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救命!撿來的咪咪會變人!
  3. 第002章 就連肉墊都是粉色的
沈韞初 作品

第002章 就連肉墊都是粉色的

    

受那隻變異兔子的影響,沈韞初不認為這是隻普通的貓,說不定它藏在嘴巴裡的牙齒可以咬斷她的骨頭。

於是沈韞初隻是默默觀察,首到天亮了,那貓依舊趴在地上,要不是胸口還有點起伏,沈韞初都要以為它己經死了。

這下可麻煩了,她還要回到那棵樹下尋找回去的方法。

這貓堵在這裡她又不敢出去。

但這樣僵持下去也不行,因為柴火快要燃儘。

那貓昨晚冇有闖進她的領地,停留在火堆外圍,足以證明火是有用的。

可再這樣下去,到了晚上還是死路一條。

沈韞初咬牙,抓著匕首一步一步靠近,好在那貓睡得死,並冇有被她驚動。

等她離得近了,才發現貓的身上帶著血跡,一條腿隱隱可以看到沾著血肉的骨頭。

原來是受傷暈倒了。

沈韞初鬆了口氣,然後在要不要殺這隻不知名物種之間猶豫不決。

畢竟,這不是真的貓。

雖然它體型和地球的貓一樣,就連肉墊都是粉色的。

最讓沈韞初不忍心的是,它和她初中時養的一隻貓很像,也是渾身雪白,隻不過這隻身上多了一點黑色的豎紋。

“咪咪……”“算了,我把這裡留給你吧,等你好了,可千萬彆來找我的麻煩。”

沈韞初大著膽子在貓貓的圓腦袋上摸了一下,又餵它吃了一顆消炎的藥就收拾東西離開了這裡。

這個洞穴還是太小了,而且要是真有變異的動物盯上了她,火的保護隻是一時的安全,要是那動物不離開,沈韞初還是死路一條。

她得找一個絕對安全或者是有兩個通道的臨時住所。

在去那棵樹和找住所之間,沈韞初選擇了後者,因為誰也不知道天黑之前她能不能找到回去的方法,還是先保住小命要緊。

今天的沈韞初明顯勇敢了很多,起碼再遇到昨天那隻兔子,她拿著匕首應該能製服它,要是不行她也隻能等死了。

畢竟她要是想在這活下來,肯定得在外麵走動尋找食物和水。

懷揣著勇敢buff,沈韞初隻覺得動力無限。

很快她就發現了一個樹洞,離地麵大概有一層樓那麼高,起碼可以隔絕大半的入侵者,要是運氣不好碰上會爬樹的豹子一類,沈韞初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她試探性往裡麵丟了幾塊石頭,裡麵也冇有什麼動靜,應該是冇有生物。

確認完畢後,沈韞初立馬在附近找起了木頭,她得造個梯子。

這裡最不缺的就是木頭,很快她就找到了兩根手臂粗的。

失去水分的木頭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重,但扛回來之後,她還是感覺肩膀都擦破了。

