澗水瀟 作品

第2章

    

-

微風吹過草地,領著花朵和樹葉紛紛起舞。鳥啼聲、蟲鳴聲、潺潺的流水聲,無一不是為此處增添一絲熱鬧。

「妮蒂亞!」

不遠處傳來一陣呼喚,隨即樹葉發出了沙沙聲。一名身穿水綠色民族服飾、綁著紅褐色長辮、有著一雙淺咖啡色雙眼的女孩撥開層層堆疊的樹葉,從空隙間探出頭來。

「什麼啊,原來是酷拉皮卡和派羅啊。」妮蒂亞麵色不起一絲波瀾地說道。

「什麼叫作『什麼』啊......」酷拉皮卡吐槽著女孩的話語。

「妮蒂亞,妳又隻讀到一半就跑掉了吧,族長不是說過要讀完這本書然後寫一篇心得報告嗎」派羅亮了亮手上的老舊書籍。

「欸欸~可是好麻煩啊~」

「拜託,妳是當初那個五、六歲的小孩子嗎都九歲了,怎麼還老是靜不下心來。」酷拉皮卡看著妮蒂亞直搖頭。

「因為太骷襙乏味了嘛~」妮蒂亞兩手一攤,做無奈狀。

「真是......」酷拉皮卡嘆了口氣,道:「讀書很重要的,它可以讓妳學習到許多新知識,比如......」

妮蒂亞白眼上翻:「又來了,酷拉皮卡的老媽子式碎唸。」

「妳說誰是老媽子啊!」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別吵了。」派羅熟練地當起兩人的和事佬。

派羅看向引起事端的罪魁禍首:「妮蒂亞,等會來跟我和酷拉皮卡一起讀書吧。」

「咦咦~」即使沒有給予否定,從語氣和臉上的表情就可以知道發話者有多麼不情願。

酷拉皮卡似是想到了什麼般::「我媽說她要烤一些餅乾,讀完書之後就去吃吧。」

一改先前的態度,妮蒂亞歡快地說道「我們快來讀書吧!豐富我們的知識!」

「真不知道上一秒還一臉不情願的人是誰咧。」

「就是說啊,你到底在搞什麼啊酷拉皮卡。」妮蒂亞擺出「真是拿你沒辦法」的表情。

「到底是誰說的啊!」

妮蒂亞做出以手帕拭淚的動作:「喔,我滴老天鵝啊~酷拉皮卡,你的記憶力真不好,剛說完的事就忘了。」

「那明明就是妳好嗎!」酷拉皮卡一副被熊孩子氣的不輕的樣子。

「知道啦知道啦~暴躁的酷拉皮卡醬。」妮蒂亞敷衍著道。

「妮蒂亞!」

「噗」派羅看著兩人淘氣的舉動不禁笑了出來。

孩童們的打鬧聲被風吹得遙遠,迴盪在樹林中,未曾散去。

-------------

樹林裡有許多外觀奇特的房屋,從其中一間傳出了談話聲。

「唔姆~真好吃~不愧是阿姨,無人能及的絕頂手藝!」妮蒂亞一邊喝著茶一邊豎起大拇指誇讚。

「哎呀真的嗎,那妳多嚐嚐。」有著一頭向外捲曲的金色短髮的女人--------酷拉皮卡的母親,手掩著嘴輕笑,將裝著餅乾的盤子往妮蒂亞的方向推了過去。

「嗚......我怕不夠呢,我吃的已經夠多了。」雖然嘴上這麼說,但還是伸手拿了幾塊餅乾。

「我完全看不出來妳有在擔心餅乾不夠吃呢。」酷拉皮卡咬著餅乾淡淡地道。

「酷拉皮卡你很失禮喔,我是真的擔心不夠吃欸。」妮蒂亞說著又從盤子裡拿了一些。

「那你就別再拿了啊喂!」

派羅和酷拉皮卡的母親看著對麵在鬥嘴的兩人無奈地笑了。

「好啦,酷拉皮卡,這裡不是還有很多嗎」「是啊是啊,所以妮蒂亞妳多吃一點吧。」派羅和酷拉皮卡的母親兩個人一搭一唱的說著。

「對嘛酷拉皮卡,你看阿姨都這麼說了,就別再無理取鬧了。」

「……啊啊啊妳真的好煩啊!」

『......』坐在屋內的三人看著酷拉皮卡跑出家門的背影皆相對無言。

最先發話的是妮蒂亞,她捧起茶杯喝了口茶:「唉,真是,現在的年輕人啊......嘖嘖嘖嘖......」

在屋內的另外兩人聽著,臉上不免露出一絲無奈。

「一生氣就亂跑,酷拉皮卡太糟糕了,真令人頭疼。」妮蒂亞一邊搖著頭一邊朝著門口走去,突然間停下腳步,轉頭說道:「啊對了,派羅你要留一些餅乾給我喔。」而後抬起腳繼續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