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容 作品

第2章 入選

    

到了第二日,小柒比原主來的早些,蕭姨娘在外麵等著。

雖然在電視劇裡看到過但輪到自己切身體會還是有點兒緊張。

想到這裡馬上見到的甄嬛和沈眉莊可得抱好大腿,接下來發生的劇情應該就是安陵容失手打翻茶水在夏冬春的身上,但好在有甄嬛解圍,給自己戴了海棠花從而通過了殿選其實是安陵容在簪子上調的香,雖然這一世自己也這樣做了,但為了結交甄嬛還是按著劇情先走,畢竟人家是未來的太後嘛。

想著便將茶水裝作不小心打翻在夏冬春身上“你是哪家的秀女啊,拿這麼燙的茶水澆在我身上,想作死嗎?”

夏冬春生氣的喊道。

我裝著委屈趕緊的道歉“對不住,對不住了。”

“你快說是那家的秀女”夏冬春不依不饒的追問,一旁狗腿不忙拍著夏冬春的馬屁,介紹其是包衣左領的千金小姐。

我裝作忐忑不安,低著頭說道:“我叫安陵容,家父鬆陽縣安比槐。”

說罷眼神偷偷注意著甄嬛的方向,顯然己被吸引過來。

“果然是窮鄉僻壤裡出來的小門小戶,何苦把臉丟到宮裡麵來。”

看著甄嬛雖蠢蠢欲動但被沈眉莊拉住,看來是冇到時候,“陵容初來乍到,一時緊張不己纔不小心將茶水打翻在姐姐身上,並非存壞心思,還望姐姐能夠原諒妹妹無心之失。”

夏冬春一臉嫌棄的表示“能讓你進紫禁城己經是你幾輩子的福分了,還癡心妄想的想憑自己的臉入選。”

接下來又是一通數落安陵容的著裝是如何的寒酸,並讓安陵容跪下來磕頭謝罪。

甄嬛啊甄嬛怎麼還不出手,看來隻能靠自己了,看自己不說話“你是跪還是不跪啊!”

夏冬春抬手就要打。

“一件衣裳罷了,夏姐姐寬宏大量,何必動氣?”

甄嬛終於出手了“你是誰?”

夏冬春對著甄嬛傲氣的說到“家父是大理寺少卿甄遠道”甄嬛邊說邊將安陵容攔在身後夏冬春一看和自己父親是平級,不服氣但語氣緩和的說道“也不是什麼高官,又何必管我這檔子事。”

甄嬛輕笑著:“職位不分高低,凡事講個理字,今日漢軍旗大選,姐姐這樣怕是驚擾聖駕,若龍顏因此震怒,又豈是你我可以擔當的,還望姐姐三思。”

夏冬春對於甄嬛來說還是太嫩了,三兩句話就懟的夏冬春無話可說,隻能作罷。

“今日多謝兩位姐姐解圍,是陵容連累了你們,他日若有機會陵容必當相報”說著又眼中含淚的行了一禮。

“妹妹那兒的話,我們都剛纔知是你無心之失,更彆說連累這等話,我是大理寺少卿甄遠道之女甄嬛,這位是眉姐姐,她是濟州協領沈字山之女沈眉莊。”

看了安陵容一眼甄嬛發現夏冬春與她作對也是有原因的,這樣膚色如玉的美人自己看了也是羨慕不己。

沈眉莊含笑示意,三人熟悉過後竟聊的很是投機。

(小柒表示能不投機嘛,自己可是全程張弛有度的討好)到了安陵容先晉見的時候了,甄嬛和沈眉莊小聲提醒“安妹妹到你了,快進去吧。”

小柒含笑應著,隨後就跟著進去。

經過一上午皇上看的是有了些許煩悶,首至看到安陵容之後眼神久久不能離開,麵龐白皙如玉,眉如春柳,鳳眼含情腰如弱柳迎風,非常標誌。

即使自己後宮美人不少,但與之相比稍有遜色。

看著皇上的眼神小柒就知道這段時間對安陵容的身體和容貌的改變成功了,醫術和化妝可不是白學的“鬆陽縣安比槐之女 ,年十六!”

“臣女安陵容拜見皇上太後,願皇上太後身體安康,永享安樂。”

這一次肯定是冇有賜花而是賜香囊,秀女們集體退下的時候,小柒側頭一敝看著皇上而那蝴蝶恰到好處的落在安陵容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