個土氣的最佳球員

獎盃合影。

曹軒和胡婧在旁邊給兒子鼓掌,結果不知道哪竄出來一位胖子。

「您好,您是曹陽同學的家長是吧我是咱們國安俱樂部的球探,你兒子的天賦特彆好,不知道有冇有加入我們梯隊的意願.......」

胖子一頓狂吹,曹軒忍俊不禁,開起了玩笑:「對不起,我是魯能的球迷。」

胖子一滯,但並冇有放棄,拉著曹軒的胳膊不放,還引來了記者。

「您好,家長,我們是懂球帝的記者,可不可以采訪一下您......」

胡婧皺了皺眉頭,同曹軒使了個顏色,先行離開,曹軒跑不脫,隻能無奈的和胖子與記者掰扯。

「孩子愛踢球,我們當家長呢就支援唄,平時我看的也少,但有空就過來。」

「國內的足球環境,我一一個外行人也說不清楚,總之期望不斷變好吧。」

「我也冇啥教育心得,都是孩子自己踢的,興趣可能就是最好的老師吧。」

「暫時不考慮國內的梯隊,我是想送孩子去國外試訓,畢竟那邊的各方麵要更成熟。」

胖子趁機插話:「自費試訓,衣食住行花的錢可不少,如果加入我們梯隊,每年我們都會和國外的球隊交流,一樣可以留洋。」

曹軒摸了摸口罩,說得很謙虛:「多謝好意,我家裡還有一點積蓄,應該夠孩子用了。」

說罷,曹軒告彆記者和胖子,等兒子和隊友告彆,一家三口相聚回家。

被接連拒絕,胖子還有些憤憤不平,一旁的攝影師翻了翻剛纔的回放,叫過記者。

「姐,你看看,我怎麼越看這個家長越覺得眼熟呢。」

「你也有這種感覺嗎」

記者驚問,她剛纔就覺得那個家長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隻不過有墨鏡口罩擋著,一時冇有分辨出來,再加上她平時采訪的人多,以為和哪個人混淆了。

現在攝影師一提醒,記者怎麼回去仔細辨認回放。

「臉型身材不太好認,但這個聲音......」

記者掏出手機,扒出來一段視頻,然後越聽手越抖,神情狂喜。

「乖乖,馬上給老闆打電話,準備好服務器,我有超級爆款新聞。」

胖了還有點冇反應過來,拽住記者詢問:「到底是誰呀「

記者把手裡的視頻拿給他看,胖子直接懵了,忍不住苦笑。

好傢夥,他還拿錢去說服人家,這位爺就是把他們國安買下來也就是一句話的事啊......

......

當天晚上,懂球帝做好了所有的準備,服務器還是炸了。

莫說是懂球帝,就是微博都卡頓了一分多鐘,曹陽以無可爭議的熱度,登頂熱搜第一。

雖說抖音有一個8000多萬粉絲的啃老博主,但曹大小姐可從來冇露過臉,而曹陽是實實在在連視頻都有,各種資料也好探查。

甚至曹大小姐也因此被連累,被扒出來小學學校,照片和名字也有透露,不過很快就被壓了下去。

至於曹陽,或許想到如果加盟歐洲豪門青訓,勢必會被關注,曹軒也冇有過多插手,隻是控製了一下輿論。

在微博上,曹軒首次單獨談到了這個小兒子。

【孩子還小,喜歡足球,做父親的也願意支援他一個小小的追夢,不過希望大家不要給予過高的期望,讓他快樂的享受自己喜歡的事】

曹軒並不願意外界把曹陽捧到一個很高的位置,給予孩子太大的壓力。

雖然如此,但他畢竟是曹軒的兒子,勢必會受到更多的關注。

【小曹技術不錯啊,有點梅西的影子】

【胡說,明明像c羅】

【曹賊趕緊把曼聯買了,直接讓小曹當曼聯太子爺】

【太慘了,孩子踢不出來就得回家繼承億萬家業,想想都可憐】

【之前看曹軒閨女視頻,就知道有個弟弟愛踢球,以為是愛好,冇想到真奔著職業球員去的】

【挺好的,最好有人替欺負小曹,然後把曹賊引來,跟那幫蛀蟲碰一碰】

【那啥,我有個閨女,和小曹年齡正好啊】

【咳咳,我也有個閨女,年紀小兩歲,但是喜歡足球,有共同語言】

【我冇有女兒,但我有個外甥女】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都奔著錢,我就不一樣了,我看中的是小曹的長相人品,我夢中的女婿一模一樣】

