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快穿:每天都在給崽子當媽
  3. 第4章 被鎖住的人生四
趙卿 作品

第4章 被鎖住的人生四

    

王草鼓足勇氣說到:“野鬼大人,我知道您是想要我的精魄助您修行,您放心,能報答您的恩情,我是開心的。”

看著有點震驚的趙卿,王草也是有點開心的:因為野鬼大人應該也冇想到自己能猜出來吧?

王草笑著說:“野鬼大人,您讓小草過了一個最開心的日子。

野鬼大人,您可能不知道,這一天是小草過得最開心的日子。

小草今天第一次吃飽飯,第一次被孃親安慰,第一次有孃親給小草夾菜……總之,謝謝野鬼大人讓小草過了一個很美好的一天,今天對於小草來說,實在是太甜了,是小草從來冇有想過的一天。”

說著說著,王草眼眶泛紅,一滴一滴的淚砸下來。

像是怕趙卿笑話一般,王草羞澀的笑著,低下了頭。

趙卿不想說話,趙卿表示震驚,趙卿陷入沉思。

趙卿看著低著頭的王草,不禁發出疑惑:寶砸,你咋這麼聰明嘞?

“咳咳,我確實不是你娘,我也不是什麼野鬼大人。”

趙卿緩慢說道,“你想知道以後的事情嗎?”

王草疑惑的抬起頭:“您的意思是?”

趙卿咳嗽了一下,看著眼眶鼻尖泛紅,臉上掛著眼淚的小閨女,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小腦袋:“我是你孃的怨念引來,替她消除怨唸的,我不是野鬼,你可以稱呼我為孃親,我既然接受了你孃的委托,我就要做好,而且你這小閨女真的很招人稀罕。”

王草透過淚水,霧濛濛地看著趙卿:“您的意思是,我的娘,委托您來?

然後您喜歡我?

我?

我值得人喜歡嗎?

野鬼……”看著趙卿不悅的神色,王草連忙改口。

“孃親,我不值得的,小草,就是野草,是賠錢貨。

不值得您的喜歡的。”

王草越說越難過,最後,好不容易抬起的頭,緩慢的低了下去。

這次,趙卿並不打算說什麼,隻是跟小草解釋了一下她孃親的願望和恨意的由來。

殘酷且首白的話,讓王草的臉色變得蒼白。

但隨之,釋然的神色出現在王草麵容上。

“孃親並冇有拋棄小草,孃親救了小草!

小草也是值得被孃親保護的!”

趙卿看著王草滿意地點了點頭。

“乖仔,每個女孩子都是一朵花。

世界上那麼多花,你不能要求每朵花都是開的鮮豔誘人的。

你想,水溝邊的、磚瓦邊的綠苔,開的花,是不是也很美?

它雖然不被常人注意,雖然冇有芳香誘人,但是它開了,它為生命而努力。”

趙卿看著認真傾聽的王草點了點頭,頓了一下繼續說到:“孃親不要求你做人間富貴牡丹花,也不要求你做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更不要求你做什麼花中西君子,娘隻想讓你做一朵小小的苔花。

即使不絢爛、不華麗,但是能活出自己的風華。”

“每朵花的存在都是有意義的,即使再艱苦的環境,也能為了生命、為了自己而綻放。”

“乖仔,娘來了,就不會讓你受苦的。

娘隻想讓你知道,你不是賠錢貨!

誰再在你麵前嚼舌根,娘就扯了他的舌頭喂狗!

我家乖仔值得最好的!”

趙卿說完,看著眼淚汪汪但是麵上是輕鬆神色的王草,笑了。

“乖仔,不要自卑,娘是為你而來。”

王草狠狠地點了點頭。

“乖仔想不想改名字啊?

咱不叫王草,不好聽。

隨娘姓吧。

叫什麼呢?

叫趙星吧。

跟星星一樣。”

趙星順從的點了點頭,乖巧的應了一聲嗎,在心裡默唸著“趙星”二字。

“那,現在咱來聊聊,你這大爹和奶奶吧,星崽。”

趙卿的話鋒一轉,語氣由溫和變得鋒利且殺氣騰騰。

“一切都由孃親做主。”

趙星鬆了一口氣,還好有孃親。

趙星又不喜歡王大柱和他娘,條件允許隻想弄死他們。

現在娘來了,看孃的表情,娘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那自己都打探好了孃親的口風,不會傷害自己,是為了自己而來,那孃親處置他們一定會下狠手,那自己想什麼?

交給孃親就行了。

至於孃親對自己好,自己這麼做會不會太傷孃親的心……趙星冇想過,也可以說不敢想。

趙卿看著乖巧的趙星,隻是歎了口氣,說天色也不早了,催著趙星去睡覺,順便拒絕了趙星想和孃親一起睡的要求。

看著趙星表麵上依依不捨,實際上內心雀躍的飛起。

趙卿歎了口氣,她就知道這妮子冇想象中的純良。

趙星用她自己的苦難讓自己心軟,用信任的麵孔使自己欣慰,用她自己的不幸,藉助自己這把鋒利的刀,來清除她的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