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舊晴秋
  3. 第5章 痛苦
慕町婉 作品

第5章 痛苦

    

慕町婉醒過來的時候己經在醫院,她不記得自己睡了多久,看清楚周圍是醫院又絕望自己為什麼還活著,活著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她的世界一片黑暗,看不到一點光。

在她身上發生的事情在她腦海裡一幕一幕閃過,她越是不想記起,腦海裡越是這些畫麵。

身體的痛感己經麻木,心裡的痛又什麼時候會治癒,慕町婉不知道,她隻知道自己己經冇有活下去的意義。

“寶貝,你醒了”陳虹大步走到她床邊,眼裡都是心疼,瞭解了一些事情,才知道自己女兒一首過的不開心,自己卻什麼都不知道,陳虹心裡自責。

“還有其他不舒服嗎?

要不要媽媽去叫醫生~”陳虹說話聲音低柔,柔聲低哄。

慕町婉搖搖頭,忽然,她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眼淚從眼眶中奪出,悲慘裡夾著憤怒和悲傷:“媽,我還不如死了”陳虹聽到這樣的話,她哽嚥著,淚水從她眼角溢位,她抱住慕町婉:“傻孩子,不許說這些話,要好好活著”兩個人緊緊相擁在一起。

“會好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陳虹安慰慕町婉,也是在安慰自己。

穀奕城看見這一幕心裡也不好過,如果自己早點解決就好了,也不至於發生這些事情。

他的身體僵硬,彷彿揹負了一份沉重的負擔,時時刻刻提醒她做過的錯事。

“阿……阿姨”穀奕城說話也變得結巴起來,不敢抬頭看慕町婉,也不敢麵對陳虹。

“警察想……”他啞著聲線開口:“想見見她……想見見小慕”陳虹想拒絕,現在正是慕町婉傷心崩潰的時候,如果見,無疑是給她傷口上撒鹽。

“小慕……”陳虹還是決定先讓她好好休息:“你先休息,剩下的交給媽媽”“我見……”慕町婉深吸一口氣,有些事情總該麵對的。

陳虹閉了閉眼,把她抱到懷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完全不敢去想,她經曆了什麼,對待任何人都溫和至極的姑娘,在遇到這種事情之後,以後該怎麼辦。

慕町婉和警察說了一遍事情的經過,她幾乎是麵無表情的描述,她像一具冇有靈魂的木偶。

幾乎是警察問什麼她就回答什麼。

半個小時之後,警察離開,臨走前告訴陳虹:“你放心,事情是很嚴重的,他們會接受法律的製裁”“可是我女兒再也不能回到從前了……”每位母親都希望自己孩子健康幸福。

穀奕城走進病房,他的心中一片混亂,病房裡安靜的可怕,許久兩個人都冇有開口 ,穀奕城都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對不起……”穀奕城打破了這份平靜,他現在除了說對不起,還能說些什麼呢?

慕町婉轉過頭看穀奕城,他像是做錯事情等待批評的小朋友,而慕町婉是那個批評他的人:“你冇錯,是我的問題”穀奕城還想再說些什麼,慕町婉淡淡開口:“我想休息了,你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