【性彆不要卡的這麼死,我有個兒子,也愛踢足球......】

【有一說一,小曹長得真挺帥的,再加上這個家世,長大了不得起飛啊]

【千萬守好了,踢球歸踢球,彆被小洋鬼子給勾搭跑了]

【......】

不僅國內的球迷和吃瓜,群眾振奮就連國外的媒體也紛紛跟進,各大體育報已經開始給曹陽找東家了,皇馬、巴薩、曼聯、拜仁挨個傳出緋聞。

不過曹陽最終還是選擇了曼聯,這個他和父親喜歡的球隊。

春節後,曹陽正式加盟了曼聯的青訓,成為了全村的希望。

就在曹陽加盟曼聯之後,曹賢也提前拿到了伯克利音樂學院的錄取通知書,準備前去留學。

並很快說服了自己老媽,以自己為核心組建男團,藉著韓流大行的勢頭,準備出道。

熱熱鬨鬨的家裡,轉眼就剩下一個曹大小姐,讓幾個大人有些落寞。

好在曹大小姐是個會整活的,天天折騰她爸她媽和爺爺奶奶。

一會給他奶上傳一段舞蹈,一會帶著耳機連線象棋國手把曹雙國殺的懷疑人生。

後來還把曹軒和曾離拉到一起,共同表演了一段《武家坡》。

「啊~我的妻,王氏寶釧......」

「啊~我的夫,薛郎......」

2005年春晚的《貴妃醉酒》之後,時隔近二十年,曹軒和曾離再度合唱歌曲,讓無數cp粉淚目。

當然,曹軒向來公平公正,在隨後的繁星年會,他和胡婧聯手唱了《隱形的翅膀》。

網友盛讚,這纔是真正的端水大師.......

......

2023年,三年陰影終於過去,曹軒也重新啟航,大殺四方。

《流浪地球2》《疾速追殺3》《山海經1》等多部電影,一年轟下了150億 票房,以一己之力,引領影視圈復甦。

也在這一年,幾乎和曹軒關係已經明牌了的曾離,選擇從中戲退休。

結果曾教授還冇來得及享受退休生活,被被閨女拉著打工,培養一下網紅的形體表演,實在閒著了,還可以去接戲。

運氣好,碰上一部電視劇爆了,明明演的是女主他媽,硬生生把女主的風頭全搶了,號稱姨圈扛把子。

胡婧算是最平常的了,繼續當她的繁星總裁。

在她的「帶領」下,繁星是三年過後最快擺脫陰影的影視公司。

2023年末,繁星集團史無前例的被財經機構估值5000億人民幣。

胡婧也被媒體稱之為[中國娛樂女王],榮登2023年年度亞洲女企業家\/商人榜首。

同年,曹賢出道大獲

成功,並在短時間內就成為韓國最紅的偶像,影響力直逼歐美。

而曹陽在曼聯的訓練也很順利,教練組很看好他的天賦,直接讓他和u15一起訓練。

曹陽和老爸約好,要拿他的曼聯一線隊首秀球衣給曹軒當生日禮物。

2026年,曹黎參加高考,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京大。

曹雙國親自帶著曹軒給祖宗上香,老曹家這麼多年,可算出現個學霸了......

也是在這一年,火遍全球,拿下格萊美的曹賢,前往國內發展,同曹軒父子合拍電影,越發證實了外界猜測他們關係的傳言。

2027年,曹軒推出自己的個人傳記電影,男主正是曹賢。

曹家大少爺幾乎實錘!

不久之後,曹陽上演曼聯一線隊首秀,引發國內球迷熱議。

三個孩子各個有出息,曹老闆老懷大慰,但冇等他高興太久。

半年之後,胡婧正式宣佈退休,將繁星總裁的職位讓給了新的職業經理人。

在和曹軒去英國呆了兩個月,好好看了看兒子,胡婧在微博宣佈複出拍戲。

某人所謂的姨圈扛把子,東宮娘娘特彆不服,早年未分勝負,左右退休閒著無事,不如大家碰一碰。

打死曹軒也想不到,年過知天命之年,孩子都上大學了,東西二宮又tm掐起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