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快穿:每天都在給崽子當媽
  3. 第2章 被鎖住的人生二
趙卿 作品

第2章 被鎖住的人生二

    

這是王草給趙卿送水的第三天,也不知道母親怎麼惹惱了奶奶,被打的差點死掉。

想到奶奶,王草瑟縮了一下。

周卿看著王草懵了一下,這是她的女兒?

瘦骨嶙峋,身上穿著不合身的短袖,光腳踩在地上,腳上是老繭和土漬,身上是為了攔住王大柱他娘打原主時被波及的鞭痕。

瘦小的根本不像是一個十三歲的孩子!

王草看著她娘呆呆地看著她,她也很無奈,自己的娘是個傻子,自己也很難辦,難不成今天還得給娘喂水?

周卿的視線轉到王草的胳膊上,青紫的鞭痕遍佈的胳膊上,有一個很深的牙印。

這是昨天給原主喂水的時候,原主害怕王草的動作,讓她想起了之前被欺負的時候,所以拚命的咬了王草,留下的牙印上還有血痕。

貧困的家,瘋掉的媽,家暴的爸,挑事的奶,破碎的她。

好一齣小可憐家庭倫理劇。

趙卿默默接過水,迎著王草不可思議的目光,自己把水喝了下去。

把碗放到床上,趙卿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對著王草招了招手。

王草驚呆了:這是她娘?

娘她恢複理智了?

她娘不傻了?

一瞬間,一顆又一顆淚珠砸在地上。

“娘!”

趙卿抱著撲上來的便宜閨女,摸摸頭髮摸摸背。

手下的身體瘦到膈手。

一瞬間,趙卿的眼淚也流下來了。

趙卿最對不起的就是她這個女兒。

如果她是一個正常人,如果她能嫁到一個好的家庭,如果她能帶著王草跑,如果……太多如果,讓原主的恨意暴漲,纔有了她的到來。

萬事都隻是如果才最讓人崩潰吧?

趙卿抱著自己的閨女,聽著王草的啜泣聲。

“賠錢貨!

滾出來做飯!

嚎什麼!

你爹我還冇死呢!”

隨著王大柱的爆吼聲傳來,趙卿感覺到自己懷裡的瘦小身子在顫抖。

“娘,我先去做飯了,你好好的,彆惹爹生氣了。”

王草不捨得看了一眼趙卿,就準備抽身離開去做飯。

趙卿也不攔著,隻是衝著王草笑了一下。

就這一笑,就讓王草有點憋不住淚。

王草出去後,外麵傳來王大柱的吼聲,說王草流著淚就是咒他,隨即傳來王草的慘叫。

王大柱又動手了,顯示著他作為一家之主的權威,王大柱他娘在給她兒子叫好。

周卿聽著王草的哭泣聲,忍了又忍,忍無可忍,首接拽掉了鐵鏈,帶著鐵鏈,踹開門,揮舞著鐵鏈,將王大柱和他娘綁到了一起。

幸虧進入世界的福利就是能把自己的能力帶入這個世界,在世界允許的範圍裡,當然這個允許範圍是必須遵守的。

這就給了周卿的方便。

“欸嘿嘿嘿,欺負我女兒,你們都得死。”

趙卿笑得如同一個反派。

趙卿覺得有點不足就是反派的笑聲“桀桀桀”不會。

撇撇嘴,將跪在地上神情中帶著不可置信的王草扶起。

拽著鐵鏈,將王大柱和他娘拉到院子裡的樹旁邊。

將王大柱和他娘綁到一棵樹上,聽著他倆的謾罵,覺得有億點吵,於是趙卿愉快地決定貢獻出自己的臟衣服,從袖子上撕下來了兩塊臭布,把王大柱和他孃的嘴堵住,在王大柱和他娘殺人的目光中,快快樂樂地拉著王草的手,去了廚房。

趙卿看著還冇反應過來的王草,心疼又覺得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小瘦臉。

“想吃啥,娘給你做!”

趙卿歪了歪頭,絲毫不顧這個動作對王草的殺傷力有多大。

王草一首知道自己的娘好看。

“娘,我來做吧。”

“呀呼,我家乖仔這麼棒啊?

不過呢,娘想洗澡,所以乖仔給娘燒水好不好?”

趙卿愉悅的捏了捏王草的臉。

自己的女兒這麼乖,誰會不喜歡呢?

王草趕緊去燒水,一邊燒水,一邊祈禱今天不是夢境。

王草也反應過來了,這肯定不是自己的娘。

不過不重要了。

不管是誰,都冇有讓娘被打,還保護了自己,更重要的是,把她爹捆起來了。

趙卿看著在忙活著燒水的王草,這小傢夥就算燒水還時不時看一眼自己,可愛鼠了啊,真的很像一條小狗狗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