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快穿:每天都在給崽子當媽
  3. 第3章 被鎖住的人生三
趙卿 作品

第3章 被鎖住的人生三

    

趙卿在女兒的伺候下美美的洗完澡。

王草也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從小被虐待,心裡早就對於王大柱一家存滿了怨恨。

如果不是冇有條件,王草想,她一定會殺了他們。

對於娘,王草的感觀卻有些複雜,一方麵,娘是傻子,從小到大,自己被很多人欺負的原因這個占一大塊,所以王草很羨慕鄰居家的小花姐姐,她娘是村子裡有名的潑婦,一聲吼,就讓那些小男孩渾身發抖;一方麵,娘雖然傻,但是對她很好,是娘在自己被爹和奶奶關起來的時候偷偷給自己送些野菜野果,給自己塗一些草藥才讓自己從那些冰冷疼痛的夜晚活下來的,也是娘不顧自己拚命護著自己在自己被爹打的時候。

現在娘被不知道哪來的孤魂野鬼占據了身子,也不知是福是禍。

但是自己冇有捱打,這個野鬼的要求不過是給她燒水,然後幫她洗澡,最後還會給自己做頓飯。

不知道野鬼會怎麼處置爹和奶奶。

而且……這個野鬼會叫自己乖仔。

王草從來冇有想過自己能被叫做乖仔,這種充滿著愛意的稱呼,隻有男孩子才能享受。

王草想著想著紅了臉。

也不是冇想過野鬼是壞的怎麼辦。

也許野鬼會殺了她,吸了她的精魄來補充她的力量——村裡能上私塾的男孩子手裡的話本子裡是這麼說的,有次她鋤地的時候聽到過他們在講山野鬼怪會食人精魄。

不過,最壞能壞到哪裡去呢?

王草想通以後,手上的動作更麻利了,臉上帶著笑容,這小妮子太苦了,給一點點甜,就能為了這點甜付出生命。

當趙卿洗完澡後,王草殷勤的拿塊粗布給趙卿擦擦頭髮。

趙卿滿含笑意的看著小王草,小王草的臉被盯得發紅。

晚霞浮雲,襯著王草的臉紅。

趙卿不知道怎麼說,隻是看了一會兒晚霞,轉身進了廚房,將王大柱和他娘不捨得吃的臘肉切了,配上野菜,簡簡單單炒了個菜。

蒸了一鍋的窩窩頭,這家也隻有窩窩頭。

不管趙卿怎麼嫌棄這個夥食,對於王草來說也是一頓少有的美味了。

尤其是臘肉,王草吃的好香好香。

趙卿看著,把碗裡的肉都給王草夾了過去。

王草埋頭苦吃的時候,看見碗裡多出來的肉,驚訝地抬頭。

隻看見趙卿用左手撐著頭,懶懶散散的看著她。

王草的臉又紅了:“娘,你也吃!

這個肉好香!”

說著就把肉給趙卿夾過去。

趙卿笑著拒絕了,摸了摸王草的頭:“乖仔好好吃飯,你看你瘦的。”

美好的母女時光啊!

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等著王草吃完以後。

趙卿點了蠟燭,在昏暗的燭光下,趙卿準備和王草談一會兒。

王草有些緊張。

趙卿看著,也有點心酸,多好的孩子啊,被這家人蹉跎成這樣。

正好碗冇刷,也為了緩解這個孩子的緊張的心情,趙卿就讓她去刷碗了。

王草一邊刷著碗,一邊止不住的淚流。

她知道自己要被吃掉了,但是她心甘情願。

今天太美好了,美好到她都不敢相信。

為了美好的這一天,赴死,她心甘情願!

聽著野鬼大人喊她名字,她用衣服擦了擦手,走到趙卿麵前跪下。

王草這一舉動給趙卿整不會了,嚇得趙卿趕緊站起來,把王草扶起來:“你這孩!

跪著乾啥呢?”

王草不想起,但是她怎麼可能執拗的過趙卿呢?

更何況雖然這小妮子吃了一頓飽飯,也隻是一頓,增加不了什麼重量,這麼輕,趙卿現在的力氣,一隻手給她老老實實抱起來了。

“坐好,”王草老老實實坐好,“現在,我要跟你說一件事。”

趙卿話還冇說完,小妮子膽大的把她的話打斷:“我知道你不是我娘,你是野鬼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