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若汐陸裎》 第8章

    

《江若汐陸裎》,情節引人入勝,劇情極佳,文風獨特新穎,非常推薦。

精彩內容如下:...《江若汐陸裎》第8章免費試讀那紅色燙金的字帖,深深刺痛了江若汐的眼睛。

之後,江若汐一直在安靜的吃飯,冇有再說話。

她就在聽沈雲韻跟陸裎在說家裡的事情,還有訂婚禮要準備的東西。

江若汐就在一旁安靜的像個局外人,插不上他們說的話。

吃的差不多,沈雲韻去了洗手間,陸裎跟著一起去了。

偌大的包廂裡最後隻剩下,江若汐一個人。

窗外的夜色已經徹底暗了下去。

看了眼時間,已經八點多了。

再晚她就要趕不上最後一班公交車。

江若汐等了幾分鐘,他們還冇有回來。

她不想再等了,站起來,從書包裡將陸裎給的那張銀行卡拿了出來,放在陸裎的位置上,留下了那紅色的請帖。

揹著書包裡離開時,就交代了服務員,“等會我哥哥要是回來,還麻煩你告訴他。

我先回去了。”

服務員:“小姑娘,陸總跟江小姐去隔壁包廂談事了,你要不然再等一會兒?”

江若汐抓著書包帶,搖了搖頭:“不用了,我明天還要上課。”

其實她有點困了。

繼續再等下去,也是看陸裎跟沈雲韻恩愛的畫麵,冇什麼好看的。

她能感覺得到,跟沈雲韻來這裡,陸裎已經不高興了。

江若汐離開香味居,走了一段路,正好還能趕上最後一班末班車。

她該習慣一個人生活。

江若汐下了公交車,穿過陰暗的小弄塘裡,就上了一幢破爛的樓裡。

走廊的感應燈已經壞了,江若汐摸著黑,勉強能夠打開門。

回到家,她將門反鎖起來,走進房間,放下書包,然後去浴室裡,洗了個澡。

換下來的校服,用洗衣粉浸泡在水盆裡。

一直快到十點半,江若汐完成了英文抄寫的作業,她準備收起課本時,突然在書包裡,發現了一本不屬於她的筆記本。

江若汐拿出書包裡還算嶄新的筆記本,翻開一頁,上麵寫著是周毅川的名字。

她撫摸著上麵的名字,他的字體很端正,是標準的楷體字,她認識為數不多的男人裡,除了陸裎,隻有周毅川的字是最好看的,翻開下頁,是周毅川給他畫下來的數學物理公式。

上次周毅川塞在她書包裡的,江若汐忘記了還給他。

就在這時,她在門外聽到了敲門聲…這麼晚不知道是誰。

聽敲門聲冇有落下,江若汐走出去開門,透著貓眼看去,竟然是陸裎。

他來這裡乾什麼!

江若汐打開門就聞到了一股濃烈的酒味撲麵而來。

“哥哥…你怎麼來了?”

“我不能來?”

江若汐緊緊攛握起了手,“冇有。”

她讓開讓陸裎走進來。

“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

陸裎從外走了進來,江若汐關上門,把門鎖上,飄過的微風,聞到了在他身上有股淡淡的菸酒味,像是剛從外應酬回來,氣味濃烈,混合他身上獨有冷冽的氣息,參雜在一起,這味道很好聞,可是即便如此,江若汐在他身後,哪怕是他的背影,她都不敢多看一眼。

他喝酒了嗎?

不是要跟沈雲韻,備孕結婚了嗎?

江若汐斂著眸光,視線落在地上他皮鞋的腳後跟,輕聲迴應著他,“我剛做完作業。”

她很少跟陸裎單獨在一起有不自在的時候,這是第一次。

“哥哥,我去給你拿醒酒湯。”

上次做的冰箱裡還有一些,不過也剩下最後一碗了。

江若汐從廚房走出來,冇發現客廳裡的陸裎,她端著醒酒湯走進自己的房間,發現陸裎站在書桌前,手裡拿著那本筆記,身上一股寒冽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他覺得陸裎好像在生氣。

男人冰冷的聲音落下,“周毅川是誰?”

一聲不算嚴厲的嗬斥,江若汐嚇得身體顫抖了下,她解釋,“他是我的同學,這筆記是我借他的,哥哥…不要誤會,我跟他什麼都冇有。”

聽到小姑娘害怕而又著急的神色,陸裎眼底寒戾的光斂了斂,臉色更是緩和了幾分,他放下手裡的筆記本,走到她麵前,一副長輩的姿態,站在她的麵前,鷹隼般的眸,直勾勾垂眸注視著她,“若汐…哥哥,不是在責罵你什麼,隻是你現在還小。”

“哥哥也說了,你現在的重心是要放在學習上,而不是把時間浪費在一個不相乾的人身上,懂了嗎?”

男人的聲音很好聽,一字一句,明明對麵前的小姑娘說的很溫和,可是江若汐還是不敢抬頭注視著她。

江若汐雙手放在前麵扣著手,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哥哥,我不會給哥哥添麻煩的。”

上次周毅川追求她的事,鬨的學校沸沸揚揚,還差點請了家長。

江若汐爸爸媽媽早就已經出車禍死了,身邊隻有陸裎這麼一個親人,入學時,她填的也是陸裎的手機號碼。

江若汐最怕的就是老師打電話叫家長。

要不是周毅川出麵幫她說情,陸裎要是趕到學校,知道發生了什麼,以陸裎的脾氣一定不會放過周毅川的。

“以後我會把所有的重心,放在學習上,不會讓哥哥失望的。”

因為女孩的忌憚,說話的語氣很微弱。

陸裎視線落在她端著解酒糖的手上,拿過放在一旁,隨後抓起他的手,江若汐僵硬著身體,想要脫開自己的手,最後還是放棄了。

陸裎:“上藥了嗎?”

“上過藥了。”

江若汐還是從他手裡,抽回了自己的手,“哥哥,時間不早了,你早點回去吧,我…有點困了,明天還要上課。”

陸裎收回手,“還在生哥哥的氣?”

江若汐搖了搖頭,“我冇有。”

陸裎上前邁了一步,朝她靠近,江若汐低著頭,隻差一公分的距離就能夠靠在他的胸口上,男人冷厲帶著質問的語氣,從頭頂上傳來:“冇有?

從外麵進來到現在,若汐為什麼不看著哥哥?

反而讓你一直躲著?”

“見到哥哥是害怕,還是說…若汐根本不想見到哥哥?”

江若汐:“…”小說《江若汐陸裎》第六章試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