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九襄 作品

第95章

    

-

婉婉正偎在軟榻上用早膳,搖了搖頭,說不想去打攪祖母。

眼下已進了寒冬臘月,冷風整日從院子裏呼嘯而過,吹得颼颼作響,天氣一冷對上年紀的人來說並不好受,老夫人近來身子不太好,不能再勞心了。

更何況侯爺到底是一家之主,話已說到那份上,再去糾纏便太過了。

“今兒從靈州來的信還冇有收到嗎?”

婉婉舀一口銀耳粥,早上起床睜開眼都心心念念著那一回事呢,然而雲茵遺憾攤手說冇有。

可說完就瞧婉婉噘起了嘴,雲茵忙又開解道:“這些日子太冷了,送信的鳥兒怕是難免路上都有折損,也不過一日,且等等明兒後兒的信唄。”

話說得占理,婉婉不能乾驕橫不講理,努努嘴,不過問這茬兒了。

但用過早膳後,還是要趴在小桌上,工工整整寫一封回信教長言送出去,她是有點記仇的,這樣等夫君回來,不就有藉口跟他撒嬌犯渾了嘛。

你給我的信都比我給你的信少一封,你要怎麽補償我呢?

這廂正在心裏把小算盤打得劈啪作響,屋外廊下忽地傳來輕快的腳步聲,陸雯進屋都冇來得及解大氅,兩步便來了軟榻跟前。

“怎麽又在打瞌睡,快醒醒!”

婉婉冇有打瞌睡,就是正好在閉著眼想夫君呢,但這話不好跟陸雯說,睜開眼含糊應了兩聲,問她怎麽了?

陸雯這才取了大氅落座,明明寒冬臘月地,她倒笑出滿麵春風。

“還怎麽呢,”她屈指輕敲婉婉腦門兒,“你這兩耳不聞窗外事的,今兒個爹爹朝會回來剛跟我娘說,姑姑的鳳儀宮解禁了!”

婉婉忙問:“寧昭儀的事有結果了?”

可惜陸雯還不知曉具體情況,“反正肯定查清楚了與姑姑無關,與咱們侯府無關,這不就是了。”

陸雯並不在乎寧昭儀有什麽冤屈。

婉婉卻放不下,是以又托她得空問問霍宴,此事在皇帝那裏究竟是個什麽處置。

陸雯應下來,想著又調笑道:“你可真夠忙的,這頭掛念著宮裏的恩怨,那頭還腳踢咱們侯府的舊事,果真是三哥相中的未來主母,不容小覷啊。”

這話說得,簡直要把婉婉揶揄地無處藏身。

古怪覷她一眼,婉婉又見她忽然俯身撐臂在小幾上,低聲問:“話說你上回去找爹爹,是說要那母子幾人出去自立門戶嗎?”

冷不防一句倒把婉婉給問住了。

她哪有那麽大能耐,身為兒媳竟能直接驅逐府上公子出離,她又何時這樣說過?

見婉婉滿麵不明所以,陸雯才又低低的道:“我也是聽底下人捕風捉影,延暉館那邊最近好似不太平,又是清點庫房、又是歸還印鑒,很不同尋常。”

婉婉聽到這兒終於微微蹙起了眉。

清點庫房冇什麽,但府中按理來說,各房都會有特定的印鑒,這個印鑒是印在家譜姓名上的,各房一應週轉都認這枚印鑒。

歸還了這麽重要的印鑒,其中緣由,怕不能單單隻用一個捕風捉影能說得清。

可婉婉到底冇敢過多猜度。

隻等陸雯走後,她一個人望著窗外忽然開始飄落的雪花,沉吟許久才喚來雲茵,吩咐派人去仔細探探訊息,不要些虛虛實實的話。

想要聽確切的結果,那就需要時間。

冬日的天暗得極早,纔不過酉時初,外頭便已黑沉沉一片,雪花還在簌簌地落著,風勢卻小了不少。

婉婉睡得早,寢間裏放一顆夜明珠瑩瑩生輝,便能照映出柔光滿室。

夜裏不知沉沉入了夢鄉多久,朦朧間,身後卻好似有具堅實的身軀靠了過來,溫熱地、寬闊地胸膛貼上她的後背,強有力的手臂攬住了她柔柔細腰。

婉婉被人捏著腰毫不費力地轉過去,帶著佛偈香氣的氣息噴薄在她臉上,有人在親她,親得她癢癢的、熱熱的。

半夢半醒地睜開眼看了看,目光觸及近在咫尺的男人,她習以為常地彎唇笑了笑。

“夫君……”

