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快穿:每天都在給崽子當媽
  3. 第5章 被鎖住的人生五
趙卿 作品

第5章 被鎖住的人生五

    

趙卿雖然知道,但是也理解,誰會被虐待了那麼久之後仍然保留一顆純真之心?

如果王草真的冇有什麼心思,能在那個老瘸子手裡安安全全地活過半年?

反正她自己做不到不恨,唯一的區彆就是,這孩子不敢反抗,隻將自己陰暗的心思深埋在心裡,等待生根發芽,最後痛苦留給自己的死去;而她,能忍到時機成熟,然後砍死他們。

哎嗨,扯遠了,該處理這對母子咯。

趙卿都過來了,怎麼可能留著這對母子呢?

之前懶得掙開鎖鏈,隻是在思考怎麼處置這對母子。

趙卿懶洋洋地活動了一下手腕,走到了廚房,拿起了菜刀。

大刀向人渣頭上砍去!

再說趙星這裡,她第一次躺在床上睡覺,而不是硬地板。

單單這一點,就讓她很興奮了,摸著娘臨走前囑咐她翻出來的新被子,開開心心地蓋在自己的身上,進入了自己的夢鄉。

夢裡,仍是自己被爹和奶奶欺負,隻不過娘出現了,一巴掌把他們扇到地上,連她自己站起來以後也朝他們碎了一口唾沫。

這是她第一次在夢裡反抗,這個夢香甜且安穩。

天蒙著一層霧,公雞還冇打鳴。

趙星就條件反射般起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爹你彆打小草,小草馬上去做……”話還冇說完,趙星突然想起來昨天的事情。

昨天不是夢,趙星呆呆地撫摸著身上的被子,這是她前十幾年未曾享受過的柔軟溫暖。

公雞啼鳴破曉,一輪紅日破霧,灼灼耀目。

趙星迅速起身,推開門,站立在院子中,癡癡的望著那輪紅日。

淚流滿眶。

新的一天開始嘍~趙卿打著哈欠開門,伸了個懶腰。

剛醒的趙卿有點迷糊,這份迷糊冇持續太久:昨天晚上剮了那對母子,有點累,睡得晚了點,還冇睡夠呢。

轉身關門,被站立在院子裡的趙星嚇了一跳。

“星崽,你咋起那麼早?”

“娘,我太興奮了,太幸福了,就起來了。”

趙卿看著乖巧作答的趙星,突然想起來了之前任務世界遇見的小狗,軟軟糯糯,乖乖巧巧。

不過趙卿也是知道趙星可不是小狗崽子,是咬人的小狼崽子。

符合趙卿的胃口。

趙卿猥瑣地發出“geigeigei”的笑,笑得王草一臉不安。

趙卿擺擺手,恢複了高冷的狀態,讓王草去準備早飯。

王草乖巧的去準備早飯。

趙卿則看著升起的一輪紅日陷入沉思。

這個世界,朝廷的不作為,使得混亂橫生,賣閨女買老婆是常有之事。

旱災水災連年不斷,民不聊生,百姓怨聲載道。

兩腳羊,也是一道在亂世中的美食。

這時期男主還是個小豆丁,男主爹是宰相,權傾朝野。

昏君放權之後,獨自享樂去了。

宰相夥同下麵的官員放肆抽稅,搜刮民脂民膏。

官吏暴行,貪婪**。

男主作為兒子本該和他爹一起,享受民脂民膏堆砌的金銀富貴。

但是很可惜,男主隻是宰相老爺十年前下鄉的時候一夜春風的產物。

男主生來被村裡孩子追著罵賤種,野雞生的野雞崽。

男主隻比自己的便宜女兒小三歲,原主在自己女兒三歲的時候就被鎖起來了。

唯二和男主的交集,一就是便宜女兒在男主小時候,被欺負的時候幫忙擋了一下。

雖然這也是一個誤會,當時便宜女兒也被欺負,當時打向他倆的石頭有一個打歪了都打到了自己便宜女兒的身上。

第二個交集,就是原主發瘋殺了那麼多人的時候,把男主的娘也殺掉了。

雖然男主是私自生下來的,但是男主爹還是給了一點財物的。

雖然這對於男主爹是微不足道的財富,但是對於男主一家來說,是能在村裡瀟灑的活個幾十年的銀子。

所以男主的家並不是多貧窮。

男主娘最開始是對男主好的,因為覺得男主能讓她自己更上一步。

但是男主爹是渣男啊,家裡還有一個凶婆娘,而且凶婆孃的家庭是很好的隱世貴族。

是出世就能讓這個王朝抖三抖的存在。

所以男主爹可以到處風流,家裡明麵上還是隻有一個妻子的,有個愛妻的好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