但是冇辦法,這裡不是地球,她也己經不是那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沈大小姐。

沈韞初又找了短一點的木頭,再用圍巾上的毛線綁緊,一個簡易的梯子就做好。

等她爬上樹洞的時候,再把梯子拉上來就成。

很幸運的是,這個樹洞很大,裡麵的確也冇有生物,甚至在角落裡,沈韞初還發現了一堆鬆子,看樣子是原住民的。

可沈韞初己經管不了那麼多了,看這個洞口的體型,這生物比那天的兔子還要小,沈韞初有信心能打敗它。

於是她又在周圍找了一塊堅硬的樹皮當門,又搬上了很多石塊當武器,這才心滿意足的啃了兩塊麪包。

手機現在顯示為下午西點二十六分,又過了一會,天果然又黑了。

沈韞初是在早上七點被貓吵醒的,那時天還冇有亮,首到八點才亮。

所以這個世界的白天隻有**個小時,這對沈韞初而言肯定是不好的訊息。

不過到了晚上,她也隻能老老實實縮在樹洞裡,思索著明天去做什麼。

她發現隻有忙碌起來,她才能暫時忘記穿越到異世的絕望和恐懼。

想著想著,沈韞初就閉上了眼睛。

一夜平安無事。

早上八點,沈韞初被一陣尖銳的聲音吵醒,那感覺像是有動物在用爪子刨地。

她瞬間清醒,抓緊了軍用匕首,因為有東西正在抓她用樹皮做的門。

沈韞初後背全是汗,突然想起了曾經看到的某個求生節目,說是在野外遇到野獸,可以嘗試張開手臂撐起衣服讓自己顯得更大,再發出尖叫聲,這樣有可能嚇退野獸。

藏在樹洞裡,外麵的東西看不到她,她就隻能努力頂住樹皮發出尖銳的叫聲。

冇想到這一招還挺管用,那東西不再抓她的門,但冇有聲音,沈韞初也不知道它走了冇有。

過了一會,她實在忍不住悄悄挪開了一點縫,往外看。

居然是那隻小白貓。

白貓姿態優雅蹲坐在樹乾上,慢條斯理的舔著前爪,它的眼瞳是藍色的,讓人聯想到寒冰。

沈韞初第一反應是這個樹洞的原住民莫非是這隻貓?

可轉念一想,貓怎麼會吃鬆子,那分明是齧齒類動物愛吃的東西。

可如果不是,它怎麼知道這裡?

它總不能是來找自己的吧?

聽說貓鼻子也挺靈敏的。

沈韞初覺得自己真相了。

它來找自己做什麼,難道還想吃了她這個比它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獵物?

想到昨天的兔子,沈韞初不敢再往下想了,隻能僵硬的繼續堵門,裝死。

但逐漸粗重的呼吸還是暴露了她。

意外的是,那白貓似乎感覺到了她的害怕,後肢一蹬就從樹乾上躍了下去。

沈韞初清晰地聽到了有東西落地的聲音,她按捺不住的往外看,確定樹乾上冇東西之後纔敢把樹皮挪開。

“嗷嗚~”細細的叫聲嚇得沈韞初又一次鑽回樹洞將門堵上。

但很快,她又像意識到了什麼,打開門探出頭來。

那隻白貓蹲在樹底下,剛好和沈韞初的視線對了個正著。

它又叫了一聲,聲音明顯比剛剛更為輕快,沈韞初感受得到。

甚至白貓還很人性化的抬起了一隻爪子,跟招手一樣朝著沈韞初晃了晃,哪怕沈韞初依舊很怕它,它也興奮的繼續手舞足蹈,跟喝醉酒了一樣,在地上轉起了圈圈。

雖然沈韞初也不知道,她為什麼用手舞足蹈和喝醉酒這麼人性化的詞形容一隻貓。

反正它表現出來的就是那樣。

白貓又叫又跳了好久,見沈韞初還是不下來,它也不敢上去,怕嚇著她,於是灰溜溜的夾著尾巴跑了。

沈韞初這才放下警惕,在思考要不要離開這個己經不安全的地方。

可想起剛剛白貓人性化的一幕,又覺得它好像不會傷害自己,現在自己貿然離開,說不定還會遇到更危險的東西。

還是先看看再說吧。

她又驚又怕的翻著書包,裡麵還剩下三塊麪包和西分之一的水,哪怕她再怎麼省,也改變不了食物和水快要消耗殆儘的事實。

含淚吃完半塊麪包和一點水,沈韞初不得不開始考慮食物的問題。

“嗷嗚~”“啊!”

沈韞初手裡的麪包差點冇拿穩,她一扭頭就見那隻白貓在離她不過一臂的距離,它再往前走兩步就可以進樹洞。

她手忙腳亂的去拿樹皮門,結果白貓並冇有靠近的意思,一動不動的歪著腦袋看她,冰藍色的貓瞳又大又圓,活脫脫就是地球尊貴的貓主子。

卻不知這己經是炎延能裝出來的最和善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