甜甜喚一聲,她伸出雙臂環住他,扭著身子往他懷裏鑽過來,臉頰埋進他的頸窩,尋到個舒服又熟稔的姿勢,便閉上眼繼續入夢了。

夢裏纔有夫君親親抱抱,醒來就隻能孤枕難眠。

不要醒。

作者有話要說:

第94章

·

屋外大雪落了整夜未停,晨間一早,庭院裏便隱約傳來掃帚唰唰的掃雪聲。

婉婉被那聲兒給從旖旎美夢中揪出思緒來,含含糊糊地,還記得依依不捨地在夫君胸膛上親最後一下,這纔不得不睜開眼。

下著雪的天光昏暗,冷瑟瑟的。

但床帳裏縈繞著一股淺淡的佛偈香氣,被嫋嫋暖意烘出了幾分軟和溫柔的意味,香氣伴隨著男人溫熱的身軀一同包裹住婉婉,倒顯得潤物細無聲。

婉婉微微眯著眼,惺忪的目光從男人懷裏抬起來,觸及麵前一張熟悉的睡顏,霎時倒不自覺地怔住片刻。

夫君!

濃密長睫接連眨巴了好多下,有些不敢置信,先前寫信來還說在靈州的人,怎麽眨眼間就回來盛京了?

可不敢信是一回事,絲毫不影響婉婉心裏正喜滋滋地開出花兒來。

眼珠滴溜兩個來回,看夫君還睡著,她不好打攪人家,隻好拿搭在男人勁瘦腰背上的小手,忍不住輕輕捏了一把。

觸感真實又熟悉,如假包換的夫君,不是夢。

婉婉竊竊地抿唇笑了笑,一時就很不願意起身了,反正夫君都還冇醒,她拉了拉被子把自己蓋嚴實,輕手輕腳地又試圖縮回到他懷裏去。

扭啊扭,挪啊挪。

懷裏跟藏了條毛毛蟲似得,小丫頭額際柔軟的碎髮掃在男人脖頸處,她動一動,那碎髮便像是羽毛似得,拂得人發癢。

陸玨唇角幾不可察地勾了勾,終於冇忍住,抬起一巴掌拍在她圓潤的尊臀上。

“醒過來就不安分,再動為夫就將你綁起來。”

“唔……”

婉婉又教人給抓包了,抬起眼睫去瞧夫君,男人閉著眼還凶巴巴地一本正經。

她纔不怕他,嬌氣勁兒上來了更肆無忌憚地在他懷裏扭了扭,噘著嘴跟他打擂台,“我就動,偏要動。”

陸玨慵然笑笑,冇言語,這才睜開眼睛去瞧那日漸恃寵而驕的小貓兒。

四目相對片刻,他眼裏靜靜的,隻瞧得婉婉縮著小腦袋抿著嘴,衝他邊笑邊又不怕死的扭了扭腰。

從前總是他逗她,現在她也能耐了,都會反過來逗夫君了。

但這回扭完了不等他發作,她便先發製人地抱住他猛地吧唧在臉上啃了一口。

“壞夫君!自己悄悄回來,居然都不跟我說!”

婉婉想到自己昨兒個教長言寄出去的信,洋洋灑灑地真情實感關心了一大篇他在南地頭疾如何,睡得好不好,吃得好不好,公務累不累……

結果估摸著行程,陸玨那會子大抵都已到豐州了。

陸玨許她斤斤計較,側著身子抱著溫香軟玉,懶懶地折頸將半張臉都埋進她身前,嗅著甜香溫溫地道:“明日就是年節,我若不趕回來,誰陪你呢?”

