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瘋癲的穆少卿

    

-

思思求助地看向一旁李少,卻不想對方臉上儘是看好戲的表情。

她眼眶裡溢滿了淚水,“穆少,我剛纔是不小心的,對不起。”

才二十出頭的小姑娘,正是花樣年歲的時候,臉頰雪白稚嫩,我見猶憐。

穆少卿看著她的眼睛,忽然衝著她勾了勾手指。

“你過來。”

“……”

思思猶豫了一下。

之前她聽李少他們提起過,說穆少卿在他們圈子裡是一股清流,不搞亂七八糟的男女關係,甚至連喝酒都不太願意跟他們出來。

他在上大學時有過一個感情很好的小女友。

這種純情男人,在他們這個圈子都快要絕種了。

可思思心底發怵。

穆少卿此時此刻的表情,讓她看到了他眼底的瘋狂。

“冇意思。”

似乎是她的舉動惹得他不滿意了。

穆少卿收斂了臉上那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從沙發上起身,隨手解開襯衫最上頭的一顆鈕釦,看著是要離開了。

思思回過神來,顧不上那點害怕,快速爬過去拉住了他的褲管。

“穆少,我知道錯了,你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隻要你消消氣。”

這一番話,說的曖昧極了。

尤其是此時整個包廂裡坐著不下十個人。

每個人都玩味地打量著狼狽的她。

穆少卿聞言,在她麵前彎下了腰,纖長雪白的手指掐住她的下巴。

“是嗎?什麼都可以?”

他低沉的嗓音,讓思思臉頰一燙,連忙點頭,“嗯嗯,你對我做什麼都是可以的。”

“嗬。”

穆少卿臉色驀地一變,嫌棄地丟開她的臉,“可是我嫌臟。”

他話音剛落,坐在穆少卿左手邊的女人便眼疾手快地扯了一張濕巾紙,遞給穆少卿。

“穆少,您彆生氣。”

“你擦擦手吧!”

“我可是很聽話的。”

“……”

穆少卿頓了一下,接過濕紙巾,一點一點仔仔細細地將手指擦乾淨。

他冷笑一聲,神色淡漠。

“你們不是說什麼都可以做到嗎?那你們幫我把她叫過來。”

“她?指的……是誰?”

女孩一頭霧水。

此時才發現穆少卿眼眶發紅,那張溫潤的臉上哪裡還有半分柔情?

“你們女人是不是都這樣?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

思思已經嚇得不敢說話。

左手邊的女孩子眼神一轉,大膽地伸手撫摸著他的心口,笑意盈盈地說:“不,那要看對方是誰?如果是穆少這樣的男人,我絕對會奉若珍寶。”

“奉若珍寶?”

穆少卿身體微微一晃,嘴裡重複著四個字,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她以前也跟我說過這樣的話!”

“都是騙人的!”

“騙人的!”

穆少卿垂著眼睛,看向茶幾上剛打開的紅酒,拿起便朝著女人頭上倒了過去。

“啊!”

女孩還趴在他的心口暗自得意,以為自己終於能夠釣到一頭大魚,卻不想當眾受到這樣的羞辱。

她的臉色刷地就白了。

“穆少,我錯了!求你放過我!”

女人臉色蒼白,嚇得直接在他麵前跪了下來。

穆氏集團涉及產業眾多,其中就有娛樂公司,是她們得罪不起的財神爺。

穆少卿倒完了一瓶酒,這才停了手。

“……”

滿滿的一屋子人,竟無一人敢出聲,替她們求饒。

李少身體陷入黑色的真皮座椅裡,唇角玩味更甚。

他早就猜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不過……思思到底是他帶過來的女人,鬨得太過也不好。

依照穆少卿現在的情況,搞不好真的會弄死她們。

他拿出手機,在聯絡人裡麵找了一圈,看到那個呆萌的小貓咪頭像。

她的微信名叫——“水泥封心”。

他點開微信,拍了一張現場照片,傳了過去。

舒顏顏接到照片的時候正準備燒菜。

她手裡拿著一把刀,見有人給自己發資訊,隨手點開。

是一個不知名的聯絡號碼,對方是誰也冇備註,平時也冇訊息記錄。

照片裡的光線昏暗,舒顏顏一眼冇看清楚。

等定睛一看,看清楚穆少卿的臉。

他目光陰鬱,神色冷酷。

他垂眸望著跪在他麵前的狼狽女人,蒼白的唇角掛著若有若無的笑。

“……”

舒顏顏心猛地一跳。

穆少卿他在做什麼?

要知道讀書那會,穆少卿可是學校出了名的溫柔校草。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這是大家對他的一致評價。

哪怕是他不喜歡的人或者事物,他都能保持著溫和的姿態。

可現在……他竟然會讓兩個女人下跪?

這個人又是誰?

為什麼發這種照片給她?

舒顏顏忽然有點生氣,點開這人頭像,點開他的朋友圈,一眼就看到一個眼熟的人。

這人不是跟她同屆的校友嗎?

好像叫李……李什麼來著?

她什麼時候有他的微信?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

不管是惡作劇也好,還是有彆的什麼目的,都跟她無關了。

舒顏顏關掉手機,開始認真做菜。

李少等了等,看著仍然一片寂靜的聊天框,臉上的笑容逐漸僵硬。

舒顏顏竟然不理他?

她是冇看到,還是看到了冇理?

不應該啊!

在A大,誰不知道她舒顏顏就是穆少卿身後的跟屁蟲?

後來不知道怎麼跟穆少卿鬨翻了,被穆少卿“捉姦在床”。

這種話,彆人會相信,他可不信。

愛一個人是可以從眼神中透露出來的。

舒顏顏愛慘了穆少卿,怎麼可能會做出背叛他的事情?

他以為是穆少卿變了心,可從今天晚上來看,他還是冇有忘記舒顏顏。

可現在,他也拿不準他們到底是個什麼關係?

就在他陷入沉思的短短一分鐘時間裡,穆少卿竟走到了思思麵前,拉起她的手。

“你剛纔說你什麼名字?我冇聽清楚。”

“穆少……我……我叫思思……”

“乖,彆縮肩膀。”

穆少卿一改狠厲的表情,那張帥氣的臉顯得無比溫柔深情,蒼白手指滑過她的側臉。

“你一躲就不像她了。”

“她在麵前很大膽,甚至作威作福。”

“穆少……”

思思抖得更厲害,眼眶裡溢滿了淚水,求助地看向李少,“李少,救我。”

李少聳聳肩,露出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剛纔他可是已經提醒過她了,是她自己非要往刀口上撞的。

“我……”

思思終於承受不住,轉身就想跑,卻被穆少卿一把拉住手腕。

“跑哪裡去?不是說我做什麼都行嗎?”

“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不該惹你們……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思思崩潰地哭出了聲音。

穆少卿看著她眼底的淚水,不……準確地說是這雙跟舒顏顏酷似的眼睛裡流出來的淚水。

漆黑的眼底,隱隱劃過一抹興奮。

“你終於知道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