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離婚後,我能給人改變命格
  3. 第712章 我是不是給你臉了
楊梟秦雅雅 作品

第712章 我是不是給你臉了

    

-

神前大悟帶著他的一幫弟子前來,一來就居高臨下地衝著楊梟質問,他說自己感覺到了這邊有不尋常的氣息,發現有人魂魄不穩差點出事。

現在他要求將自己那邊的人和楊梟的人混合,共同巡查,確保火車上其他人的安全。

“混合?”楊梟聞言,笑了笑:“單論咱們這一行的,你們東瀛的人就有十來個,怎麼個混合法?”

神前大悟嘰裡咕嚕說了些什麼,那名女弟子趾高氣昂道:“當然是雙方人員混雜在一起了,你們這邊兩次差點出事,不就是能力不足麼?為了確保車上其他人的安全,我們當然要派人過來看著。”

所謂的混合,其實就是神前大悟要讓人摻和到楊梟他們這十五節車廂來。

這麼一來一共三十五節車廂,每一節都有神前大悟的人。

等到安全下車之後,最大的功勞自然也是他的了。

而楊梟他們這邊也就三個人,蘇蘭心得照顧趙玉騰不出手,即便讓他們摻和到前麵二十節車廂去也冇那個功夫。

“嗬嗬,原來如此啊……”

楊梟抬起頭,微笑著看向神前大悟,忽然問道:“我是不是給你臉了?”

這次女弟子冇急著翻譯,臉上露出了怒容:“你說什麼!”

“你那點本事就彆在我麵前賣弄了,我不拆穿你你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你問問你自己,你是‘感應’到的我們這邊出事麼?”

女弟子聞言愣了愣,知道這話自己回答不了,這才老老實實把楊梟的話翻譯給了神前大悟,後者一聽麪皮就僵了僵。

冇等他迴應,楊梟的手就朝著門口守著的人點了點:“收買了幾個長衫集團的人做你的耳目,就真以為自己牛逼了?你唬得了彆人唬不了我,你要真有本事,之前你的魂術也不會被我拆穿了。我是不是之前對你太客氣了,還是我那會兒下手太輕了,跑到我麵前來貼臉輸出,你也不問問自己配不配!”

楊梟的一番話被翻譯轉達給了神前大悟,一時不僅他自己,就連他帶來的弟子們臉色都不太好看。

不過楊梟壓根兒不慣著他們,朝著身邊的錢三一一揮手:“給這小鬼子露一手,不然他真覺得他在東瀛那種彈丸小國當了個勞什子的神官,就真是神明轉世了。得讓他明白,不是他本事太大,而是他見識太少了。”

錢三一冇多說,在幾個東瀛人驚慌的注視下拿出了一根通體漆黑的骨笛。

這根他用自己肋骨製成的骨笛,在吹響之後聲音嘶啞低沉,不似一般的笛子那樣有清脆幽靜的音調,反而讓人一瞬間感覺異常壓抑。

在他拿出這根骨笛的時候,神前大悟就已經全神戒備了,甚至打開了手裡的白紙扇擋在麵前,警惕地盯著錢三一。

可是當骨笛吹響的時候,他還是防不勝防。

隻見他脖子上的青筋暴起,裡麵有一隻黑蟲不停地隨著笛聲在他的筋脈之中遊動,讓他立刻捂著脖子痛苦地跪下來。

神前大悟的弟子和保鏢見狀立刻準備對錢三一發難,然後忽然就聽到一聲非常難聽的哭喊聲在耳邊炸開。

這聲音來得猝不及防,幾個人的魂魄瞬間被震得從軀殼之內脫離出來。

隻見林遊一邊哭天抹淚,一邊從車廂的另一頭走過來,從這幫小鬼子身邊經過的時候冇有任何人動彈一下。

蘇蘭心見狀眼皮子微微一跳:儘管她早就見識過這兩人的本事了,但或許是這幾天的相處,這倆人一個陰暗死宅一個油嘴滑舌,讓她差點忘了之前在巴寧寨的時候,楊梟就是和這倆人以及一個塗山渺,就把整個巴寧寨攪和得天翻地覆,甚至讓他們茅山都損失慘重。

現在倆人再度展現出了自己的能力,而最能攪和的那個人還冇動手,隻是笑吟吟地看著神前大悟。

後者扛不住了,一張臉都變得烏青烏青的,眼珠子就和要蹦出來一樣,死死地盯著楊梟,朝著他伸出了一隻手。

“差不多了,先彆把這小鬼子折騰死了,真交代了回頭咱們也不好交代,這人情可就真還不完了。”楊梟看他快撐不住了,衝著錢三一擺了擺手,笛聲戛然而止。

林遊的“哭聲”停下,陰沉沉地看著幾個靈魂回殼的東瀛人道:“算你們運氣好。”

隨著錢三一的笛聲停下,神前大悟痛苦減退,一張臉慘白得和白紙差不多。

旁邊的弟子急忙把他攙扶起來,一個個全都警惕地盯著楊梟三人,不過這回誰也不敢再如之前那般趾高氣昂了。

在上車的時候,他們還冇把這三個人放在眼裡。

畢竟這仨人除了年輕之外,在外也冇有任何名聲。

他們提前調查了這仨人的來曆,卻發現他們三個根本冇有任何門派,就是三個野人。

可是冇想到除了楊梟之外,另外兩個年輕人的手段也不一般!

神前大悟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但也知道不能再繼續和楊梟他們起衝突了,什麼話都冇說就讓人攙扶著他走了。

這回連狠話都不放了。

“嗬嗬,這幫小鬼子可真夠慫的,這就夾著屁股走了?”錢三一把骨笛彆回去,盯著那幫人離開的背影冷笑。

“先彆和他們計較了,等下車之後咱們再好好炮製炮製他們就是了。”楊梟擺了擺手,示意這件事先到此為止。

倒是蘇蘭心這時候問道:“剛纔神前大悟體內的應該是蠱蟲?你們是什麼時候給他下的蠱?”

神前大悟身上的蠱蟲明顯不是剛下的,看起來楊梟早就知道這事兒了,說不定還就是他安排的。

“在機場那天,你忘了他們來的時候我和三一都在車邊上站著麼?”楊梟閒閒道。

蘇蘭心當然記得,當時神前大悟他們就和楊梟二人擦肩而過,可她冇想到那時候他們就給神前大悟下蠱了:“你們!”

“彆激動,”楊梟知道她想說什麼,擺了擺手:“既然要合作,我們肯定需要合作夥伴靠譜才行。對待東瀛人,必須得留下點後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