婉婉忍不住彎了彎嘴角,忙又問:“那我哥哥呢?你們是一起的嗎?”

陸玨含糊嗯一聲,“你兄長與宋眠都來看你了,昨夜回來時辰已晚,我教茂華先將他們安排在偏房。”

他說著又忽然想起來,問她:“若回來的隻有我,冇有你哥哥,可是會失望?”

陸玨抬眸望住她,粗糲的指腹輕輕扶著姑娘肋下的柔潤肌膚,擎等著她給個能令他滿意的答覆。

那目光莫名教婉婉覺得些許危險。

男人的心眼兒啊,真是大的時候好比天高海闊,小的時候呢,比針尖兒麥芒還不如。

婉婉此時看夫君,簡直像在看一隻眯著眼的危險大老虎,稍微有點好玩兒。

她看夠了便伸手給他順順毛,軟軟的指尖沿著他耳廓輕輕地劃,湊過去貼近他耳朵,悄默聲兒地說:

“夫君若是再這樣小心眼兒,我晚上可就要罰你獨守空房了!”

陸玨眉尖情不自禁地抽動了下。

話音落,果不其然便被男人捏著後脖頸一把塞進被窩兒裏,揉成一團兒軟軟綿綿的嬌香暖玉,狠狠地、強硬地欺負了一通。

屋裏叫伺候時已是辰時末。

雲茵領著臨月和沉星進屋,世子爺已經起身去隔間了,婉婉一個人裹著小被子坐在床邊,剛想開口說話,誰知從胃裏突然反出來一陣噁心。

莫名想嘔吐!

她忙捂住嘴,小眉頭皺得緊緊地去瞧雲茵。

那麽大的陣仗,雲茵不敢小覷,趕緊從角落裏拿出個輿壺過來,臨月在旁一邊拍著婉婉的背,一邊嘀咕,“這回總不該再是暈船了吧……”

當然不能是啊,人都冇在船上呢!

昨兒吃的也正常,不至於鬨肚子,婉婉這月的小日子也還冇到,是以雲茵緊著心問起來臨月,“太太上個月的月事來了冇?”

這回冇等臨月開口,婉婉自己先搖了搖頭。

“冇有,下靈州三個多月統共就來了一回,可那會子醫師隔三差五來診脈,也冇……嘔……”

也冇診出來個所以然,她便隻當是在靈州水土不服,月事不準而已。

婉婉把自己的事情在心裏都盤算清楚著呢,眼瞧雲茵就打算教沉星去傳醫師,她想著上回在夫君跟前就鬨過一回烏龍,這次還是等確定後再教他知道好了。

遂冇教沉星興師動眾地去,三兩下洗漱完畢,她自己先去找了一回宋眠。

陸玨出來冇瞧著人,就知道那丫頭必定是去尋哥哥了,還真是有了哥哥,哥哥就是寶,而夫君是根草。

嘖……

他心底裏已經給小丫頭定了罪,便不遑再多問雲茵,出正屋後獨自前往書房同長言交代些事下去。

南地鹽務已徹查清楚。

楚懷鬆此次入京,乃是套著樞密院的枷鎖回來的,他家此回偷雞不成蝕把米,貪汙的鹽稅黑鍋冇能扣給靖安侯府,反倒將自家賠了進去。

魏國公府這些年仗勢斂財、四處搜刮民脂民膏早已不在少數,隻不過冇個由頭作引,誰都不敢去觸那個黴頭上奏。

皇帝不願意靖安侯府一家獨大,也從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今時不同往日了,先頭寧昭儀性情大變突然於禦船上行刺,賢妃刻意隱瞞恒王殿下病情,指使浣衣局宮女汙染小皇子乳母的衣裳,嫁禍給皇後,又指鹿為馬、煽風點火的摺子早就於半個月前遞到了皇帝禦書房。

-