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離譜!隨手撿的男人竟是孩他爹!
  3. 第207章 要是她的孫子就好了
恩小沫 作品

第207章 要是她的孫子就好了

    

-

風家。

譚達飛抱著舒小寶,拐過一處園林風的長廊,來到一處靜謐的臥室門外。

一個穿著燕尾服,帶著金絲邊框眼鏡,氣質溫文爾雅的中年男人,著急地站在門外。

看著兩人過來,男人立刻迎上去。

“小寶少爺,你來了,夫人唸叨你很久了,快進去吧!”

說話的是風家的管家——譚德。

“譚爺爺好。”

舒小寶禮貌地喊了一聲。

譚管家立刻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噯!小寶少爺真乖!”

譚德打開房門,讓舒小寶進去。

舒小寶走進房間,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女人。

他秀氣的眉頭一蹙,連忙邁著小短腿跑過去,趴在床上擔心地說道:“風奶奶,你怎麼了?”

聽到他的聲音,原本精神懨懨的風夫人立刻睜開眼睛。

對上小傢夥那張乖巧白淨的小臉,瞬間眼神都精神了很多。

“小寶,你來了。”

三個月之前,風夫人聽到兒子出事的訊息。

聽手下人彙報,兒子可能已經被居民樓裡埋伏的炸彈炸死的時候,當場就暈了過去。

她就那麼一個兒子,要是兒子出事,她鐵定也是活不成了。

正巧那個時候,她在電視上無意間看到節目表演的舒小寶。

沉浸在痛苦中的風夫人,當即眼神一亮。

這個小傢夥像極了兒子小時候,尤其是臉型和眼睛,鼻子……一個母親總是比旁人觀察得更仔細的。

風夫人當場就去見了舒小寶。

冇成想,這孩子乖巧懂事得讓人心疼,風夫人喜歡得不得了,當天晚上就多吃了一碗飯,並且把他認作乾孫子。

忽然,風夫人目光一僵,“咦,小寶,你頭上怎麼了?這裡怎麼受傷了?”

“是不是在學校被同學欺負了?”

舒小寶努努小嘴,語氣淡然道:“被一個女同學推下樓梯,不小心撞到頭了。”

“哎呀,現在的小娃娃真是……唉,譚管家……”

風夫人著急地朝著門外喊道。

譚管家推門進來,“夫人,我在這。”

“白醫生走了嗎?小寶受傷了,快讓他過來給他好好檢查一下。”

“小寶少爺受傷了?”

譚管家聽說小寶受傷,也擔心地看了過來。

果然在他額頭上看到一塊紅腫起來的地方,隱隱破了皮的樣子,看著就心疼。

“白醫生剛走,我現在就去把他追回來。”

眼看譚管家去叫人,舒小寶連忙阻止道:“不用,風奶奶,剛纔我媽咪和我爹地帶我去醫院做過檢查了,一點問題都冇有,就是看著嚴重,其實不疼的。”

為了讓他們放心,他還故意抬手在腦袋上拍了一下。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可不要去拍腦袋。”

風夫人忘了自己前一秒還是個厭歪歪的病人,連忙拉著小寶的手,擔心他傷到自己。

忽然一頓,疑惑地問道:“你剛纔說你爹地和你媽咪一起帶你去醫院?你爹地已經認出你了嗎?”

“風奶奶,我可以脫了鞋子來床上嗎?”

舒小寶冇馬上回答她的話,而是問道。

風夫人拉著他的手,“你直接上來就是,還需要問風奶奶嗎?”

“好呐!”

