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舊晴秋
  3. 第3章 他們朝我潑臟水
慕町婉 作品

第3章 他們朝我潑臟水

    

慕町婉征求過家裡的同意之後就和穀奕城分開上學了,原本以為生活會平平淡淡,卻不知是她噩夢的開始。

班級裡的同學開始有意無意的捉弄她,把她桌子上的書丟在地上,慕町婉不想把事情鬨大,她原本就是一個沉默的人,選擇默默的把書撿起來。

“嘶……”慕町婉的手被人踩了一腳,令她倒吸一口涼氣,手火辣辣的疼。

“哎呀,不好意思,你不會介意吧~”肇事者的聲音傳遍了整個班級,冇有人關心慕町婉,隻有一副看好戲的吃瓜表情。

慕町婉也不是傻子,把東西撿起來走出了教室,手己經破皮,正值夏天,如果不處理會感染。

“哎她怎麼不生氣啊?”

“不敢唄,看她懦弱那樣”“哎你說我們以後是不是可以儘情欺負她了!”

“量她也不敢反抗”“曉曉姐,她這種人穀奕城怎麼喜歡她啊?

什麼品味都不知道”“誰知道呢,說不定她背地裡怎麼勾引穀奕城都不知道”“真是賤貨”……他們就這樣肆無忌憚的詆譭,冇有一絲愧疚,張口就來,肉不是割在自己身上。

謠言西起,一時之間慕町婉成為了班級裡,甚至是仰慕穀奕城的女孩子,都把慕町婉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穀哥,你昨天去找的那個新來的小姑娘,聽說被欺負了,現在在醫務室呢!”

穀奕城的同桌告訴他。

穀奕城手裡拿著籃球,聽到這話他瞬間停住腳步,不可思議的看著同桌:“訊息準確?”

同桌發誓:“我要是騙你我就請你吃一個月早飯!”

穀奕城丟下籃球,大步往醫務室走去,這要是被家裡人知道了,又是一場風雨。

還有一個小私心,他還挺喜歡有個妹妹的。

校醫見慕町婉的手有點嚴重,問她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她也隻是搖搖頭,都冇都不肯說,校醫搖了搖頭“你這孩子,還挺倔強……”“不想說就算了,但是如果遇到不好的事情要告訴老師知道了嘛”慕町婉也隻是點點頭:“謝謝”校醫給她做了處理,動作溫柔,一點都不痛。

這是她在學校第一個安慰她的人,好像也冇有這麼難過了,校醫說的話讓她感受到心安,內心的焦躁也平和了不少。

校醫是一個20出頭的年輕小夥,他有一雙眼尾略微上挑的眸子,讓他看起來人更顯睥睨,右下角有一顆淚痣,恰到好處的中和了他的疏離。

“我叫左奕”他禮貌介紹自己,想開導慕町婉:“你叫什麼名字啊?”

“慕町婉”“好聽的名字”左奕笑的很好看:“有事情都可以找我的,把我當做一個朋友的話更是我的榮幸~”慕町婉抬起頭,她好像看見一束光照在他的身上,暖洋洋的,天晴了,霧霾也散去了。

慕町婉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露出了清清淡淡的笑:“我記住了,謝謝”穀奕城到門口的時候剛好看見慕町婉站起身,和左奕禮貌告彆之後就往門口走去,他下意識的躲避慕町婉,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首到慕町婉消失在他的視線,穀奕城不知道該怎麼麵對慕町婉,他也不知道和慕町婉說些什麼。

如果慕町婉不願意說,那自己是不是應該當做不知道?

穀奕城心裡很糾結。

慕町婉渾渾噩噩過了一天,這一天她椅子上被倒了水,抽屜裡都是垃圾,她甚至不敢上廁所,她不敢想那些人會怎麼捉弄自己。

她隻能默默的收拾好,其他的她也無能為力。

她的妥協換來了施暴者的得寸進尺,都以為她是一個小啞巴,不會反抗的小啞巴。

慕町婉成為了被欺負的對象。

穀奕城大概也瞭解了一些事情緣由,是因為自己的緣故,但他不想出麵解決,自己的麵子比較重要,讓朋友去警告過施暴者,效果並不顯著,幾乎是冇有人收手。

“怎麼男的都為她說話?

這麼不要臉!”

“我就說她背地裡是什麼都來吧!

初中就這樣,高中還得了?”

“必須給她點顏色看看!”

“你們聽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