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砍不平
  3. 第一百三十四章 收複南方10
花山葉香 作品

第一百三十四章 收複南方10

    

-

遠處天空出現魚肚白,驅散了黑暗。新的一天開始,新的戰鬥又要打響了!

經過昨日的戰鬥吳玉孚瞭解了官軍的戰鬥力,於是決定不再正麵硬剛,而是采用一些非常手段,這是為了減少己方士兵傷亡,也是為了儘快結速戰鬥。

此時吳玉孚命令工兵營架好投石機,而後開始發射之前用過的毒氣彈。

咻咻咻!

點燃的毒氣彈劃過天際帶著火舌以拋物線的軌跡砸向城牆。

砰砰砰!

毒氣彈重重地落地,外殼破碎頓時發出清脆的聲音,一瞬間從中冒出大量具有刺激味道的煙霧,嗆的官軍咳嗽不止,眼睛都睜不開了,隨後皮膚開始瘙癢並出現潰爛的跡象。

吳玉孚看準時機果斷下令大軍攻城,一時間喊殺聲震耳欲聾。此時在城牆上的陳庶貝猝不及防下也中招,出現頭暈噁心,感覺天旋地轉。

幸虧他離得較遠中毒不深,很快緩過勁來。

清醒過來以後陳庶貝趕緊下令準備作戰,奈何大部分官兵頭昏腦脹,四肢無力,根本就無法作戰。

榮王軍士兵很順利地登上了城牆,能起來抵抗的官兵寥寥無幾,大部分都是稀裡糊塗的當了俘虜。

這時候陳庶貝眼見大勢已去,不得已隻能選擇逃跑,因為落入榮王軍手裡冇有好下場!在親衛兵的護送下陳庶貝展開瘋狂逃竄,生怕跑的慢一步就會被抓住。

正是怕什麼來什麼,陳庶貝的主將裝扮一看就是一條大魚,引來了榮王軍的注意,立馬展開追擊。

陳庶貝在前麵拚命逃,榮王軍在後麵則緊追不捨。不知道逃了多久,陳庶貝胯下戰馬氣喘籲籲,速度慢了下來。陳庶貝見此氣急敗壞,狠狠地抽打戰馬屁股,奈何戰馬已經筋疲力儘。之後戰馬跑了一段距離最終倒地不起,陳庶貝猝不及防下被摔了個狗吃屎,樣子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在親衛兵的攙扶下,麵露痛苦表情的陳庶貝才勉強站起來。

經過這一番耽擱,榮王軍終於追了上來,並團團圍住了陳庶貝一行人。很快雙方就激戰在一起,由於雙方數量相差太大,陳庶貝毫不意外地成為階下囚,被五花大綁押到主將吳玉孚麵前。

吳玉孚看著眼前披頭散髮就像乞丐一樣的官軍主將,身為讀書人還是有一定的修養並冇有過多地為難他,直接下令斬殺了陳庶貝。

而後吳玉孚開始整頓江都府的秩序,安撫好商人,讓他們安心開門做生意,接著采取有效措施恢複民生,收取百姓的民心等等。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吳玉孚便率軍繼續南下,目標直指虔城府。

虔城府是兩江行省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且為通往兩湖行省和兩廣行省的交通要道,自古即為軍事重鎮。虔城府位於章江和貢江彙合之處,三麵環水,僅南麵是陸地,易守難攻。

仔細研究過之後吳玉孚決定不會進行強攻,那樣隻會徒增傷亡,得不償失,再加上對官軍充滿濃濃的厭惡感於是毫不猶豫地再次使用威力巨大的毒氣彈,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掉守衛的官軍,大大減少己方士兵的傷亡。

此時守衛虔城府的官軍主將蘇辰驊得知了江都府落入叛軍手中,而自己的頂頭上司總兵陳庶貝也兵敗被抓然後被處死,內心憤恨不平,暗暗發誓定要狠狠地打擊來犯的叛軍,讓他們有來無回!

蘇辰驊誇下如此海口,不是信口開河,而是有所依仗。虔城府城牆高約三丈,寬一丈多,厚度達一丈。城牆外挖有深溝,架設拒馬樁,並設置了大量的障礙物。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整個虔城府城可謂易守難攻,固若金湯!

幾天之後榮王軍抵達虔城府城郊,吳玉孚騎在戰馬上看著不遠處的城池,感歎如此雄壯的城池被**無能的司馬氏一族占據,真是痛哉惜哉!

翌日經過一夜的養精蓄銳,榮王軍將士精神抖擻,元氣滿滿。吳玉孚按照既定策略開始進行攻擊,大量投石機發出怒吼,把毒氣彈狠狠地投向虔城府。

看到叛軍企圖用投石機打開缺口,蘇辰驊露出輕蔑的表情,表示不屑。

砰砰砰!

毒氣彈落在城牆上發出清脆的破碎聲音,頓時冒出大量刺鼻的味道,讓官兵眼睛疼痛難忍,嗆的一直咳嗽,皮膚也感到奇癢無比。

這個時候蘇辰驊才知道叛軍用的不是石頭,而是毒氣彈,連忙下令官兵用布條捂住口鼻。奈何為時已晚,大部分官兵已經中招,出現了頭暈眼花,四肢乏力的中毒症狀,根本就不可能作戰。

蘇辰驊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叛軍登上城牆,然後無能狂怒一番趕緊溜之大吉,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緊。

看到官軍主將不戰而逃,吳玉孚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心中已經篤定這樣的朝範廷註定會滅亡!

隨著虔城府被攻陷,兩江行省已經全部落入榮王軍統治範圍之內。接下來吳玉孚準備修整一段時間再進行作戰,畢竟長時間的作戰容易讓士兵疲憊反感。

隨後吳玉孚開始潛心研究進攻兩廣行省的作戰計劃。經過一番打探,時任兩廣行省總督名為陶壽,總兵為張雲兔。

一個月之後吳玉孚開始點兵點將向兩廣行省進軍,準備討伐暴虐無道的官軍。

大軍浩浩蕩蕩從虔城府出發經過南安縣、南龍縣向兩廣行省進軍,而後兵分左右兩路大軍:右路軍迅速攻克英州府、清元府的連江鎮和黎同鎮等地;同時,左路軍也相繼解放了仙邑縣、佛崗縣等地。

最後兩路大軍在羊城府勝利會師,對羊城進行合圍。看到叛軍大舉入侵,兩廣總督陶壽大驚失色,惶惶不可終日!

自己隻是一介文人雅士,撈銀子和褻玩女子纔是自己擅長的領域,打打殺殺太低級落後了。

此時的陶壽全然冇有為朝廷儘忠職守的心思,隻想趕快逃離這個是非之地。反正這些年自己撈的銀子十輩子也花不完,犯不著冒著生命危險跟這幫泥腿子叛軍死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