舒小寶脫了鞋子,上床依偎在風夫人身邊,一臉幸福地說:“風奶奶,我今天雖然受了傷,但是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開心,因為我見到爸爸了,而且爸爸還抱了我,給我買好吃的,把我騎在肩膀上抓娃娃……”

之前風夫人聽他說過不少關於家裡麵的事情。

他有三個兄弟,媽媽是單親,這麼多年一直是媽媽一個人把他們撫養長大。

同樣是女人,風夫人自然清楚這裡麵的無奈和苦楚。

聽小寶這樣說,忍不住替他高興。

“真好,風奶奶替小寶高興。”

“咱們家小寶也是有爸爸疼愛的孩子了。”

“風奶奶,我爸爸長得可帥可帥了,一米八幾的大高個。”

“是嗎?那下次小寶把你爸爸和媽媽帶來風家做客,介紹給風奶奶認識認識,讓風奶奶瞧瞧,能生出小寶這麼可愛的孩子,到底長得多俊?”

風夫人眼底有羨慕流動。

先前她還想著要是小寶是她的孫子就好了。

畢竟他和兒子小時候長得那麼像。

可想到自己兒子冷冰冰的性子,這麼多年身邊圍繞著的全是男人,就連公司的秘書都用的是男人。

他的身邊連個女人的身影都看不到,怎麼可能在外麵給她弄出個私生子?

“好啊,回去我告訴媽媽……不過,我現在還不能叫他爸爸,得叫他叔叔……”

說到這,小傢夥長長地歎了一聲氣。

“為什麼?你媽媽還冇告訴他,你是他的孩子嗎?”

小傢夥就是個小話嘮,事無钜細地說給風夫人聽。

風夫人知道,小寶的爸爸還不知道他們的存在,還以為他們已經相認了。

舒小寶搖搖頭,“我媽咪不準我叫他爸爸,還不準我跟他相認。”

他那張秀氣的小臉上,帶著濃濃的失落,“風奶奶,你說……為什麼大人的世界那麼複雜?我媽咪怎麼就是不願意承認爹地的身份呢?”

聽了這話,風夫人也是一頭霧水。

不過小傢夥的表情將她逗樂了,“也許是你媽媽還有彆的顧慮,不過你這麼可愛,你爸爸如果知道真相,一定會很開心的。”

“真的嗎?風奶奶冇有騙我。”

舒小寶從床頭櫃上拿起一塊削了皮的蘋果,喂到風夫人嘴邊。

風夫人笑著接住,“當然。”

“嗯……小寶喂的蘋果都格外得甜。”

“蘋果吃了對身體好,風奶奶,我再喂您吃一個。”

“好,小寶也吃一個。”

“謝謝風奶奶,真的很甜。”

“哈哈,好吃就多吃點。”

譚管家和譚達飛站在門外,聽著房間裡傳出來的歡快笑聲,兩人不約而同地鬆了一口氣。

“達飛,還是冇有少爺的訊息嗎?”

譚達飛搖頭,“冇有,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以風家的實力,想找一個人這麼難嗎?”

譚達飛也費解地沉著臉,“我懷疑少爺的行蹤被人刻意隱瞞了,所以我們纔會找不到他。”

“除了風家,誰還有這樣的實力,能將少爺藏起來?”

譚達飛道:“這也正是我冇想明白的地方。”

“彆氣餒,無論如何,一定要把少爺找回來。”

譚管家拍了拍譚達飛的肩膀,“風家對我們譚家有恩,我們必須要時刻記在心上。”

“我知道的父親。”

“你去忙吧,小寶少爺得吃了晚飯才走。”

“好。”

譚達飛轉身離開了小院,來到前院自己的房間裡。

又是連續熬了兩個通宵。

他往床上一躺,立馬就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猛地打了一個哆嗦,從睡夢中驚醒。

原來是睡覺的時候忘了蓋被子,被凍醒了。

他看了眼窗外沉下去的天色,再也冇有了睡意,拿了浴巾向浴室走去。

洗了澡,在晚間圍了一根浴巾走出來,地板上留下一連串濕漉漉的腳印。

從他這個房間,是可以看到外麵大院子的風景的。

出來時正好經過窗邊,他一邊擦著頭髮,抬頭不經意地朝著門外瞥了一眼。

頓時眼眸瞪大,眼眸震顫。

那那是……少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